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和月梨花瘦(8)

作者:激辣鼠女 时间:2019-07-08 20:16:00 标签:玄幻 治愈

  王太医一边写着方子一边思量要不要把后边半句话说了。他写完方子交给宫人,又抬眼看了看颜暮雪的方向。正欲说话,回头一看才发觉赵弦思正冷冷的盯着他。
  王太医不禁出了一身冷汗,皇帝那双洞察一切的双眼实在太过可怖。
  王太医跪着禀告:“陛下,前段时日,齐太傅请臣为颜公子诊治过。因为臣没能治好颜公子,所以臣才会有些印象。”
  赵弦思冷着眉眼想了想,齐恬之前确实跪着求过自己。皇帝扬了扬骄矜的下巴,看了一眼床榻间病弱的小人儿。
  “如此看来朕的御医也没什么能耐啊。”
  皇帝不经意的嘲讽了一声。
  王太医汗涔涔的,思量片刻后又道:“陛下,颜公子身子孱弱仍需调养,一时行乐虽好,太过频繁则会伤及身子……臣再写张方子,颜公子服用后定会好上许多。”
  “那还跪着做什么?”赵弦思冷冷道:“还不快写?”
  王太医拿衣袖擦了擦汗,低言遵旨。
  ————————————————
  宫人的动作很快,两碗浓浓的药已经熬好。
  小六子伺候着颜暮雪喂药,可是颜暮雪天生怕苦,这才抿了一小口便怎么也不肯再喝了。
  他倔强的倚靠着小软枕靠坐在床头,明明烧的迷迷糊糊,却又偏偏任性极了。
  “太苦了……我不要喝。”颜暮雪皱着秀气白净的脸,小声地拒绝。
  小六子正欲说话,抬眼却发觉皇帝站在了他边上……还接过了自己手里的药碗。
  他如梦游般起身,恭恭敬敬的飘荡到淮海身后。
  陛下居然亲自给颜公子喂药,这这这。
  颜暮雪看见给自己喂药的人从小六子变成了赵弦思,身子不自禁的瑟缩了一下。
  皇帝将药递到颜暮雪唇边,命令道:“张嘴。”
  颜暮雪却咬着唇垂下眼,一副就是不要吃的娇气模样。
  赵弦思单手掐着颜暮雪的下巴,迫使他仰着脖子张开嘴,直接将那碗药灌了进去。
  颜暮雪呜咽着,被迫吞咽着苦涩的药水,眼泪不自禁的顺着脸颊滑落。
  可是赵弦思不给他任何反抗的机会,紧接着又把第二碗也灌了下去。
  都说良药苦口,可是这也太苦了吧。
  颜暮雪喝完两海碗苦药,又难受又迷糊又开始难受的哭唧唧。
  还好淮海事先让人准备了一袋子松子糖。赵弦思坐在床沿伸手将人揽在怀里,顺手从糖袋子里拿了两颗要喂给他。
  可是虽然颜暮雪迷迷糊糊的,下意识的觉得自己不喜欢这个甜腻的糖的味道,倔强抿着唇怎么也不肯吃。
  赵弦思的耐心没那么好,他正想掐着颜暮雪的脸强迫他吃糖的时候。便听见颜暮雪仰着苍白的小脸,小猫儿似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自己,小声的说了句:“花生牛乳糖……”
  那声儿太轻,可赵弦思听得一清二楚,凤目微怔。
  他将唇贴在颜暮雪耳边,一字一句的说道,声线是难得一见的焦急:“你说什么。”
  颜暮雪被他蹭的不舒服,却还是委委屈屈的扁着嘴重复了一句:“我要花生牛乳糖……”


第8章
  这世上除了他,不会再有人记得这种糖。
  这世上唯一会制这糖的人,也被他困在这皇宫里。
  颜家不可能知道,齐恬也不可能。
  目若寒星,忽起涟漪。
  就在赵弦思惊愕之际,颜暮雪伸着葱白的手指又揪了揪他的衣襟,人似乎很是迷糊,面上却浅笑起来:“我闻到了……你带着对不对,我、我只要一颗……”
  见赵弦思不理他,又委屈的扁扁嘴,撒娇般的喊了一声:“小哑巴……”
  赵弦思呼吸有些急促,就连刚刚还有半分迟疑也烟消云散。
  只有一个人会这么叫他。
  只有一个人敢这么叫他。
  ————————————————
  皇帝那双常年寒冷深邃的眼瞳似冰雪消融。
  他抬手抚了抚颜暮雪凌乱的发,将几缕发丝拨至耳后。
  又伸手从怀里拿出个小糖袋子,捏出一颗雪白的乳糖来温柔的递到颜暮雪唇边。
  颜暮雪张着唇含住了糖果,嘴唇微微擦过皇帝的指尖,留下些微水色。
  颜暮雪似是很喜欢这糖的味道,眼角眉梢都透着甜意。
  只是那花生牛乳糖味道本就做的淡,牛乳的味道更为重些,入口之后很快便化了。
  吃完了一颗,颜暮雪又眨眨眼,小猫似的眼巴巴的盯着赵弦思手里的糖袋子。
  赵弦思勾着唇微微笑着,当着颜暮雪的面将糖袋子收了回去。不容置喙的说道:“只能吃一颗。”
  颜暮雪委委屈屈揪着他的衣襟撒着娇:“还是苦。我想吃糖。”
  赵弦思又将拿松子糖捏了过来,看见颜暮雪抗拒的神色便先喂了一颗放入自己口中。又捏过颜暮雪的下巴,唇覆着唇,随着一个轻浅的吻将微融的松子糖送入颜暮雪口中。
  药的苦味随着亲吻传入口中。
  皇帝轻轻皱眉。
  颜暮雪抿着糖,忽然乖软下来不再闹着要吃糖,只是揉揉眼睛开始发困。
  “还不退下?”
  赵弦思清冷的声音宛如一道惊雷,殿中人人如大梦初醒般。
  陛下怎么会这么温柔……
  这么温柔的人怎么可能是陛下……
  小六子汗涔涔的跟在淮总管屁股后面,想着想着又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上的脑袋还在不在。
  赵弦思只着内衫掀开纱幔的时候,便瞧见颜暮雪抱着锦被将自己裹成一个小粽子睡得脸红红的。
  他只是随手一拨便挑开锦被,长手一揽将人搂在怀里一道睡了。
  ————————————————
  刚过子时,颜暮雪便醒了。
  王太医的药果然管用,两海碗灌下去他的烧已经退的差不多了。只是还有点余热未退,他此番醒来,主要还是因为想出恭。
  赵弦思抱得太紧,颜暮雪好不容易才挣开他的怀抱,又轻手轻脚的往床尾爬着,生怕弄出动静吵醒赵弦思。
  他胡乱的穿好云履,又不敢点灯,摸黑小跑着去门口敲了敲。
  小六子果然还在守夜。
  “颜公子,怎么了?”小六子压低声音恭敬地闻着。
  颜暮雪也不扭捏,只是轻声说:“我想出恭……”
  小六子立马心领神会道:“奴才为您传官房。”
  随着一阵引人遐想的水声。
  颜暮雪解决完,又用丝帕擦拭干净才拿木盆洗了手。
  蹑手蹑脚往回走的时候却因为屋子里太黑,被那狐皮地毯绊了脚,咚的一声摔在了毯子上。
  “唔……”
  颜暮雪摔得不轻,趴在地上老半天没能起来。
  忽然眼前出现了一阵微光,有些刺眼。
  颜暮雪坐了起来,习惯了黑暗的眼睛突然见着光有些酸涩。
  赵弦思穿着雪白的内衫,手里执着一盏精巧的琉璃灯,似笑非笑的蹲下来瞧着颜暮雪。
  “干嘛不点灯?”
  颜暮雪的高烧退了,人也没那么迷迷糊糊了,如今只觉着丢脸,便小声争辩道:“我看你睡得那么沉不想吵醒你嘛。”
  皇帝弯着眸子笑了笑。
  颜暮雪看怔了,他不是没见过赵弦思笑起来的样子。
  只是都是带着嘲弄的,令人不喜欢的……
  只是没见过他这般真心实意的,温柔的笑。
  他的心弦似是被撩拨了一下,脑子里此刻如同一团浆糊般混乱,唯有一句诗无限放大重复滚动着。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颜暮雪心虚的低下脑袋,害怕自己的心思被眼前人觉察脑袋不保……
  赵弦思将琉璃灯随意搁在矮柜上,弯下腰托起颜暮雪的背,一手穿过他的膝下,将人打横抱起。
  颜暮雪僵硬着身子被他抱在怀里。
  背脊陷入柔软的床褥之中,层层叠叠的纱幔未能遮住了琉璃灯的光。颜暮雪正想扯过小被子睡觉却被攥住了手。
  还捏了捏手心。
  “!?”
  “做、做什么……”
  赵弦思也不回话,只是一如刚才将人搂在怀里共盖一床被。
  颜暮雪的背都是僵硬着的,迷迷糊糊的时候不觉得,现在清醒了才觉得赵弦思对他的态度怎么这么亲昵了……
  ————————————————
  睡不着。
  怎么睡都睡不着。
  颜暮雪绝望的睁开眼,认清了自己一点都不困的事实。耳边忽然传来一声轻笑,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垂。
  “睡不着?”
  颜暮雪连忙挣脱皇帝的怀抱坐起来,又捏过一个小软枕抱在胸前,紧紧倚着墙,一双圆眼睛瞪着赵弦思。
  赵弦思好整以暇的靠坐在床头,屈起右腿,似笑非笑的看着颜暮雪。
  颜暮雪将小脸抵在小软枕上面,声音闷闷的说:“唔,肯定是王太医的药太苦了,我每次喝苦药都会睡不着的……”
  一只大手忽然覆在他的额间探了探,片刻后赵弦思才嗯了一声:“良药苦口,他医术还成。”
  颜暮雪轻轻的哼了一声。
  忽然又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圆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满是期待的看着赵弦思。
  “那个糖给我一袋好不好……”
  颜暮雪矜持的开口。
  “不好。”
  皇帝拒绝的好干脆。
  颜暮雪气气的指责道:“你都不敷衍我一下吗!?”
  “那糖一天只能吃一颗,不准多吃。”赵弦思言罢,又笑着对他勾了勾手,“小猫儿,过来。”
  颜暮雪揪了揪小软枕没有动,“做、做什么?”
  还有,为什么要叫他小猫,好生奇怪。
  “哄朕开心的话,每日赏你一颗。”赵弦思半哄半骗的说。
  颜暮雪咬着唇结结巴巴的拒绝:“不、不要。”
  一颗奶糖就想骗他,想的美。
  起码要一袋。
  ————————————————
  赵弦思笑着凑上去亲他的嘴,颜暮雪猝不及防的被他亲个正着,小软枕也被抽走。
  赵弦思的唇贴着他的脸滑到耳边,“小猫儿,帮帮朕。”Fxsw.org

推荐文章

婚约[ABO]

景帝纪事

春风渡关山

谢兄,你身材走形了

鱼龙幻

梅花三弄撞四下

鬼僧谈之无极

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和月梨花瘦

上一篇:婚约[ABO]

下一篇:春山夜带刀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作者的昵称是玲奈和麻友吗hhhhh闭粉狂喜!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这关系也太。。。原谅我智商不够
攻是真的渣,实锤了,凭什么把师父的幸福夺走灭师父的国最后还能获得幸福
看完心情复杂。没有受的话这个故事就是个妥妥be。看完攻的回忆也依旧觉得。。。攻是真对不起白月光
还没看先看了评论,就想知道白月光做错了什么?这么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看到这里没再看了_(:з)∠)_,跟古代深闺大小姐一样柔弱可怜又无助只能跟娇花一样被蹂躏摧残的男人戳到我雷点了……啊我要去看两眼石榴姐。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攻在白月光心里本来就不是特别重要,攻挺在乎他的, 他最重要的不是攻 一心要杀他,还是受最好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
哇这个文案 可以换成白月光把攻渣杀了,受失忆了,受长得像白月光,让白月光想起攻原先的时光|符合伪替身和人设 还是我萌的cp(*/ω\*)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