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和月梨花瘦(55)

作者:激辣鼠女 时间:2019-07-08 20:16:00 标签:玄幻 治愈

  赵弦思:“再叫一次。”
  颜暮雪有些难受的去捏他的手腕:“你不许掐我了,我不要喊了……”
  ————————————————
  他们先去了江南,又回了烟波山庄。
  不知为何,赵弦思觉得这种和夫人回娘家的感觉还挺好的。
  饭桌上,颜夫人忽然提起了兮悠和重锦。
  原来他们当初并没有直接来江南定居,而是先买了辆马车四处溜达了一圈,最后才回的临安府。
  颜夫人握着小儿子的手,似是怎么看也看不够。
  皇帝果然对他家小暮雪很好。
  颜爹爹也在一旁悠闲开口:“暮雪之前与我们提过,他原先宫里的朋友可能会来江南,要我们留意些的。”
  颜暮雪眨眨眼睛:“我的朋友吗?”
  颜夫人好笑的看了他一眼:“自己的朋友自己都忘了?”
  赵弦思和颜辰景均不吭声,颜暮雪再次失忆的事还是先别告诉颜家爹娘的好。
  -
  重锦和兮悠盘了个不小的店面,铺子后边就是独立的小楼,二人住着也是颇为宽敞。
  “落云斋。”颜暮雪站在铺子面前,点着牌匾上的字念了出来。
  他回头抓了抓赵弦思的衣袖:“弦思哥哥,这家店的名字还挺好听的。”
  话音刚落,颜暮雪的脸颊便被自家哥哥拿捏住了。
  颜辰景低声问道:“你叫他什么?”
  颜暮雪颇为委屈的抬眼看着他哥:“弦思哥哥啊……不是说在外边不要叫,那个比较好嘛。”
  颜辰景英俊的眉眼因为生气显得有些纠结:“你以前都没这么肉麻。”
  赵弦思略略挑眉,轻巧的拨开了颜家大哥的手,抓着颜暮雪的手腕便走进了落云斋。
  -
  兮悠原本正懒懒散散的倚在柜台后边拨弄算盘呢,抬眼一看居然看到了颜暮雪。
  少年弯弯的月牙眼一下子就笑没了。
  “小暮雪~”兮悠推开柜台的门便往外冲,一把抱住了颜暮雪的腰。他比颜暮雪还要矮些,这般撒娇竟也不违和。
  颜暮雪有些呆愣愣的被眼前的美少年抱了个满怀,忽然感觉赵弦思牵着自己的手紧了紧。
  兮悠见半天没人说话,有些困惑的从颜暮雪肩上抬起脸,一点点往上看去,就看到了陛下那张冷若冰霜的脸。吓得他一下子便松开了怀抱,安静的站在一旁,最后也只是执着的捏着颜暮雪的衣袖。
  “陛……您,您怎么也来了啊哈哈哈。”兮悠一边尴尬的笑一边咳咳两声往里屋高声喊着:“重锦哥哥,小暮雪还有他家那口子也来啦。”
  想到店里还有好些个客人,兮悠十分有数的没有暴露赵弦思的身份。
  -
  重锦只是去里边拿些新货,没想到一出来居然能见着这么多老熟人。
  颜暮雪好奇的在店里走来走去,等到最后一个客人也走了,兮悠他们便关上了店门。
  颜暮雪看着左边柜架上一排叠放整齐的小锦盒,侧着脸问身边的兮悠:“这些都是什么呀?”
  兮悠神秘兮兮的捏了一个小盒子放在他面前,刷的一下打开。
  颜暮雪闻了闻,感觉好像有些奶香味。
  “这是什么啊,好香。”
  兮悠揶揄的看了他一眼,“小暮雪,你最喜欢什么味道呀。兮悠哥哥都送你。”
  颜暮雪将那个小盒子接了过来,伸手取了些抹在了手背上,又抬手闻了闻,笑道:“这是牛乳味的吗。”
  “是呀。”兮悠弯弯的月牙眼都笑没了:“这个可是我们落云斋特制的脂膏,只此一家哦,只要用这个鸭,保证你和陛下欢/好的时候再也不会屁/股/疼了。”
  颜暮雪闻言愣了愣,紧接着似是想到了什么,极慢极慢的红了脸。
  手上的脂膏仿佛成了烫手山芋,他把盒子合了起来,慌乱的塞回了兮悠手里,捏着衣角跑去了赵弦思那边。
  兮悠望着小暮雪落荒而逃的背影挑了挑眉,最后还是选了几盒脂膏放在了一个小檀木箱子里。
  -
  这落云斋,左边卖的都是兮悠特制的熏香,香膏之类的小玩意。
  右边则是一些笔墨纸砚,角落里还有个不起眼的小货架,上边放着最时新的话本子和春/宫/图。而且还都是男人和男人的……
  一看就知道是兮悠的手笔。
  颜暮雪捏过一本看起来比较纯情的话本看,一边又拿眼睛偷看赵弦思。
  他暗暗的想着,两个美人公子互相品茗交谈什么的,果然很赏心悦目啊。
  兮悠贼兮兮的窜到颜暮雪身边,往他手里塞了一本热/辣辣的春/宫/图。
  “兮悠,你……我、我不看这个的。”颜暮雪急忙把书往回推。
  兮悠仗着身娇体软的优势蹭在颜暮雪身边,伸手翻开了极其香/艳的一页,又点着图上两个男子交/缠的姿势道:“小暮雪,你怎么这么容易害羞啊,明明你和陛下早就那个什么了嘛。这个可是重锦哥哥画的哦,在我们这儿卖的可好了。”
  颜暮雪那双猫儿眼睁得圆圆的,满脸的不敢置信。
  重锦哥哥那么一个芝兰玉树的美人公子,居然、居然沦落到画春/宫/图谋生了吗。
  兮悠歪着脑袋看颜暮雪,感觉小暮雪那小表情纠结的,一副天人交战的模样。不用想就知道他肯定是想歪了,连忙道:“这个只是重锦哥哥闲来无事画的,我们俩从陛下那儿领回来的赏赐可都花不完呢。”
  颜暮雪咬咬唇,“你们一个卖、卖这种图册,一个卖那种药膏,真是、真是……”
  兮悠眉眼弯弯:“好般配对不对,啊呀这两个一起卖,卖得可好啦。毕竟大禹好男风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如今陛下为了小暮雪遣散后宫独宠一人的事还有谁不知道哦。”
  颜暮雪轻轻地啊了一声,侧着脸去看赵弦思。
  心里头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酸酸的,果然还是要早点把记忆找回来才好。
  -
  临走的时候,兮悠不仅送了颜暮雪一堆男子和男子的春/宫/图和话本子,还打包了一盒子的脂膏,简直是什么味道都放了一个进去。
  颜暮雪一直到离开烟波山庄的时候才有空打开那个木盒子。
  “橘子味还挺好闻的……”颜暮雪喃喃道。
  兮悠果然很有制香的天赋啊。
  赵弦思见他抱着小木盒喃喃自语的傻样子,没忍住伸手按了按他的脖子,伏在颜暮雪耳边低声道:“那暮雪下次想用橘子味的?还是牛乳味的?”
  颜暮雪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连忙把手上的小木盒合了起来推到了一边,似是想逃到外边的车厢里去,却被赵弦思拉着手腕按在了窄榻上面。
  眼看着赵弦思那张特别好看的脸一点点靠近自己,颜暮雪害羞的闭上了眼睛,又侧开了脸,挣扎道:“等、等我想起来,再那个好不好。”
  他伸手揪了揪赵弦思的衣袖,软软的喊了声:“弦思哥哥……”
  赵弦思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子,笑道:“好,我不会强迫你的。”
  颜暮雪揪着他的衣袖摇摇头:“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赵弦思笑着亲了亲他的额头,“我知道,我都知道的。”
  -
  颜暮雪抽了抽鼻子,好奇的看着身侧的赵弦思,问道:“我们现在要去哪啊?苏州么。”
  赵弦思侧过脸看他,眼神有些暧昧不清:“去离城看看好不好?”
  颜暮雪弯了弯眸子,唇角的小梨涡若隐若现:“好啊,都听你的。”


第54章
  -
  他们一路上由南逛到北,虽然颜暮雪已经很努力在克制了,可是脸还是比之前圆了一点点。
  哥哥还非常坏心眼的笑他脸圆圆的小胖子,颜暮雪又气又恼又没办法。
  -
  等到了离城之后,颜暮雪发觉这里和自己想象中的好不一样。
  在他过往的记忆里,只有哥哥和他提过只字片语。用的还都是荒凉啊,破破烂烂啊,穷苦这类的词。
  可是离城还挺漂亮的呀,有山有水还有热闹的集市。
  -
  颜暮雪坐在面摊前吃着自己面前的鸡汁小馄饨,一边又觊觎着赵弦思的牛肉面。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那碗牛肉面看起来特别好吃。
  赵弦思似是察觉到了他的眼神,温声问道:“要吃面么,再叫一碗?”
  颜暮雪摇了摇头,“再点一碗我就吃不下了。嗯……我们交换一半好不好。”
  赵弦思轻轻地嗯了一声,伸手将自己的面碗缓缓推到了颜暮雪面前。
  颜暮雪弯了弯眸子,拿汤匙将自己碗里的小馄饨兜了好几个放在面碗里,又拿筷子夹了些面条放到了自己这边。眼看着赵弦思那碗牛肉面都成了馄饨面了,他才心满意足的将面碗推过去。
  果然挺好吃的。颜暮雪一边小口小口吃面一边在心里夸赞道。
  不过这样交换东西吃,好像太亲密了些。颜暮雪悄悄的脸红了。
  结果这一切都被赵弦思看在了眼里。
  ————————————————
  他们在离城逗留的时间特别久,简直是把离城里好吃的都吃了一遍,好玩的地方都逛了一圈。颜暮雪都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来找回忆的呢,还是来吃喝玩乐的了。
  -
  离城的夜市很是热闹,颜暮雪紧紧揪着赵弦思的衣袖,这儿看看那儿逛逛的,觉得什么都有趣得紧。今天晚上他俩都没让侍卫跟着。
  琳琅满目的摊子看得人眼花缭乱。
  尽头处却有个格格不入的身影。
  颜暮雪有些好奇的看着那个一身补丁衣衫,捧着个木头盒子安安静静站在街市尽头的小女孩。
  他想与赵弦思说话,可是这人只看着远处的阑珊灯火,一直往前走,还把颜暮雪带得踉踉跄跄的。
  颜暮雪撇了撇嘴就松开了手,眼见着赵弦思头也不回的走了。颜暮雪委委屈屈的哼了一声,也生起闷气来,转头就往街市尽头走。
  -
  颜暮雪站定后,随意瞅了瞅小女孩捧着的木盒,感觉有些破破烂烂乏善可陈。
  可他还是询问了两句:“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卖东西啊?你爹娘呢,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出来啊。”
  小女孩怯怯地回道:“爹爹死了娘亲又病了,弟弟说想吃东西。我是姐姐,所以才拿东西换钱买米的。”
  颜暮雪见她面黄肌瘦的小模样心生不忍,便捏出怀里的钱袋,取出了大部分放在了小女孩手里。
  他的小钱袋里可放着好些金珠子的,小女孩有些惶惶然的模样,只是将木盒整个递给了颜暮雪。Fxsw.org

推荐文章

婚约[ABO]

景帝纪事

春风渡关山

谢兄,你身材走形了

鱼龙幻

梅花三弄撞四下

鬼僧谈之无极

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和月梨花瘦

上一篇:婚约[ABO]

下一篇:春山夜带刀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作者的昵称是玲奈和麻友吗hhhhh闭粉狂喜!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这关系也太。。。原谅我智商不够
攻是真的渣,实锤了,凭什么把师父的幸福夺走灭师父的国最后还能获得幸福
看完心情复杂。没有受的话这个故事就是个妥妥be。看完攻的回忆也依旧觉得。。。攻是真对不起白月光
还没看先看了评论,就想知道白月光做错了什么?这么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看到这里没再看了_(:з)∠)_,跟古代深闺大小姐一样柔弱可怜又无助只能跟娇花一样被蹂躏摧残的男人戳到我雷点了……啊我要去看两眼石榴姐。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攻在白月光心里本来就不是特别重要,攻挺在乎他的, 他最重要的不是攻 一心要杀他,还是受最好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
哇这个文案 可以换成白月光把攻渣杀了,受失忆了,受长得像白月光,让白月光想起攻原先的时光|符合伪替身和人设 还是我萌的cp(*/ω\*)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