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和月梨花瘦(49)

作者:激辣鼠女 时间:2019-07-08 20:16:00 标签:玄幻 治愈

  赵弦思的剑术,快,狠,冷,杀人几乎是一刀毙命。
  不过十四岁的年纪,那样绝色精致的一张脸,却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戾杀手。
  为老皇帝除去了许多眼中钉肉中刺,他似是一把极其好用的刀。也因着这一点用处,老皇帝还能在容妃失宠之后依旧如常对待他们母子。
  老皇帝觉得他下的这步棋也该到了收尾的时候,便将二人都召回了宫。
  贺十四则是成了他名义上的贴身侍卫。
  ————————————————
  赵弦思对母妃和兄长的记忆有些模糊了,毕竟多年未见。
  以至于见到十七岁的赵霁暄,一时之间竟未能认出来。
  他哥哥穿着一袭月白色的绸缎,清瘦的要命,细致如瓷的肌肤在日光下透着冷白。一双微微上挑的丹凤眼,眼尾微微勾勒着媚人的弧度,眼眸却清澈温柔,只是眉宇之间堆积着些许愁绪。
  兄长的声音也如玉石般温柔好听,赵弦思觉得哥哥与母妃确实是长得越发像了。只是母妃老了许多,眼尾的细纹也比他当日离宫多了许多。
  赵弦思也在宫宴上见到了皇后,太子等人。
  他明明是突然在这宫里消失,如今也是突然出现,这些人一个个倒是颇会演戏的,面上都是波澜不惊。
  唯一令赵弦思极为不悦的,便是二皇子赵明尘不知收敛上下打量他的眼神。虽然大家都在暗中观察,但是别人可都比这位懂的收敛多了。
  赵弦思发现,在他所谓的二皇兄将眼神转向自己的兄长的时候。
  兄长攥着衣角的指尖用力到泛白,清瘦的身子也止不住颤抖。
  ————————————————
  虽已回宫,但是赵弦思还是会为了老皇帝的命令不分时间的去杀人。
  听老皇帝的意思,似乎是打算不久之后将他这个特殊的身份告知给太子了。
  赵弦思只觉得厌恶,但是他太会伪装了,装作忠心耿耿的木讷暗卫对他而言最简单不过了。毕竟贺十四就是个现成的“好”榜样。
  -
  他杀完老皇帝要他杀的一个微不足道的臣子,一身黑衣染着大片的血,却也看不出来。
  反正赵弦思平日里也就穿一身浓墨的黑。
  只是他今日心血来潮,杀完人之后遇到了个卖糖的小贩,顺手买了些哥哥喜欢吃的桂花糖。
  赵弦思懒得走正门,速度极快的翻过宫墙便跃进了哥哥的院子。
  偌大的宫苑竟空无一人,门口连个伺候的宫人都没有。
  -
  快到主院的时候,隔了一道月洞门,赵弦思听见一道低低的哭声。
  是自己哥哥的声音。
  他脸上的神色似霜雪一般,无波无澜的眸子里闪烁着一些叫人看不清楚的情愫。
  -
  赵弦思走路没有声音。
  他走近了才看见,自己的兄长不着一缕,被人压在院中那张白玉石桌之上强/暴着。
  而他那所谓的二皇兄,像个发着情的畜生,脸上露着恶心至极的表情。贪婪的掐着赵霁暄盈盈一握的腰,身下的动作近乎凶残。
  他走到院子里的时候,那人正发泄在自己哥哥身上。
  -
  赵霁暄脸上的表情极尽屈辱和痛苦,他原本就是个病秧子,如今天气还不算暖,便被这人面兽心的畜生强迫在树下凌辱,早已冷出了伤寒。
  他已有些发热,昏昏沉沉间竟看见了自己的弟弟……
  赵霁暄圆睁着双眼,痛苦的看着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的弟弟,嘴里喃喃道:“阿思……别过来,你走,你快走。”
  那日晚宴,赵明尘看阿思的眼神那般恶心熟悉……他这一年来受尽屈辱也只是为了能保全自己的母妃和弟弟,他不能让这些畜生伤害自己的弟弟。
  可是他被赵明尘折磨的几乎奄奄一息,只能挣扎着翻落下石桌,抖抖索索的披上那件被撕扯的凌乱不堪的月白色绸缎。腿间隐约流下的东西让他恶心至极。
  -
  赵明尘大喇喇的露着再次抬头的性/器,原本尚算周正的脸也因为长年累月的食色性也看上去油腻颓废。他毫不遮掩的打量着一步步朝他走来的赵弦思,甚至轻佻的吹了个口哨。
  “怎么九弟也这般迫不及待,要和你哥共侍一夫不成,哈哈哈。”
  他见赵弦思不置一词,只是冷冷的望着他,美色当年倒也有些冲昏头脑了。
  “也罢,你哥我也肏腻了,毕竟是先被大哥用过的东西,啧,怎么想都不爽。”他嬉皮笑脸的朝赵弦思走过去,似是还想伸手去摸赵弦思那张细腻光洁的小脸:“九弟怕还是个雏吧,也不知道父皇这些年都把你藏哪去了,可让二哥想……啊——!”
  赵弦思只是抽出怀里的匕首,先一步抬手按住了赵明尘的嘴,手起刀落便将那人胯下之物削了去。让那人只来得及发出一阵短暂的叫声。
  胯下的疼痛几乎让赵明尘痛到呕吐,捂着自己嘴的手忽然松开了,他正想破口大骂,下一刻便被人捏着下颌削掉了舌头。
  他像只快死了的鹌鹑,脸上腿上都是血,不停地在地上挣扎,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却再也说不了话了。
  -
  赵弦思似是还想对着他的脖子来一刀,可是却被扑上来的赵霁暄抱了个满怀。
  哥哥的眼泪洒在他的肩头,温柔的嗓音也断断续续:“阿思,你、你闯祸了,父皇不会饶过你的,你不能杀他,不能,你杀了他会害死你自己的……”
  赵弦思不置一词,只是脱了自己染血的黑衣给衣不蔽体的哥哥穿上,又将人背在身上,一步步走回了屋子里。
  隔着一扇门,却将所有的血色都隔在了外面。
  -
  赵弦思面不改色的替哥哥清理了身子,又给他换上了干净的衣衫,无波无澜的眸子里毫无惊惧。
  赵霁暄流着泪抓住了弟弟满是茧子的手,“都怪哥哥没办法保护你,还要你为我出头,我、我……”
  赵弦思只是看着哥哥握着自己的手,瘦削白/皙。
  他微垂着眼眸,一字一句的说道:“阿思只想守护哥哥和母妃,却从不知哥哥为了阿思承受了这么多屈辱。想来都是阿思没用,哥哥为何还要自责。”
  赵霁暄紧紧咬着唇,淡淡烛光照亮了他那张美得不可方物的脸,些许病气反倒让他的气质更加出色。也是因为如此,才会被那两个畜生威胁强迫……而他的父皇,却根本不管那两人私下闹出的事。
  东宫的那杯酒,太子那副看似正人君子实则人面兽心的样子……他似是想起了许多不好的回忆,惶恐的阖了阖眼,几乎将红唇咬出血来。
  赵弦思只是轻轻地将哥哥搂在怀里,两个人紧紧靠着,相偎相依。他捏出那包藏在怀里的桂花糖,捏出一块,递到了哥哥唇间。
  赵霁暄眼尾落着泪,含下了弟弟指尖的一点甜。
  -
  门外响起来的尖叫声却仿佛是对他们的审判。


第48章
  -
  太医虽尽力救治赵明尘,但他成了一个不会说话的阉人这件事,已是板上钉钉。
  养心殿里跪着的有赵弦思,赵霁暄,还有对今晚发生的事一无所知的容妃。
  而龙案前坐着的老皇帝,只是一边饮茶一边平静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三人。太子和皇后就没他那么镇定从容了,看皇后的眼神,几乎是想活剐了他们母子三人。
  “皇上,您真要为臣妾做主啊!”皇后一边捏着丝帕拭泪一边拿眼角恶狠狠的瞪着赵弦思。
  太子也一脸心痛的说道:“父皇,二弟如今这样,已是被害成了一个废人啊。”
  老皇帝放下茶盏,凉凉的睨了一眼皇后母子俩。
  太子两兄弟闹出的那些腌臜事他并非全然不知,只是看在并未闹出太大动静的份上,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若说他对赵弦思的习武天赋和少年骁勇还尚存利用之心,那他对病秧子赵霁暄则可以说是毫不关心了。
  毕竟天底下也没有哪个父亲能心狠成他这样了。
  -
  “那依皇后看,应如何处置呢。”老皇帝轻飘飘的一句话,便把他们母子三人的生死都交给了皇后。
  “明尘少了什么,他们自然要赔什么。”
  容妃痛苦的按着自己的心口,早已是泪流满面。赵霁暄将自己的痛苦和委屈都瞒得很好,此刻她不知其中缘由,只以为是小儿子性格乖戾得罪了赵明尘,被找了麻烦才下了狠手。
  “陛下,臣妾愿意以命赔命,只是不要伤害臣妾的两个孩子好不好,他们还小……”
  皇后柳眉倒竖,阴阳怪气道:“一个十七,一个十四,这也叫还小?用你的贱命做抵便想一笔勾销?那我儿子受的那些痛苦谁来偿还?”
  老皇帝只是摆摆手,似是被闹得烦了,让人把容妃带了下去圈禁起来。
  而他自己则冷冷的看着赵弦思和赵霁暄两兄弟,皱眉道:“朕要你们自己选。”
  赵弦思抬起脸,无波无澜的眸子里并无惊慌,他的声音还带着变声期的柔软,却很是坚定:“一人做事一人当,拔舌去势,随意。”
  赵霁暄闻言瞪圆了眼睛,慌张的看向自己的弟弟。
  老皇帝没有马上答应,只是伸出手指在案桌上敲了两下。
  他心里并不想这么快毁了自己栽培多年的棋子,所以他在等。
  -
  赵霁暄伸手将弟弟按在自己怀里,抬眼直视着老皇帝的眼睛,说出了老皇帝最想听到的回答。
  “一切都是儿臣的错,所有刑罚都应儿臣来领。”
  赵霁暄死死按着怀里挣扎不休的弟弟,一字一句的说道:“无论母后要儿臣赔什么,儿臣都别无怨言。”
  老皇帝睨了一眼皇后,淡淡道:“所有惩罚都让霁暄受,未免太过不公。朕,会赐弦思一杯酒,他从今夜起便是个哑巴了。”
  皇后依旧忿忿不平:“明尘伤的那般厉害,来日能否再站得起来也是未知数,可见这小畜生下手多重。臣妾认为,他那害人的右手也是留不得的。”
  赵弦思从哥哥的怀里挣脱出来,却被哥哥的手掌死死的堵着嘴。哥哥只是对他露着一个虚弱的笑,缓缓摇头以示安抚。
  赵霁暄知道皇后必然不会轻易收手。可自从见识到了阿思的一身武艺,他已猜到自己弟弟这些年离宫必然也和这些事有关。他不能让皇后毁了弟弟的手,毁了弟弟的一生。他是个没用的人了,他无所畏惧。
  赵霁暄缓缓道:“阿思的手尚要拿剑,母后若非要一个人来赔,自可断了儿臣的手筋脚筋。”
  皇后还欲说什么,老皇帝却已是一锤定音:“霁暄既愿赔上双手双脚,那你还有什么要说的。”Fxsw.org

推荐文章

婚约[ABO]

景帝纪事

春风渡关山

谢兄,你身材走形了

鱼龙幻

梅花三弄撞四下

鬼僧谈之无极

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和月梨花瘦

上一篇:婚约[ABO]

下一篇:春山夜带刀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作者的昵称是玲奈和麻友吗hhhhh闭粉狂喜!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这关系也太。。。原谅我智商不够
攻是真的渣,实锤了,凭什么把师父的幸福夺走灭师父的国最后还能获得幸福
看完心情复杂。没有受的话这个故事就是个妥妥be。看完攻的回忆也依旧觉得。。。攻是真对不起白月光
还没看先看了评论,就想知道白月光做错了什么?这么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看到这里没再看了_(:з)∠)_,跟古代深闺大小姐一样柔弱可怜又无助只能跟娇花一样被蹂躏摧残的男人戳到我雷点了……啊我要去看两眼石榴姐。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攻在白月光心里本来就不是特别重要,攻挺在乎他的, 他最重要的不是攻 一心要杀他,还是受最好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
哇这个文案 可以换成白月光把攻渣杀了,受失忆了,受长得像白月光,让白月光想起攻原先的时光|符合伪替身和人设 还是我萌的cp(*/ω\*)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