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和月梨花瘦(29)

作者:激辣鼠女 时间:2019-07-08 20:16:00 标签:玄幻 治愈

  天命如此,天意难违。
  “你莫名其妙……”颜暮雪故作镇定的瞪了他一眼,蹲下/身子便想去把油纸包捡起来。
  可没想到一双锦靴比他的速度更快,正正踩在那油纸包上,还狠狠的碾了两脚。
  “你有病啊!”颜暮雪生气的抬头骂道。
  杜西楼原本只是居高临下的望着他,后来竟也笑着蹲在了颜暮雪面前,“这么想知道为什么么,去问问你家祠堂里的那盏灯啊。”
  他说完便施施然的走了。
  只剩下颜暮雪独自留在原地,他紧紧咬着下唇,没由来的心慌起来。
  为什么这个人会知道琉璃雪灯在颜家祖祠的事,明明这件事爹爹做的很是隐蔽……
  他到底是谁?
  百思不得其解。
  颜暮雪只得委委屈屈的捡起那包被踩烂的糖冬瓜,正想回客房,便遇见煎好药出来的萧骐等人。
  -
  “糖……摔在地上了,被、被人踩了一脚,都吃不了了……”颜暮雪吸了吸鼻子,似是觉得很抱歉,毕竟这是别人送他的一点心意。
  他的眼神又落在那个冒着热气儿的药碗上。
  萧骐只是笑着说:“颜公子若是还想吃,尽管吩咐小人再买就好。只是这药还得尽快端去给陛下服用。”
  颜暮雪懂事的点点头,亦步亦趋的跟在他们身后,一起去了赵弦思所在的客房。
  ————————————————
  颜暮雪小心翼翼的坐在床沿,端着那碗药轻轻吹气,待那药碗不再那般滚烫了才用汤匙喂给赵弦思喝。
  只是赵弦思如今正睡着,薄唇紧闭,颜暮雪想拿汤匙喂药,可是他都不吃进去。
  颜暮雪愁的不知如何是好,只得求助般的看向淮公公。
  淮公公看着昏迷中的陛下,只得小声提议说,不如他来将陛下的嘴捏开,再让颜暮雪喂。只是此等大不敬的事,万万不可让陛下知晓。
  颜暮雪思索片刻还是拒绝了。
  最后他先将那汤药含入口中,又小心翼翼的捏起赵弦思的鼻子和下巴,一口一口的将整碗药喂给了赵弦思。
  那药味苦涩极了。明明颜暮雪是这么怕苦的一个人,偏偏竭力忍住,只是眼角微微带了些泪痕。如果那包糖冬瓜没被踩烂的话他倒还能吃一根解解苦,可是那个混蛋杜西楼都给踩坏了……
  颜暮雪觉得嘴巴里苦苦麻麻的难受的紧,淮公公给他沏了茶喝也只缓解了一点点。
  后来淮公公说下楼去吩咐厨房给颜暮雪做些小点心来。
  -
  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颜暮雪拿帕子擦了擦赵弦思嘴角的药渍。不曾想,赵弦思忽然伸手攥住了他的手腕。只是那力道很轻很轻。
  颜暮雪吃惊的圆睁双眼,略略勾起唇带着清甜的笑意,欣喜的喊道:“赵弦思……你、你醒了吗?”
  只是皇帝依然闭紧双眸,似是在做噩梦一般梦呓着什么。
  颜暮雪蹙着眉,俯身伏在赵弦思身上,侧耳去听他呢喃。
  “清玦……别离开我……清玦……”
  那个在脑海中念念不忘的名字又出现在自己喜欢的人口里。
  颜暮雪也无法形容自己如今的心情,仿佛一颗心被人随意揉/捏了一番那般痛楚不堪。
  他脸上原本的笑逐渐变得比哭还难看,偏偏只敢小心翼翼的伏在赵弦思身上轻轻啜泣着。
  软糯的哭腔里带着满满的委屈和心酸,“你到底、到底记不记得我的名字啊……我叫暮雪啊……”


第30章
  淮公公端着一口酥推门而入的时候,便看见颜暮雪捂着心口抽抽噎噎的可怜模样。
  “颜公子,怎么了,莫不是心口难受?要不要奴才喊随行太医过来给您瞧瞧?”
  颜暮雪确实是觉得心口闷闷的,可能只是因为哭的难受了吧。
  他捏过衣袖擦了擦脸,又给赵弦思掖好被子才走到淮公公身边。
  “没有,我只是饿了。”
  颜暮雪说完便捏了一块一口酥放进了嘴里。
  明明是甜滋滋的,可是他怎么吃都觉得没什么味道。这一口酥是刚刚做出来,还带着些许热气儿。
  淮公公见他肯吃东西了才放下心来,他笑着对颜暮雪说:“就快吃晚饭了,颜公子还是留些肚子吧。等会奴才让店家把饭菜端到您客房里好不好?”
  颜暮雪点了点头,又抬眼看了看床上昏迷不醒的皇帝。
  “陛下就劳烦淮公公多心照顾了,有事的话就叫我好不好,反正我住在隔壁……”
  他此次南巡基本都是和赵弦思住一个屋的,可是如今赵弦思有伤在身,颜暮雪又怕自己睡觉迷迷糊糊会压着他的伤口。
  “那是自然。”淮公公笑眯眯的看着眼前关心则乱的少年,忍不住道:“颜公子这般关心陛下,如果陛下醒来知道了必然欢喜的很。只是老这么哭啊对眼睛也不好的,要是把眼睛哭坏了可就不漂亮啦。”
  淮公公对颜暮雪其实是有些特别的好感的,他从未见过陛下如此在意一个人,还有陛下那些温柔的模样也不似作假。而且颜公子长相美性格好,得了盛宠却从不骄矜,对待宫人也是十分良善,真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主子。
  如今见他为了陛下日日以泪洗面的,淮公公心里也是十分心疼的,若不是害怕陛下秋后算账,他其实也很想摸摸颜公子的脑袋安慰一番的。
  颜暮雪拿手摸了摸眼睛,似是将淮公公的话都听了进去,他乖乖的点点头,又保证自己不会再哭了。
  ————————————————
  客栈的晚饭都是按着颜暮雪的喜好做的,看来淮公公有特意吩咐过。
  只是颜暮雪的胃口算不得太好,不过是每样菜都吃了些,将就着吃了一碗白饭填了填肚子。
  -
  颜暮雪沐浴完,换上了舒适的寝衣。刚刚把头发擦干,忽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咚咚声。
  他有些害怕的看了看门口的位置,纠结再三,还是披上了外衣,小心翼翼的走到门边打开了门。
  结果正巧和守在门外边把守的侍卫对视了一眼。居然就是那个给自己带过话本子的侍卫。
  萧骐眉眼含笑的看着颜暮雪,温声道:“颜公子有何吩咐?”
  他目光情不自禁的看了看颜暮雪披散着的黑发,微微带些湿意。又顺着那张秀美可爱的脸蛋望下去,见着了白/皙纤细的脖子……
  他慌忙的侧开了脸,虽然脸上的笑意未减,可莫名觉得自己的脖子有些凉。
  “没事,只是我好像听到了敲门的声音。”颜暮雪没留意到萧骐的神色,只是看了看屋外还有没有别人。
  “并未有人来敲门啊。”
  颜暮雪咬咬唇:“那是我听错了吧……”
  萧骐目不斜视的说:“颜公子请安心,小人会一直守在门口的。如果您有什么吩咐,在屋内喊一声便好。”
  颜暮雪点点头道了声谢,正欲关门。忽然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抬眼看着那个侍卫,软声问了句:“你叫什么呀,回宫之后我让小六子带赏赐给你……”
  萧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笑着说:“小人叫萧骐,赏赐什么的,真的不必了。只要颜公子记得小人的名字便是天大的赏赐了。”
  颜暮雪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似是没听懂,最后还是软软的说了声我记下了,这才关上了门。
  ————————————————
  颜暮雪将外衣挂到了衣架上,正想回床上歇息,却发现床幔不知什么时候被放了下来。
  他紧紧咬着下唇,有些害怕的往后退了两步。
  屋子里有人……
  颜暮雪转身便想去门口喊人,可是眼前的去路却被一个身型高大的黑衣人堵住了。
  他微张着唇,似是想大喊,可却被杜西楼一把捂住了嘴,又点了穴按在了雕花木窗前。
  颜暮雪惶恐的看着眼前的人,还有这人手上明晃晃的刀子。那窗子似是没合紧,微风透了进来。
  难不成这人竟是翻窗进来的吗?而且他的武功竟然这般高,毫无动静,就连屋外那些武艺高强的侍卫也未能发觉。
  -
  颜暮雪绝望的看着杜西楼拿着匕首在自己脸上比划,太过害怕甚至都忘了哭泣。
  眼看着刀尖一点点逼近脸颊,他绝望的阖着眼,等待着那份刺骨的疼痛。
  “这么怕毁容啊?”杜西楼喑哑的声音在耳边忽然响起。
  颜暮雪颤抖着睁开眼睛,才发现这人已经将匕首收了起来。只是自己还被人点着穴动弹不得,又被捂着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他不知道杜西楼究竟意欲何为,难道只为了来恐吓自己么?
  “你也知道,皇帝只是爱你的脸罢了,所以何必这么死心塌地呢,嗯?”
  捂着自己嘴的手忽然松了开来,颜暮雪下意识的想叫起来,却又被抵在喉间的匕首吓得不敢出声。
  他委委屈屈的抬眼看着杜西楼,小声地问了一句:“你到底想干什么啊……我喜欢赵弦思又关你什么事,你凭什么管我啊。”
  杜西楼反倒吃吃的笑了起来,“我是想帮你啊,所以准备了点东西送你咯。”
  颜暮雪愣了愣:“什么东西?”
  杜西楼淡淡嘲弄:“自然是让你更像纪清玦的东西啊。”
  颜暮雪紧紧咬着下唇,故意装凶瞪了杜西楼一眼:“我说了我不想知道他的东西。我知道赵弦思是喜欢他,可是、可是那又怎么样……”
  他越说声音便越小,说到最后仿佛是特意说给自己听的一般:“现在陪在他身边的人是我啊,我为什么一定要在意他、他以前喜欢谁呢……只要我好好陪着他就好了……”
  杜西楼没说话,只是眼神凉凉的看着他,半晌才冷笑道:“希望你别后悔。”
  他解了颜暮雪的穴道,转身便想走。
  没想到颜暮雪却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袖。
  杜西楼侧着脸看了他一眼:“怎么?”
  颜暮雪咬咬唇,壮着胆子道:“你给赵弦思用的药,是不是、是不是有问题?”
  赵弦思那副接连梦魇的模样,颜暮雪怎么瞧怎么不对,太医明明说过箭毒清了的啊。他思来想去,还是觉得第一个给赵弦思上药的杜西楼最有问题。
  杜西楼冲他挑眉:“那药,皇帝的随行太医和贴身侍卫检查过了,我才给他用的。你难道以为我会在这里行刺皇帝?”
  颜暮雪依旧攥着他的衣袖不肯放手:“我知道你是想杀我,那冷箭出现的才不正常呢。不过、不过你只要把解药给我,我不会和赵弦思说是你放的箭的……”Fxsw.org

推荐文章

婚约[ABO]

景帝纪事

春风渡关山

谢兄,你身材走形了

鱼龙幻

梅花三弄撞四下

鬼僧谈之无极

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和月梨花瘦

上一篇:婚约[ABO]

下一篇:春山夜带刀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作者的昵称是玲奈和麻友吗hhhhh闭粉狂喜!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这关系也太。。。原谅我智商不够
攻是真的渣,实锤了,凭什么把师父的幸福夺走灭师父的国最后还能获得幸福
看完心情复杂。没有受的话这个故事就是个妥妥be。看完攻的回忆也依旧觉得。。。攻是真对不起白月光
还没看先看了评论,就想知道白月光做错了什么?这么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看到这里没再看了_(:з)∠)_,跟古代深闺大小姐一样柔弱可怜又无助只能跟娇花一样被蹂躏摧残的男人戳到我雷点了……啊我要去看两眼石榴姐。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攻在白月光心里本来就不是特别重要,攻挺在乎他的, 他最重要的不是攻 一心要杀他,还是受最好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
哇这个文案 可以换成白月光把攻渣杀了,受失忆了,受长得像白月光,让白月光想起攻原先的时光|符合伪替身和人设 还是我萌的cp(*/ω\*)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