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和月梨花瘦(6)

作者:激辣鼠女 时间:2019-07-08 20:16:00 标签:玄幻 治愈

  赵弦思粗暴的褪去了他下/身的衣物,两条细瘦的白腿也暴露出来。柔弱的少年甜腻的喘着气,双腿无意识的磨蹭起来,似是想将腿合起来。可是男人握着他的膝盖将他的双腿分了开来,胯下分身已高高翘起,前端还渗出了水。
  赵弦思伸手握了握那渗着水的前端,手上沾了些颜暮雪的淫/水。他用另一只手用力捏了捏颜暮雪泛红的小脸,故意贴着他的耳朵低语了一句:“骚/货。”复又将手指上沾着的淫/水涂抹在了颜暮雪单薄的胸膛上边,淡淡烛光下一阵水色潋滟甚是淫靡。
  颜暮雪原本涣散的神智在听到这句话略略清明,他无力的伸手推了推眼前人精壮的胸膛,“走开……不要……”
  赵弦思刚刚脱下了碍事的龙袍,解开了自己的上衣,露着健壮精瘦的身体,身上若有似无的檀香混合着好闻的体味,此刻倒是甚为催情。
  他故意将脸凑到颜暮雪面前,恶意的问着:“不要什么?”
  颜暮雪被他的味道激的意乱情迷,嘴上还偏要逞强:“不要你、不要你碰……”
  可是柔若无骨的手却无意识的勾着赵弦思松垮的寝衣……
  “那朕走了。”赵弦思说着当真直起身子来,一副将走未走的模样。
  颜暮雪面色绯红,媚眼如丝的轻喘着气,他的手紧紧地勾着赵弦思的衣服。
  脑子里好像有一把燎原大火在烧着。燃尽了他最后一点点神智。
  少年合着腿磨蹭着,连呼吸都甜腻起来。
  赵弦思哂笑着伸手摸了摸颜暮雪因着催情药的作用已经变软的后/穴。
  紧致的小/穴贪婪的吮/吸着他的手指。
  他拿起桌上一个精致的瓷瓶,挖了一大块脂膏,又握着颜暮雪的白/皙泛粉的腿根,将脂膏均匀的涂抹在小/穴里。
  “唔……”颜暮雪微张着唇发出些许甜腻的呻吟,小/穴被手指浅浅插着,略略缓解着酥麻。
  赵弦思的手指在紧致的小/穴里抽/插着,两瓣软软的臀肉紧紧吸着他的手指。少年未经人事的身子还是初次承欢,穴/口被玩弄了这么久才变得湿软了些。
  他蓦得抽出手指,突如而至的空虚感让颜暮雪忍不住扭着腰,小/穴那里已经一片湿润。
  赵弦思褪去了身上的衣服,握着已经硬/挺的肉/棒抵住了颜暮雪的后/穴,却不急着进去,缓缓在洞口摩擦着。
  少年红艳艳的唇微微张着,小心翼翼的吞咽着口水,软软的说了声:“进来……”
  赵弦思笑了笑,掐着颜暮雪的细腰便将自己的肉/棒尽数插入。
  “啊……”
  小/穴被粗硬的肉/棒撑到极致,初次破身的疼痛掩盖了快感,颜暮雪呜咽的哭了起来。
  可是男人粗暴的抽/插动作打断了他的哭泣,喉咙里情不自禁的开始嗯啊叫着,带了些原本可怜兮兮的哭腔。
  男人搂着他的腰,将他抱在桌前强/暴着。细白的腿环在男人劲瘦的腰上,粗大的肉/棒来回抽/插着紧致的小/穴,原本溢着的淫/水也随着抽/插滴落在桌案上,又坠落在地上,砸出一朵水花儿。
  赵弦思似是很满意他这副淫乱的模样,他咬了咬颜暮雪白嫩的耳垂,感觉吸着自己那根的紧致小/穴也紧了紧。
  他双手托起颜暮雪的背,又伸着两根大拇指,摩擦着平滑的乳/头。
  一圈一圈的打着转儿,圆圆润润的乳/头可怜兮兮的挺立着。
  颜暮雪觉得自己的分身肿胀的难受,才刚伸手摸着便被赵弦思恶意的拨开了手。
  赵弦思将原本案桌上的物件全部推到地上,掐着颜暮雪细白的腿将人平按在桌上。
  粗长的肉/棒一下比一下顶的深,一次一次顶在颜暮雪的花心上。
  赵弦思伸手握着颜暮雪秀气的分身,手上也开始缓缓动作起来。
  “嗯……啊……”
  欲/望得到纾解的颜暮雪放纵的开始呻吟起来,他未经人事的小/穴此刻贪婪的吃着肉/棒,秀气的分身也在赵弦思手中逐渐变得更硬。
  他紧缩着身体,随着一阵轻颤,射出的精水一股脑儿全喷在了自己还有赵弦思身上。
  颜暮雪的大脑一片空白,可还没来得及放松。赵弦思掐着他白/皙的臀,将他从案桌上抱了起来。颜暮雪害怕的环着男人的脖颈,主动用双腿夹紧男人的腰。
  粗硬的肉/棒还插在他的穴里,赵弦思每走一步,那肉/棒就会在自己身体里乱动一阵。
  颜暮雪又快乐又难受,他红着小脸靠在赵弦思怀里喘息。
  他感觉自己的身子被平放在狐皮地毯上,肉/棒忽然抽离身体发出噗嗤的声音。少年娇软的身子被翻转过来,趴跪在地上,白/皙的臀高高抬着,似是在期待着男人的抽/插。
  赵弦思一手掐着他的腰,一手捏着白/皙的臀瓣,再次将自己的硬物插了进去。
  “嗯……”
  空虚的小/穴忽然被填满,颜暮雪舒服的呻吟了一声,甜腻的像只小猫儿春叫声。
  他抬着脸,一脸失神看着落地长镜之中满面潮红眼神迷离的自己。
  不同于刚刚粗暴近乎强/暴的抽/插,赵弦思此刻正九浅一深慢慢插着小/穴,颜暮雪摇晃着屁股迎合着皇帝的插入。原本射/精后已经软垂下来的分身又开始硬/挺起来。
  颜暮雪咬了咬唇,回头看着皇帝,撒娇般的嗔道:“快点嘛……给我、我要……”
  赵弦思伏在他身上,伸手搂着他细瘦的腰肢,腰部用力摆动起来。另一只手掐着颜暮雪的小脸与自己深吻,耳鬓厮磨,唇齿相依。
  粗大的肉/棒在温软的小/穴里大力操干着,随着肉/棒抽出带出一点点红色的媚肉,又随着插入一点点被挤了回去。也不知抽/插了多少次,赵弦思直起身来凶狠的按着颜暮雪的腰猛烈地射/精,白色的精水儿尽数射进了颜暮雪的穴里。
  赵弦思满意的退了出去。
  颜暮雪全身疲软的倒在狐皮毯子上,后/穴里的白浊的精/液流了出来。少年泛着粉色的身体漂亮的要命,被干开的后/穴里缓缓流着自己的精水,一副失神到极点的模样。
  赵弦思轻笑着将人捞起来抱在怀里,粗长的肉/棒又硬了起来,他伸手握着颜暮雪细白的双腿,大力的分开。
  穿衣的落地铜镜里映着两人交缠的躯体。
  二人的衣服早已四散落地,两人都赤身裸/体着,只是颜暮雪散着乌黑细软的发看上去更是可怜兮兮。镜子里的少年腿弯被握着,双腿大大分开,粉/嫩的玉茎高高翘着,后/穴还在微微瑟缩着,湿漉漉的,分不清是他的淫/水还是赵弦思的精水。
  赵弦思从身后顶着他,又长又硬的粗黑肉/棒就着湿润的穴/口一插到底。
  “啊……!”颜暮雪被插得变了声,尾音还带着些许破碎。赵弦思坐在地毯上,将颜暮雪的腿架在自己腿上,粗长肉/棒狠狠抽/插着。
  颜暮雪的小/穴被插得淫/水直流,他迷离的看着镜中两人交/合的地方,痴痴地伸手摸了摸。
  “好粗……好硬……”
  他眼角挂着清泪,意乱情迷的模样煞是诱人。
  他的乳/头高高挺立着,赵弦思一手揉/捏着他的奶头,一边捉着他挺立的玉茎上下撸动着。
  皇帝的唇贪婪吮/吸着颜暮雪微微仰起的脖子,少年吹弹可破的肌肤早已被他弄出点点斑驳的痕迹。
  也不知被抽/插了多少次,颜暮雪只觉得自己的后/穴都麻了,他要坏掉了……
  赵弦思餍足的发出一声叹息,在即将射/精的时候将肉/棒抽了出来,手上用力。
  两根分身上下抵着一齐射出了一股又一股的精水。
  不仅两人满身都是,就连落地铜镜上面也沾染了许多。
  颜暮雪被玩弄的全无力气,只能柔若无骨的倚靠在赵弦思怀里,任由这人将自己抱到了柔软的床褥上。
  ————————————————
  颜暮雪侧卧在床榻上轻轻喘气,明明经历了两番激烈的云/雨,可不知为何后/穴那儿又酥麻起来。他媚眼如丝的抬起脸看着坐在床沿的皇帝。
  他别扭的磨蹭起腿来,又开始春情荡漾起来。
  赵弦思自然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可偏偏不作回应。只是好整以暇的换了个姿势,单腿曲起坐在了床上。硬物此时安静的伏在黑色丛林里,可是还是好大……颜暮雪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
  他委委屈屈的咬唇,试探的弓起脚背,用脚心蹭了蹭赵弦思胯间的肉/棒。
  “给我……”
  可是赵弦思只是捏了捏他的脚踝,不动声色。
  颜暮雪似是再也无法忍耐,坐卧起来便扑上去紧紧抱住了赵弦思,红艳艳的唇也胡乱的亲着皇帝的唇。
  少年伸出粉/嫩的小舌舔了舔赵弦思的上唇,眼角眉梢都带着些许魅惑。
  赵弦思按着他的脖子,反客为主的将舌头探了进去。又抱着少年细瘦的腰肢躺在了塌上。
  颜暮雪跨坐在赵弦思身上,两条细白的腿分着。
  他眼神迷离的轻轻抚摸着男人顶在自己臀瓣的肉/棒,抓着粗大的硬物,抬起腰便吃了进去。原本就湿润软热的小/穴轻松的吞下了那肉/棒,他发出一声甜腻的呻吟。赵弦思则扶着他细瘦的腰肢要他自己缓缓动起来。
  坐着的姿势让肉/棒插得更深,随着抽/插翻着一点点艳色媚肉。
  颜暮雪这样缓缓动了一会儿却觉得还不够,软着身子去搂赵弦思的脖子,撒娇般的轻喘:“我没力气……你帮帮我……”
  赵弦思捏起他的下巴,看着他这张沾满情/欲还楚楚可怜的脸,玩味了问了一句:“叫朕什么?”
  颜暮雪委屈的蹙着眉,似乎是在努力寻找残存的理智,片刻后,他甜软的喊了一声:“弦思……”
  赵弦思眸色一深,掐着颜暮雪的腰便将人压在身下,似是发泄般的开始恶狠狠的抽/插。
  近乎强/暴的性/事让颜暮雪原本娇软的声音逐渐变得破碎,渐渐变成啜泣求饶……
  ————————————————
  小六子原本还在犹豫要不要进殿里,又怕扰了陛下兴致被杀头。而且陛下的贴身太监淮公公都不急……可是眼看日上三竿,小六子还是没忍住小声的问了淮公公。
  “淮公公,奴才还要不要去喊陛下起来啊。”
  淮海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小六子,吊着嗓子说道:“陛下登基以来,今儿个可是第一次安稳的睡到天亮,你敢去打搅陛下的清梦?”
  小六子汗涔涔的回了句是。
  他怎么忘了,陛下的失眠症可是连太医都医不好的啊。Fxsw.org

推荐文章

婚约[ABO]

景帝纪事

春风渡关山

谢兄,你身材走形了

鱼龙幻

梅花三弄撞四下

鬼僧谈之无极

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和月梨花瘦

上一篇:婚约[ABO]

下一篇:春山夜带刀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作者的昵称是玲奈和麻友吗hhhhh闭粉狂喜!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这关系也太。。。原谅我智商不够
攻是真的渣,实锤了,凭什么把师父的幸福夺走灭师父的国最后还能获得幸福
看完心情复杂。没有受的话这个故事就是个妥妥be。看完攻的回忆也依旧觉得。。。攻是真对不起白月光
还没看先看了评论,就想知道白月光做错了什么?这么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看到这里没再看了_(:з)∠)_,跟古代深闺大小姐一样柔弱可怜又无助只能跟娇花一样被蹂躏摧残的男人戳到我雷点了……啊我要去看两眼石榴姐。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攻在白月光心里本来就不是特别重要,攻挺在乎他的, 他最重要的不是攻 一心要杀他,还是受最好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
哇这个文案 可以换成白月光把攻渣杀了,受失忆了,受长得像白月光,让白月光想起攻原先的时光|符合伪替身和人设 还是我萌的cp(*/ω\*)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