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和月梨花瘦(43)

作者:激辣鼠女 时间:2019-07-08 20:16:00 标签:玄幻 治愈

  纪清玦神色淡然:“我从不在意他们。”
  ————————————————
  纪清玦和小哑巴一起见过大漠的日升日落,也见过山间的云卷云舒,一起策马扬鞭看尽繁花三千。
  日月星光,一切都带着万千缱绻。
  纪清玦想,小哑巴是愿意陪自己留在北离的,守着北离守着小皇帝的山河。
  在小哑巴十九岁的时候,纪清玦与他结了血契。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两人拥有了相同的驭火之力。
  纪清玦躺在无边无际的沙漠,顺着清风淡月,将纪家和离火的纠葛都告诉了小哑巴。
  结了血契之后,他们是永恒的恋人,是可以分享一切秘密的恋人。既然连性命都已经交付在一起,这些事便显得更微不足道了。
  纪清玦清澈干净的少年音随着晚风点点消散,“离火其实不在纪家,而是藏在皇宫最高的佛塔之内。就连我也没用过,毕竟这个鬼东西,烧起来不灭不散,不到一干二净不会熄灭。”
  小哑巴的眼神黑的发亮,他张着唇,似是询问:[那如果将离火做出火药呢?]
  纪清玦微微愣了一下,立马恢复平静看了他一眼:“那么麻烦的事,我才不做,反正小时还有他家郁远呢……”
  他那双又冷又美的眼睛合了起来,又长又密的睫毛微微晃动着,似是撩动着小哑巴的心扉。
  纪清玦被他的灼灼目光看得烦不胜烦,捏开怀里的糖袋子,精准的扔了一颗花生牛乳糖给哑巴。
  “吃颗糖,你冷静一下。”
  哑巴吃吃的笑了起来,舌尖淡淡的甜味融开,渗入心间。
  这糖是老管家特制给纪清玦的,里边放着一味药,治心病的。不过寻常人吃倒也没关系。
  哑巴受重伤的那次,纪清玦怕他熬不过便喂了他一颗。自那以后这人便和上了瘾一般,日日都要讨要一颗吃。
  纪清玦怕他与自己结了血契之后也会染上自己的心病,便想让老管家给他也每月备一袋带着,可他偏不要,非要讨纪清玦的那袋糖。
  也许这也是一种变相的撒娇吧。
  ————————————————
  纪清玦的命数绑着那盏琉璃雪灯。
  他的命也是小皇帝放在心里最珍重的东西。
  所以当大禹派出使臣讨要那盏琉璃雪灯的时候,小皇帝想也不想便拒绝了。
  这是唯一能保佑清玦哥哥的东西,他怎么可能交出去。
  谁知道大禹皇帝竟然借着他们不肯交出琉璃雪灯一事,发兵攻打北离。
  明明北离臣服大禹多年,每年的进贡都是分毫不少的。
  这人还恬不知耻的编造出琉璃雪灯原就是他们大禹的这种谎话。
  顾时折气呼呼的在自己的寝宫里拽着纪清玦的手大骂。
  “强盗土匪无耻下流!那盏灯明明就是自古以来都是在北离的,明明是清玦哥哥受伤之后才亮起来了,他们怎么可以这样!”
  他越说越气,越气越难过,漂亮的杏核眼已经开始泛红,眼睛里憋了一泡泪,几乎肿成了小桃子。
  纪清玦将他揽进怀里拍拍脑袋:“没事,不怕,你家将军不会输的。”
  顾时折仰起小脸:“可是、可是他们人多,我害怕,我不想郁远有事……”
  纪清玦温柔的捏了捏小皇帝的脸:“你平平安安的,你家郁远才安心。实在打不过就把灯交出去要求停战,我没关系的。”
  “我不要!那是你的命呀!”顾时折扁了扁嘴,拉了拉纪清玦的衣袖:“清玦哥哥你留在宫里保护我吧。唔,勉为其难带上你家那个小哑巴也可以啦。”
  纪清玦笑道:“嗯。”
  纪清玦想过了,如果郁远真的败了,他还有离火。佛塔里面还存着他过往用离火制作的火药……这是他守护小皇帝的最后一个秘密了,只是这个秘密连小哑巴他也瞒着了。
  他相信郁远不会败的。
  ————————————————
  也许一切冥冥之中都注定,一切早有预兆。
  明明他在皇宫这段日子和小哑巴约法三章了,暂时不要有床笫之欢,可偏偏那天喝了小哑巴给他倒的茶,整个人脑子里成了一团浆糊。他和小哑巴像是疯了似的拥抱亲吻陷落……
  等他精疲力竭沉沉入睡的时候一丝一毫的力气都没有了。
  小哑巴衣冠端正的坐在床沿一遍一遍轻抚着他的眉眼,一字一句的说:[我会带你走。]
  纪清玦毕竟是习武之人,即便被下了烈性催/情/药混着软筋散却还是挣扎着醒了过来。他身上的衣服端端正正的穿好了,只是头疼的厉害。
  这一切都不对劲。他狠狠的咬着下唇,直至咬出了血还不够。
  他的双脚似是踩在棉花之上,纪清玦捏紧袖子里的匕首,狠狠扎着自己的手背,直至那些该死的疲软随着极致的疼痛点点散去。
  他顾不得身上的酸软和疲惫,提着佩剑就冲了出去,直接冲到小皇帝的寝宫。
  ————————————————
  纪清玦看见自己当弟弟疼爱的小时,此时抱着郁远的军旗坐在地上哭的昏天暗地,一双漂亮的杏核眼哭成了小桃子。
  纪清玦丝毫不顾手背上一直往下流的鲜血,靠近顾时折,声音艰涩:“出什么事了?”
  顾时折抬起泪眼朦胧的脸不顾一切的扑进了他的怀里:“清玦哥哥,远哥哥、远哥哥……呜……”
  他这才发现小皇帝的寝宫里站着一堆人,有太监有侍卫还有大臣。
  一个文臣悲伤的开口:“神威将军败了,他跌入长河不知所踪。那些大禹的士兵居然有不灭不散的火药,我们的士兵抵挡不住对方的攻势……”
  纪清玦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一根弦断了。
  又一个悲愤的声音指责道:“大禹那帮狗东西,我们提出愿意交出琉璃雪灯,他们竟也不肯停战,非要、非要我们北离国破家亡吗!”
  纪清玦僵硬的抱着顾时折,身子如至冰窖。
  不灭不散的火药……
  他想起那日清风明月下小哑巴问他的话……
  他痛苦的阖了阖眼。
  门外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响着。
  “城破了——宫门破了——”
  ————————————————
  纪清玦拉着顾时折的手不顾一切的往佛塔冲,一路上执剑杀人宛如修罗战士。
  只有那里有离火,可是他也知道,如果小哑巴是叛徒,带人破宫而来,肯定也是直奔佛塔。
  可是他没有办法了,他们无处可去了,唯有那里还有一丝侥幸。
  皇宫已经被包围了,郁远败了,他们逃不出去了。
  顾时折紧紧抱着郁远的军旗不放,小皇帝一身明黄色的龙袍被狂风吹得晃动不已。
  -
  可是佛塔里被他藏着的东西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
  纪清玦笑了起来,绝望的,痛苦的,凄惨的笑着。
  “小时,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北离,都怪我,都怪我……”
  顾时折抱着军旗吸吸鼻子,只是拉着纪清玦的衣袖,清丽的小脸上露着一个惨兮兮的笑。
  “清玦哥哥,不怪你,明明是那个哑巴背叛了你……小时不怕死,死了,就能见到远哥哥了对不对。”
  纪清玦心头大震,他嗫喏着唇正欲开口。呼声震天的厮杀声由远及近,纪清玦狠狠咬牙,让顾时折往上跑,又让一个侍卫反锁佛塔,而他自己则和别的侍卫守住门口。他将叛徒遗落在佛像之下的唯一一卷离火收在怀里。
  脸上的神情惨白至极,他抽出长剑,对着顾时折的方向大喊:“就算死,也是我死在你前头,黄泉路上我为你开路。”
  他头也不回的奔出去的时候只依稀听见了一声,清玦哥哥……
  ————————————————
  纪清玦杀红了眼,长剑亦或是九节鞭,那些废物脓包的大禹军都不是他的对手。
  只是他未全解的药性终究是影响了他的武功,身边的侍卫一个又一个的死去。只剩他一人,像一尊黑衣阎王,满身染血一身伤痕守在佛塔面前。
  他似是再也支撑不住,身子一软单膝跪地,唯用长剑支撑着。
  那些大禹士兵似是以为胜券在握,一股脑朝他持刀看来。
  纪清玦唇角勾起一个冰寒至极的冷笑,将那一卷离火掷入人群,唇齿微动。
  那冲天的火光在人群中炸开,一个传染一个,生生将这群围堵着他的人全烧了个一干二净。
  他唇边的冷笑在这漫天火光之中看得人心生畏惧。
  -
  人体燃烧的难闻气味刺激着鼻息,纪清玦左手持鞭右手执剑立在朱门前,眼看着一个人从漫天火光和烟尘尽散中缓缓向他走来。他身后是乌泱泱的大禹士兵。
  脸还是那张摄人心魂的脸,明明他们早上才缠绵悱恻,可如今,纪清玦只觉得他陌生的可怕。
  -
  “你为什么不好好躺着。”哑巴的声音原来是那般清冷好听。
  纪清玦露着一个惨然的笑,直直的望着来人:“原来你会说话?你究竟还骗了我多少,你对我可曾有一句实话?”
  “我是哑巴,只是哑药可解。”哑巴似是想向他走来,可是他身边站着的纪景却拦住了他。
  “九殿下,纪清玦武艺高强,您怎么贸贸然一个人过去。”
  -
  纪清玦那双又冷又美的眼睛好像不会再有惊讶的情绪。
  他默然的接受了这一切,也在脑海里顺清了思路。
  原来小哑巴不是什么小哑巴,而是大禹的九皇子,千辛万苦来他身边卧薪尝胆三年,只为了今朝这场漂亮的翻身仗。
  而这一切的源头,是因为纪家的叛徒将离火之事,泄露了出去。
  这一切,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一个骗子,骗了他的心,还要毁了他的一切。
  真是好狠的心肠。
  纪清玦冷着眼神,骄矜的对着哑巴一抬下巴,一如初见:“你到底叫什么?”
  哑巴乌黑如墨的眸子已经定定望着他:“赵弦思。折羽沉弦思杳茫的弦思。”
  纪清玦冷哼一声懒得做任何反应,又睨了一眼纪景,淡淡道:“那你呢?不惜全身溃烂而亡也要背叛纪家,为了什么?”
  纪景眼里绽放着奇异的光芒,贪婪的看着那些还在燃烧着的士兵,“我只是想看看,我们纪家的离火,究竟是怎么样的。真是太美了……”Fxsw.org

推荐文章

婚约[ABO]

景帝纪事

春风渡关山

谢兄,你身材走形了

鱼龙幻

梅花三弄撞四下

鬼僧谈之无极

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和月梨花瘦

上一篇:婚约[ABO]

下一篇:春山夜带刀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作者的昵称是玲奈和麻友吗hhhhh闭粉狂喜!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这关系也太。。。原谅我智商不够
攻是真的渣,实锤了,凭什么把师父的幸福夺走灭师父的国最后还能获得幸福
看完心情复杂。没有受的话这个故事就是个妥妥be。看完攻的回忆也依旧觉得。。。攻是真对不起白月光
还没看先看了评论,就想知道白月光做错了什么?这么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看到这里没再看了_(:з)∠)_,跟古代深闺大小姐一样柔弱可怜又无助只能跟娇花一样被蹂躏摧残的男人戳到我雷点了……啊我要去看两眼石榴姐。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攻在白月光心里本来就不是特别重要,攻挺在乎他的, 他最重要的不是攻 一心要杀他,还是受最好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
哇这个文案 可以换成白月光把攻渣杀了,受失忆了,受长得像白月光,让白月光想起攻原先的时光|符合伪替身和人设 还是我萌的cp(*/ω\*)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