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和月梨花瘦(39)

作者:激辣鼠女 时间:2019-07-08 20:16:00 标签:玄幻 治愈

  逐渐的,门外的声音轻了下去,逐渐消散。
  颜暮雪松了一口气,可还是听话的拿手捂着嘴。
  -
  也不知过了多久,颜暮雪只觉得越来越难受,在这么狭小的空间下他逐渐呼吸不畅。颜暮雪的手无力的垂着,再也没有捂嘴的力气。
  他有些想出去,可是又害怕。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忽然在门外响起,颜暮雪死死地咬着唇,有些害怕的看着柜门。他翻遍全身也没找到一件可以防身的东西,只能将自己藏身在衣服里面,手指攥着一件长衫,指尖微微泛白。
  他听见那脚步声逐渐靠近他所在的衣柜,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
  门吱呀一声被打了开来。
  颜暮雪绝望的流着眼泪。
  来人拨开衣衫,虽然屋子里面昏暗异常,可借着月色还是发现了躲在衣柜的颜暮雪。
  逆着光,颜暮雪看不清这人的脸,身子下意识的颤抖起来。直到这个人攥着他的手腕将他拖到了自己怀里,颜暮雪圆睁着眼,喃喃的喊了声:“哥哥?”
  颜辰景身上还带着一些血腥气,腰间的佩刀好整以暇的插在刀鞘里,整个人的气质就像一柄锋利的刀。
  他一把抱起颜暮雪,边走边解释:“我那队人半路遇到了萧骐,他被叛军伤的很重,但还是告诉我你躲在这里了。我们一路清了叛军过来的,要快些去和陛下会合。”
  颜暮雪又害怕又惊喜的躲在哥哥怀里,他看到浓烟滚滚火光一片,圆睁着眼甚是错愕:“萧侍卫没事吧?……叛军?怎么会进宫的?”
  哥哥抱着他步履如飞,却还气定神闲的与他解释:“他没大碍。姓纪的兄妹用了虎符,打着清君侧的名号要杀你。不过这一切都是赵弦思布的局,他早有准备将那些叛军反杀。只是你偷偷出去……不过暮雪你别怕,哥哥在。”
  颜暮雪捏了捏他哥的衣襟,脸色苍白道:“我、我不怕的,只是都怪我,那么、那么任性才会给你们造成麻烦,都是我害了萧侍卫的。”
  “不怪你。”
  -
  前方密集的箭阵看得人心乱如麻,两方人马厮杀交战的模样甚是可怖。宫墙之下满是鲜血,那叛军似是从妃嫔居住的那片过去一路杀过去的。颜暮雪满脸惊骇的看着眼前恐怖的景象,害怕的身子打颤,他紧紧闭着眼说不出话来。
  颜辰景绕开那些人,抱着颜暮雪直奔养心殿外的琉璃瓦,空气里满满的焦灼味道刺激着颜暮雪的鼻息。那些烧之不尽的火也似曾相识……
  他满脸苍白的看着这漫天火光和鲜血淋漓,脑袋一阵阵抽痛起来,不属于他的那片记忆开始蠢蠢欲动。
  他透过那些星光月影似是看见了一个明黄色的身影高高坠落,宛如一只自由的鸟儿一路直坠,落地时,大片大片的鲜血……
  颜辰景似是察觉到怀里的弟弟模样不对,赶忙将人放置在琉璃瓦上,手背贴到他的额间:“怎么了?”
  颜暮雪摇摇头,看了看殿顶琉璃瓦上好整以暇举着弓箭瞄准叛军的羽林军,悬着的心稍稍罗了些。
  他垂着眼眸看见赵弦思手持长剑,信步悠然的模样完全看不出他在杀人。
  颜暮雪这才勾起一抹清淡的笑容,伸手抓着哥哥的手臂,嘴上喃喃道:“他没事就好,他没事就好。”
  颜辰景心疼的拧起眉毛:“你知不知道自己差点死了?如果不是萧骐引开那队人,你以为我还能完好无损的把你救回来吗!第一时间就去想皇帝有没有事干什么,他自然比你安全的多了,你……”
  颜暮雪抬手捂住了哥哥一直说话的嘴,抿起唇眼睛亮亮的:“可是他受伤我会心疼,别说了哥哥。你、你能不能送我回养心殿……”
  颜辰景看了自家弟弟好半天,最后还是认命的抱起弟弟。足尖轻点,悄无声息的带着人回了养心殿里边。那些叛军没可能进到里面来,倒是安全得很。颜辰景也顾不上太多,大步流星的走进了暖阁里,直接将弟弟按在了暖榻上。
  “好好休息,不准出去。”
  言罢他又似风一般冲了出去。
  -
  小六子满脸焦急的看着颜公子有没有受伤,还好颜公子既没伤着也没碰着,他赶紧拿了干净的衣服给颜暮雪换。
  颜暮雪心里着急,急匆匆的换了衣服便要出去。
  小六子张开手挡着他的路,这会儿他说什么也不能让颜暮雪再出去了啊。
  “小六子……我担心陛下,你让我出去看看。”
  小六子比他还急:“颜公子,你好好待在暖阁里安安全全的,陛下才能安心啊。”
  颜暮雪张了张唇,最后什么都没说,只是乖巧的靠在门边听着外边的动静,也不再闹着要出去了。
  ————————————————
  纪景纪柔输的一败涂地。
  纪柔饮恨而终,咬碎了自小种在体内的蛊,自尽了。
  纪景却还在苟延残喘,瘫在地上满身鲜血,眼神却还贪婪的看着那不灭不散的离火。
  他的眼睛直直的望着皇帝,呼吸渐渐急促:“微臣……谢过陛下……能让微臣……临死前……还能再见一次……离火……”
  他喉间的鲜血争先恐后的溢了出来,断了气。
  纪景死了,死在了诅咒反噬里。因为他身体里的蛊虫在他死后化形钻了出来,被赵弦思一剑斩了个稀碎。
  他看也未看这些人,将长剑扔给侍卫,转身便往养心殿的方向走。
  -
  外边的吵闹声逐渐轻了起来,那火光也因为烧无可烧,渐渐消散。
  颜暮雪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他站起身,捏着衣角小跑着。
  此时此刻,他只想见见赵弦思,抱抱他的皇帝,摸摸皇帝那张好看的脸。
  殿外还未来得及点灯,今夜无风无月只有几颗星星挂在天上,黯淡无光。
  雨从颜辰景抱他回来的时候就开始下了,略略冲淡了空气中浓郁的血腥味。
  颜暮雪踢踢踏踏的跑上小木桥。
  只是因为下着雨,这拱桥着实滑了些。
  他看见赵弦思在对面,正朝他走来。颜暮雪高兴地笑了出来,又忍不住跑快了些,可是脚底打滑他身子一歪,直直撞到了一边的栏杆。
  屋漏偏逢连夜雨,那栏杆也不知是不是年久失修,被他一靠竟直接断了。颜暮雪只来得及惊叫一声便落入水中。
  “暮雪!”赵弦思撕心裂肺的喊声回荡在耳边。
  碧绿的池水将颜暮雪包围,水冷的像冰冷的刀子,侵蚀着他的肌肤。他似是看见他赵弦思向他跑来,奋不顾身的推开侍卫,噗通一声跃入水中。
  颜暮雪却安然的闭着眼,嘴角噙着笑,放任身子沉入水里。
  他什么也听不见了……
  可惜他没办法完成和赵弦思的大婚了,真的好遗憾啊……
  ————————————————
  赵弦思将人从冰冷的池子里抱了出来,一遍一遍给他渡气,可是怀里的人一点反应都没有给他。
  眼眶里忽然掉落的眼泪,混合着雨水划过颜暮雪的脸颊。
  赵弦思哭了。
  没有一点声音,左眼一滴清泪不停地往下流,在那张过分好看的脸上留下一道泪痕。
  颜辰景绝望的,不可置信的看着皇帝怀里一动不动的弟弟,他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
  颜暮雪的手指忽然动了动。
  “咳——”
  他忽然开始往上呛水。
  赵弦思整个人回过神来,不管不顾的大喊着:“他还活着,还活着,太医——太医,文墨若!”


第40章
  颜暮雪悠悠醒转过来,入目之处是从未见过的盛景。
  夜色沉沉,一轮明月高高挂着,云卷云舒天淡天青。
  他困惑至极,望着那轮皎月,又看了看自己所在的地方。
  他仰躺在梨花之上,随着碧波荡漾往某个方向缓缓飘去。
  纯白的梨花花瓣随微风摇摆着,颜暮雪发觉自己躺在花心睡得很是安稳。
  除了天边一轮皎月,唯一的光亮便是不远处轻轻晃动的明火。
  夜空中还浮浮沉沉着许多浅浅透明的光圈……
  -
  颜暮雪沉思的表情逐渐舒展,颊边梨涡若隐若现。
  自己如今,约莫是在编织的美梦之中吧。
  只是这地方好生奇怪,漫无边际的池水,飘飘荡荡的梨花,无风无月,饱满的圆月触手可及。
  他微微弯了眼角,对着明月伸出手,任由水流推着梨花往前飘。
  待靠近了才发觉,那明火竟然是那盏琉璃雪灯。
  它高高的浮空着,稳稳当当的悬在半空中。
  -
  颜暮雪感觉身下的梨花停了下来,他才缓缓睁开眼。
  原来他身边也停留着一朵一模一样的纯白梨花。
  颜暮雪直起身子来,怔怔的看着那个躺着的少年。
  他明明在画上见过很多次纪清玦,可是等他亲眼见到这个人,依旧是心头大震。
  纪清玦的脸确实和他一模一样。
  只是他左眼下边还有一颗鲜红的泪痣,紧紧闭合着双眼,睫毛又长又密,伏在眼睑宛如两把小扇子。
  颜暮雪的眼尾是微微向下的,带着可怜又无辜的味道。
  可是纪清玦的眼尾略略上翘着,紧紧抿起的唇也是极淡的粉色。
  一身黑衣如墨,皮肤雪白,身体却甚是清瘦。
  虽然一副将醒未醒的模样,却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气场。
  虽然这么说很有夸自己的嫌疑,可是颜暮雪还是忍不住感叹了一句,纪清玦长得真好看。
  又冷又美的,不像自己……
  -
  就在颜暮雪出神的时候,不自觉对上了一双乌黑狭长的眼眸。
  颜暮雪回过神来,欣喜的看着他的眼睛:“你醒啦?”
  见这人没什么反应,竟还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纪清玦一双漆黑的眼珠直直的盯着他,颜暮雪竟也不觉得怕。
  纪清玦忽然伸手,一把扣住了颜暮雪在他面前乱晃的手腕将人拉向自己,乌木般的黑色瞳孔褪去了最初的困惑,明亮的吓人。
  所幸颜暮雪早就试过了,无论他怎么乱动,都是不会从这朵梨花上边翻下去的。
  “你,为什么——”
  他的声音清澈干净,是极为好听的少年音。
  只是他话未说完便戛然而止,瞬间消失在颜暮雪的面前。
  -
  颜暮雪的手还伸在半空中,亲眼看着一个大活人从眼前突然消失真的是太过刺激。
  不过他转念一想,既然这里是梦境,如果纪清玦不见了,是不是意味着他醒了啊?Fxsw.org

推荐文章

婚约[ABO]

景帝纪事

春风渡关山

谢兄,你身材走形了

鱼龙幻

梅花三弄撞四下

鬼僧谈之无极

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和月梨花瘦

上一篇:婚约[ABO]

下一篇:春山夜带刀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作者的昵称是玲奈和麻友吗hhhhh闭粉狂喜!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这关系也太。。。原谅我智商不够
攻是真的渣,实锤了,凭什么把师父的幸福夺走灭师父的国最后还能获得幸福
看完心情复杂。没有受的话这个故事就是个妥妥be。看完攻的回忆也依旧觉得。。。攻是真对不起白月光
还没看先看了评论,就想知道白月光做错了什么?这么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看到这里没再看了_(:з)∠)_,跟古代深闺大小姐一样柔弱可怜又无助只能跟娇花一样被蹂躏摧残的男人戳到我雷点了……啊我要去看两眼石榴姐。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攻在白月光心里本来就不是特别重要,攻挺在乎他的, 他最重要的不是攻 一心要杀他,还是受最好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
哇这个文案 可以换成白月光把攻渣杀了,受失忆了,受长得像白月光,让白月光想起攻原先的时光|符合伪替身和人设 还是我萌的cp(*/ω\*)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