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和月梨花瘦(23)

作者:激辣鼠女 时间:2019-07-08 20:16:00 标签:玄幻 治愈

  颜暮雪正坐在榻上揉着小肚皮消食呢,一边回味着,刚刚的烤肉实在是太诱人啦,他忍不住多吃了些。结果他那个娇气的胃又难受起来了。
  赵弦思进来便看见他这副恹恹的小模样。
  刚刚见颜暮雪不听话吃了那么多烤肉他便知道,这会儿小猫定然会腻的难受。
  所幸赵弦思随行带的太医药箱里备着消食药,他喂颜暮雪吃了两颗,这才止住了腻。
  “还敢不敢贪嘴了?”赵弦思捏了捏颜暮雪软软的脸颊,故意问道。
  颜暮雪委屈的扁扁嘴,每次多吃一些,他那个娇气的胃就闹事,他是真的再也不敢贪嘴了。
  “唔……再也不敢了。”
  赵弦思笑着覆在颜暮雪手上,替他揉揉肚子,
  颜暮雪舒服的轻哼了一声,像一只吃饱喝足后餍足伸懒腰的小猫咪似的。
  ————————————————
  直到赵弦思的手从肚子上越揉越往下……
  颜暮雪红着脸捉住了皇帝那只不安分的爪子。
  赵弦思将脸埋在颜暮雪的颈间,吻了吻那雪白的脖子,故作生气的说:“脸上的伤都快好了还不让朕碰?”
  颜暮雪无辜的看着他,明明就是这个人说不影响自己养伤的,现在居然倒打一耙。
  他非常小声的说了句:“我哪有不让你碰……”
  明明亲亲捏捏抱抱那么多次啊。
  “我只是、只是不喜欢在马车上……”颜暮雪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赵弦思的亲吻又热烈了几分。直到连喉咙都被人连吻带咬的纠缠着。
  赵弦思撑着手肘望着怀里的人,指尖描绘着他的轮廓,又落下些许温柔的亲吻。
  颜暮雪被他亲的晕晕乎乎的,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衣襟早被这个人划开了。
  赵弦思手上还捏着他藏在床头矮柜最底层的那本春宫图册。
  赵弦思随意翻了一页,又递到颜暮雪面前给他看。
  颜暮雪紧紧闭着眼睛,一副我就是不要看的模样。
  赵弦思轻笑着咬了咬颜暮雪的耳朵,轻声道:“真的不看?”
  颜暮雪委委屈屈的睁开眼睛,随意的瞥了一眼,揪了揪自己的衣襟,软声答道:“看、看过了。”
  赵弦思拉开他抵挡的双手,一点点剥着怀里人的衣服,唇角勾着不怀好意的笑,“明日起便得过清心寡欲的日子了。朕今晚可不会轻易的饶过你哦,哭鼻子和求饶都没用。”
  颜暮雪咬了咬唇,只是怯怯地问了声:“真、真的?”
  “自然是真的,朕往年祈福可从不带妃嫔。”
  颜暮雪乖软的将双手放在两侧,手指揪了揪身下的床单,“那……随你想做什么都、都行……”
  ————————————————
  赵弦思将人按在床褥上,身体挤进颜暮雪的双腿之间,双臂撑在两侧。
  颜暮雪有些难受的将脑袋枕在软枕上,微微闭着眼,感受着赵弦思自上而下的亲吻。双腿屈了起来却又不敢动弹。
  他的衣衫褪尽,凌乱的散落在地上。赵弦思也是赤条条的,与他坦诚相见。
  马车也不知是用了什么材质的牛皮纸糊了两层,外边的冷风一丝半点都透不进来,又点着暖炉,即便是一丝/不挂,也不觉着冷。还有便是隔音效果也甚好呢。
  二人光是热烈的接吻便出了一身细腻的薄汗。
  颜暮雪伸手抱着自己的腿弯,双腿大开的姿势实在太过羞耻。
  赵弦思含着颜暮雪粉/嫩的乳尖,用舌头轻轻舔弄着,一边用涂抹了脂膏的手指开拓着那紧致的粉穴。
  他又吸又咬的粗暴对待着少年嫣红的乳尖,就连乳晕也没放过。
  “唔……嗯……牙齿、碰到了啦……”
  颜暮雪的乳尖特别敏感,就是被摸一把,乳珠也会不争气的挺立起来。更别说被人这样粗暴的吃着舔着了,小/穴那儿传来的阵阵酥麻感也让他眩晕。
  明明是他自己说的随便赵弦思怎么做都好,可是现在他又有些退缩了。
  赵弦思抽出戳刺着粉穴的两指,指尖还带出了些许淫/水。
  颜小猫原本青涩的身子早就被他调教的敏感至极,怕是连小/穴都已经深深记住自己肉/棒的形状了吧。
  赵弦思按着颜暮雪的腿弯,将他的腿折在胸前,脚踝抵在自己的肩上。粗硬的肉/棒还在湿润的粉穴入口摩擦着,这个角度,颜暮雪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自己的小/穴是怎么一缩一缩的渴望着男人的肉/棒。
  后/穴深处被彻底填满的那一刻,他舒服的发出一声满足的低吟,双手虚虚的按在赵弦思手腕上,随着男人的大力操干,整个身子都轻轻摇晃着。
  颜暮雪紧紧咬着牙,试图吞下那些快乐的浪叫,他害怕被人听见,明明外面便是皇帝的随行手下……他们却在马车里做这档子事,后知后觉的羞耻感侵蚀着他的神经。
  可是他如今整个人被赵弦思压在床榻之上,承受着皇帝深深的顶弄,车厢里回荡着激烈的啪啪声,年轻肉/体之间碰撞发出的淫靡声音令人面红耳赤。
  许是赵弦思真的忍了许久,他的每一下抽/插都那么重那么深,深深的顶弄进颜暮雪的后/穴深处,恨不得连囊袋也尽数插入。
  颜暮雪的神智都快被他顶飞了,伴随着男人滚烫的精/液射入自己久未承受雨露的干涩甬道,自己的分身也开始猛烈的射/精。
  自己身上,皇帝身上,都沾上了自己的白浊。
  颜暮雪害羞的遮住了脸,又一次不争气的被赵弦思插射了……
  ————————————————
  颜暮雪失神的躺在榻上望着马车的车顶,后/穴里的精/液似乎在倒流着,刚刚被欺负过的小/穴又湿又软。他委委屈屈的合着自己的腿,便发觉赵弦思不知从哪弄来了热水,正在给自己清理身子……
  颜暮雪晕晕乎乎的,只觉得皇帝的手指在抠挖着小/穴里的精/液。
  温热柔软的面巾擦拭着自己的身子……
  待皇帝清理完两个人的东西给自己换上干净的衣衫之后他才发觉哪里不对。
  颜暮雪伸手揪了揪赵弦思的衣袖,声音软软的哑哑的:“不是说……随便你吗?”
  赵弦思闻言微微有些诧异,但很快便挂上高深莫测的笑,俯耳对颜暮雪轻声说道:“一次都满足不了你了?”
  颜暮雪的脸一点点泛着红,他明明不是这个意思,明明是皇帝说不会轻易放过他的,刚刚还、还威胁自己。
  “我才没有……”
  赵弦思只是抱着他亲了亲将他的话堵在唇间,复又笑道:“那便记着,祈福结束再好好收拾你。色小猫。”
  颜暮雪拿手轻轻的推他,声音还是甜甜软软的:“我才不色……”


第24章
  颜暮雪恹恹的在马车里躺了一日,脑袋枕在赵弦思腿上,就连睡着了手上还轻轻捏着皇帝的衣角。
  直到他们这群人浩浩荡荡的上了山,入了太和宫,赵弦思才把半梦半醒的颜暮雪抱下马车。
  颜暮雪被冷风一吹,那些困唧唧也消散了大半,抬眼便看见身边那么多人。
  他赶忙拍了拍赵弦思的手臂,示意他把自己放下来。
  后又缩在皇帝身后,一副试图把自己藏起来的天真模样。
  赵弦思只是宠溺的握着颜暮雪的手,将人带进了道观。
  这里是皇家道观,年年祈福都在此处。道观如今的掌门真人名为清虚道长,也是赵弦思的老熟人了。琉璃雪灯在江南停留之事,也是清虚道长演算出来的。
  他今次来带上颜暮雪,一为祈福,二为私心。
  ————————————————
  赵弦思让颜暮雪先去歇息的地方,他则有些事还要处理。
  颜暮雪只是乖顺的带着仆人先行去住宿的房间了。
  引路的小道童带着颜暮雪来到道观里供人歇息的客房。
  虽有些冷清简朴,但看着也是十分干净的,推门而入,里边的陈设倒是极为典雅。
  四周的风景也是极美的,这太和宫本就在深山之上,连空气都格外清新。呼吸吐纳之间,心中浊气尽散。
  颜暮雪是单独一间屋子的,虽然格局小了些,但是陈设精致还有些道家特色,他倒是还算喜欢的。
  小道童说这几间屋子都是给贵客住的。颜暮雪看了看四周,竟然还有一片幽静竹林,他越发满意起来了。
  道观也命人送上了斋饭,倒也是极为贴心。
  颜暮雪是个不挑食的,他原本也没那么爱吃肉,如今食素便也不觉得为难。
  倒是不知道赵弦思能不能吃得惯了。
  颜暮雪咬咬筷子,心里想着赵弦思来这儿住上十几日果然是折磨啊。
  他偷偷笑了起来,唇角勾着甜甜的弧度,原本在一旁候着的小道童不知不觉之间竟看他看痴了……
  ————————————————
  “咳。”
  赵弦思和清虚道长聊了几句便掐着点回来了,没想到就看到颜小猫这副无知无觉招人的模样。他沉着脸将屋子里的人都驱走了。
  颜暮雪看着他忽然沉下来的脸色甚为不解。
  赵弦思看着他这副无知无觉的模样便来气,直接伸手掐住了他的脸颊。
  “以后不许对别人笑,听见没?”
  颜暮雪掰扯着他的大手,觉得皇帝这个要求甚是无理,圆睁着眼睛指责道:“你不能不讲道理的。”
  赵弦思单手掐着他的双颊,把他的小脸捏过来捏过去的玩,还非常不要脸的威胁着:“朕说的话便是道理。以后再敢招人,朕就把你关起来,谁都不让你见。”
  ————————————————
  祈福之事原来是定在最后一日的夜里,还要皇帝亲手放天灯。而之前九日则是要沐浴清修,保持身心的洁净。
  颜暮雪待在自己的客房里偷偷吃着松子糖,原来赵弦思那日说清心寡欲是真的啊。
  他原本还在幸灾乐祸,皇帝每日都要早起去听清虚道长讲经说法,那般辛苦呢。
  可是没等他高兴两日,皇帝每天大清早的先把他弄醒,再半抱半推的把他也带过去了。
  颜暮雪感觉自己像听天书一般,不一会儿便困唧唧了,他坐在赵弦思身后,四周都是小道士。他越听越困,越发觉得那个白胡子道长说的话难以理解。Fxsw.org

推荐文章

婚约[ABO]

景帝纪事

春风渡关山

谢兄,你身材走形了

鱼龙幻

梅花三弄撞四下

鬼僧谈之无极

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和月梨花瘦

上一篇:婚约[ABO]

下一篇:春山夜带刀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作者的昵称是玲奈和麻友吗hhhhh闭粉狂喜!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这关系也太。。。原谅我智商不够
攻是真的渣,实锤了,凭什么把师父的幸福夺走灭师父的国最后还能获得幸福
看完心情复杂。没有受的话这个故事就是个妥妥be。看完攻的回忆也依旧觉得。。。攻是真对不起白月光
还没看先看了评论,就想知道白月光做错了什么?这么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看到这里没再看了_(:з)∠)_,跟古代深闺大小姐一样柔弱可怜又无助只能跟娇花一样被蹂躏摧残的男人戳到我雷点了……啊我要去看两眼石榴姐。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攻在白月光心里本来就不是特别重要,攻挺在乎他的, 他最重要的不是攻 一心要杀他,还是受最好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
哇这个文案 可以换成白月光把攻渣杀了,受失忆了,受长得像白月光,让白月光想起攻原先的时光|符合伪替身和人设 还是我萌的cp(*/ω\*)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