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和月梨花瘦(30)

作者:激辣鼠女 时间:2019-07-08 20:16:00 标签:玄幻 治愈

  杜西楼冷冷的瞧着他,忽然挥了挥衣袖,单手掐着颜暮雪的双颊将人按在了木窗上。他声音冰冷的要命:“就你这样还想威胁人?看看你这副软弱没用的德行,多令人恶心。”
  颜暮雪被他掐的痛极,却还是圆睁着眼瞪着他,一副倔强的不肯服输的模样。
  “下毒?他可不配这么轻易的死法。”杜西楼的眼中满满的戾气,可对上颜暮雪的眼睛,又略略带着些恨铁不成钢的气恼:“在这动手,你当我是傻子么?不过是加了点无色无味惹人心悸的药罢了,哪需要什么解药。”
  颜暮雪深吸一口气,道:“你对皇帝下药,你大逆不道……”
  杜西楼无所谓的挑眉:“那你去和皇帝说啊,我等着他砍我脑袋。”
  言罢,又微微眯起眼看着颜暮雪,“与其让你告密,不如我现在把你带回云南藏起来,保准让赵弦思一辈子都找不到。你说他会不会为了个小替身发疯呢?要不要赌一把?”
  银箔面具遮掩下的笑容宛如病态赌徒一般令人不舒服,颜暮雪没由来的心悸,想要摇头可是脸颊都被人掐着。
  “我不要,我、我哪也不去!我不会说出去的,你快点放手啊……”
  杜西楼笑着松了手,低声骂了句:“无药可救的笨蛋。”
  说完便在颜暮雪吃痛的时候便顺着木窗悄无声息的出去了。
  ————————————————
  颜暮雪揉了揉吃痛的脸颊,小声地对着窗外骂了一句:“你才是笨蛋,疯子,讨厌鬼!”
  他对着铜镜抹了好些雪颜膏,脸上的掐痕才淡了些,只能希望明天早上起来,伤痕都能消了吧。
  他恹恹的掀开床幔,漫不经心的坐到床沿,却看见了床榻上一团花布包着的东西。
  颜暮雪想起刚刚杜西楼那个疯子说的话,拿过包袱就想扔,可是抱在怀里又犹豫了起来。
  他蹙着眉头,还是伸手将那包裹打了开来。
  里边只是些衣服发带什么的,还有一卷小巧精致的卷轴。
  颜暮雪只是随意看了一眼那身黑色的衣服,满脸困惑。又伸手将那卷轴打了开来。
  意气风发的黑衣少年跃然纸上,手里握着长剑,姿势行云流水般漂亮。高高束起的长发随风微扬,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揭示着画中人的身份。
  颜暮雪又仔细看了看那幅画,总觉得很是熟悉……
  但是一时之间也想不起,他恹恹的收好了画卷,又看了一眼那身衣服。
  颜暮雪只是将那些东西又重新包好了,放进了自己的行李里。
  他对杜西楼说的那番话,已经表明了决心,既然如此便也不会再轻易的被这些事影响了。
  颜暮雪吸了吸鼻子,软声对自己说:“反正、反正我不要再当小哭包了……”
  等赵弦思醒了,自己一定要……
  颜暮雪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要怎么惩罚臭皇帝,打耳光骂街这种泼妇行为以他的性子是根本不会做的。
  思来想去,他才打定主意。
  等赵弦思醒了,自己一定要狠狠掐他的脸,就像混蛋杜西楼那样用力。


第31章
  颜暮雪晚上没睡好,天蒙蒙亮的时候就醒了。
  他恹恹的洗漱了一番,随意套了件杏色长袍,腰间系着月白色的腰带,上边简单的挂了一块小兔子形状的美玉。乌黑柔软的长发用一根杏色发带束着,隐隐缀着一颗成色上佳模样圆润的珍珠。
  淡棕色的瞳仁里微微闪着潋滟水光,一副半梦半醒的模样。
  颜暮雪揉揉眼睛,哈欠连天的打开了门。
  没想到那个叫萧骐的侍卫还抱着剑在屋外守着。
  颜暮雪困惑的弯了弯眸:“唔,你怎么还在啊,你们不用轮班吗?”
  “我也是刚刚和人交换的。”萧骐还是那副温柔和善的模样,倒是他见到颜暮雪这么早睡醒才比较意外:“颜公子怎么醒的这么早?”
  颜暮雪顺手关上房门,捏了捏衣角:“我睡不着,就想去看看陛下醒了没。”
  萧骐垂着眼,唇角带笑的望着眼前的人:“那颜公子的早点待会也端到陛下房间吧。”
  颜暮雪点点头,小声说了句好。说完便想转身去赵弦思的房间,可是萧骐却喊住了他。
  颜暮雪满脸困惑的看着面前高大的侍卫从怀里掏出一个糖袋子递到自己面前。
  他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没伸手接:“你不用特意去买的,我也不是很喜欢吃糖的……而且你又不让我给你钱,白拿你东西不好的。”
  萧骐虽然被拒绝了却也不觉得尴尬,面色自然的回道:“……真的只是顺手买的,银子的话,颜公子回宫让小六子公公给我便好。”
  颜暮雪捏着衣角纠结了半天,想着既然别人愿意收钱,那只要自己回宫让小六子补给他,便也不算占便宜了吧?
  他还是接过了那个糖袋子,软软的说了声谢谢,这才推开皇帝的房门走了进去。
  那日在厨房质问萧骐的侍卫将刚刚发生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他实在是忍不住了,汗涔涔的看着萧骐的脖子,怎么觉得那颗脑袋这么晃悠呢?
  他走到萧骐身边,竭力压低自己的声音:“萧大爷,求你惜命好吗。”
  萧骐不解的看了他一眼:“只是送糖,没这么严重吧。我只是觉得颜公子挺像我弟弟的。”
  那侍卫白眼都要翻上天了:“那就拜托你回家给你弟弟送糖去,别去招惹陛下的心肝宝贝了好不好。”
  萧骐无奈,干脆闭嘴不再说话。
  ————————————————
  颜暮雪见赵弦思还是没醒,便吩咐小二送了热水来,亲自给他洗漱。
  做完这一切,客栈的早饭也送了上来。
  可口的小米粥和烧饼油条,简简单单,但是颜暮雪还挺喜欢的。毕竟他昨天一整天都没怎么吃东西,现在倒是很开胃。
  吃完早饭,他又恹恹的坐在床沿看着昏迷不醒的皇帝,将这人骨节分明的大手握在手心里,感受着他的温度。
  淮公公也端着皇帝的药过来了,颜暮雪还是用上次的方法嘴对嘴给赵弦思喂了药。
  喂完药他顺手打开了那个糖袋子,捏了一颗松子糖放在嘴里缓解了嘴里的苦涩。
  随行太医也过来给赵弦思换药了,颜暮雪便让淮公公在一旁伺候,自己端着空碗下了楼。
  -
  刚刚送完空碗,偏偏倒霉的在木楼梯转角遇到了杜西楼。
  颜暮雪捏了捏衣角,垂着脸想快步走过这人身边。
  可是这个面具混蛋一把拽着他的衣袖,将他困在了隐蔽的角落。
  颜暮雪气哼哼的抬眼瞪着杜西楼:“你又想做什么啊?”
  那张银箔面具覆着的脸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只是声音带着些许令人生厌的嘲弄:“没什么,只是来和你道个别罢了。”
  颜暮雪的眼神一秒变欣喜:“你要走了啊?”
  杜西楼微微眯起眼:“这么高兴?说真的,不如和我回云南啊。”
  颜暮雪想也不想就拒绝了:“我才不要,你、你快点走吧,不然等陛下醒了,没你、没你好果子吃……”
  杜西楼一把捏起他的鼻子往上推,声音凉凉的:“哟,还敢威胁人呢。”
  颜暮雪被他捏的难受,伸手挣扎起来。
  杜西楼轻易的拿捏住他的手腕,又将他的手虚虚的按在自己的面具上,喑哑的声音带了些许魅惑:“喂,你想不想看我面具下的脸啊?”
  颜暮雪蹙了蹙眉,只想抽回自己的手,“不想看。”
  杜西楼却置若罔闻,松开了颜暮雪的手,又自顾自的抬手略略掀起了面具的一角。
  颜暮雪虽然说着不想看,眼神却还是诚实的往上飘。
  颜暮雪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杜西楼的这张脸,一张被划得支离破碎看不出一丝半分原本眉目的脸。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映在这张称得上恐怖的脸上,眼尾微微上挑的弧度都带着清冷的嘲讽。
  片刻之后杜西楼又覆上了那面具,在颜暮雪还在按着心口喘气的时候便转身走了。
  -
  颜暮雪咬着唇想要把他那张脸从自己脑海里驱逐出去,这才往外走了两步,便瞧见一个侍卫朝他走来,还说着陛下醒了……
  ————————————————
  颜暮雪推门而入的时候,看见赵弦思靠坐在床头,肩上的伤刚刚换了新的纱布。而淮公公正端着碗,似是要喂粥的模样。
  颜暮雪小跑着过去,先小心翼翼的接过了淮公公手里的粥碗,又坐在床沿,对着粥碗轻轻吹了吹。待粥不那么烫口,颜暮雪才捏着汤匙开始给赵弦思喂粥。
  赵弦思大病初愈的模样格外惹人心疼,面色也是惨白惨白的,颜暮雪看着他这副模样,原本想好的捏脸报复早就忘了。只是蹙着眉头忧心忡忡的望着眼前人。
  赵弦思见到颜暮雪这个模样,心里倒是甜蜜的很,他张着嘴,任由颜小猫一口一口给自己喂粥。
  那粥明明是微咸的皮蛋瘦肉粥,赵弦思愣是品出了些许蜜糖的味道。
  颜暮雪喂完一碗粥,在淮公公拿走空碗的时候又抬眼看着他,软声问着:“就一碗粥吗……他一天没吃东西了,还有别的吗。”
  淮公公笑道:“太医吩咐的,陛下初醒,要吃些清淡的。再过几个时辰才能端些丰富的吃食来。”
  颜暮雪点点头,说了声好。
  忽然发觉双手被人交叠着握在手心,颜暮雪愣愣的转过脸,便看见赵弦思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
  适才他刚醒,淮海就迫不及待的和他说了自己昏迷的这一天,颜小猫是何等的心焦,都不知道抹了几次眼泪了,还嘴对嘴给自己喂药。
  他自然知道颜暮雪有多怕喝苦药,也知道他每次喝了苦药便睡不着的事。
  赵弦思忍不住抬手摸了摸颜暮雪秀气的脸庞,笑道:“怎么不坐近些?”
  颜暮雪咬了咬下唇,吸了吸鼻子,忍不住抬眼看了看满屋子的人……
  最后还是乖顺的坐到了离皇帝咫尺之遥的地方。
  “伤……还疼吗?”
  赵弦思捏了捏他的手心:“疼啊,疼死朕了。”
  眼看着小猫漂亮的圆眼睛里缓缓蓄满眼泪,可偏偏还要竭力忍住不哭的可爱样子,赵弦思忍不住伸手按了按他的后颈。
  “都怪我说要去吃馄饨的……”颜暮雪揉了揉眼睛,胡乱的把眼里的潋滟水色都抹去了。Fxsw.org

推荐文章

婚约[ABO]

景帝纪事

春风渡关山

谢兄,你身材走形了

鱼龙幻

梅花三弄撞四下

鬼僧谈之无极

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和月梨花瘦

上一篇:婚约[ABO]

下一篇:春山夜带刀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作者的昵称是玲奈和麻友吗hhhhh闭粉狂喜!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这关系也太。。。原谅我智商不够
攻是真的渣,实锤了,凭什么把师父的幸福夺走灭师父的国最后还能获得幸福
看完心情复杂。没有受的话这个故事就是个妥妥be。看完攻的回忆也依旧觉得。。。攻是真对不起白月光
还没看先看了评论,就想知道白月光做错了什么?这么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看到这里没再看了_(:з)∠)_,跟古代深闺大小姐一样柔弱可怜又无助只能跟娇花一样被蹂躏摧残的男人戳到我雷点了……啊我要去看两眼石榴姐。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攻在白月光心里本来就不是特别重要,攻挺在乎他的, 他最重要的不是攻 一心要杀他,还是受最好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
哇这个文案 可以换成白月光把攻渣杀了,受失忆了,受长得像白月光,让白月光想起攻原先的时光|符合伪替身和人设 还是我萌的cp(*/ω\*)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