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和月梨花瘦(36)

作者:激辣鼠女 时间:2019-07-08 20:16:00 标签:玄幻 治愈

  颜暮雪只是甜笑着喊了声哥哥,但也乖乖的从赵弦思身上跳下来了。
  颜辰景习惯性的去揪弟弟的脸,却被赵弦思不着痕迹的挡住了去路。
  更可恶的是自己弟弟还笑嘻嘻的从赵弦思身后露着一张小脸来,拿一双圆眼睛无辜的看着自己。
  颜辰景:……
  赵弦思牵起颜暮雪的手,只留下一句带暮雪出门逛逛便无视大舅子的敌视,施施然的走了。
  ————————————————
  这段时日,临安府这边恰好是一年一度的花灯节。
  不过赵弦思是想找家有名的玉石铺子,将那两颗鲛珠打磨成一对坠子。天色尚早,店家刚刚接了单子也没那么快做完,赵弦思便带着颜暮雪四处逛了起来。
  颜小猫是个极好养活的小笨蛋。
  既不讨要珠宝首饰也不在意金银,就连给家里人谋高官职务这种事也想不到。
  只是捧着一颗盛满爱意的真心放到他掌心把玩,永远一副满心满眼只有自己的模样。
  不知不觉之间,赵弦思对颜暮雪的占有欲,都快到了自己无法掌控的地步了。
  -
  颜暮雪吃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杏花斋蟹粉小笼和云吞面,满足的要命。
  只不过他有个小毛病,只爱吃云吞不爱吃面条。
  赵弦思也发现了,便将自己碗里的云吞都拨给了他,而颜暮雪碗里的面则被他解决了。那些精致的蟹粉小笼,也一个都没和颜暮雪抢。
  但是颜暮雪哪里吃得下那么多啊,最后一个一个的都亲手喂给了皇帝。
  淮公公立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他伺候陛下这么久了,何曾见过陛下这般模样啊。
  他又觉得,这两人此刻就像俗世里的一对平凡夫夫,这光景看上去倒也很不错。
  -
  赵弦思就这样牵着颜暮雪的手从南逛到北,一路吃吃喝喝,还买了一堆小玩意,待天色渐黑才回了玉石铺子。
  那坠子也已经打磨好,纯银的链子和链扣,墨黑的鲛珠被完好的包裹着,唯有链扣上有着些许分别。似是星月之别。
  赵弦思抿起唇,笑着让颜暮雪自己选。
  颜暮雪歪着脑袋有些困惑,他好像没看出来两条链子有什么分别,便随手选走了星星的那条。
  赵弦思微挑眉尖,亲手为颜暮雪戴上项链。
  颜暮雪笑得眉眼弯弯,也取了项链,踮着脚尖给赵弦思戴上。
  ————————————————
  和家人用过晚饭后,颜夫人终于喊颜暮雪单独说话了。
  也没什么大事,不过是娘亲太久没见自己的儿子,忍不住倾诉衷肠。
  颜爹爹也关心了小儿子几句,他们也知道皇帝对颜暮雪极为宠爱,都爱屋及乌对颜家人也十分客气了。原本担心小儿子在后宫里会受人欺负的颜夫人也才真正安心。
  颜暮雪也乖乖的和爹娘闲话家常一番才告别。
  只是刚走到门口便看见了哥哥站在那儿,也不知道听了多久了。
  “哥哥?”颜暮雪抿着唇笑,伸手捏了捏他哥的衣袖:“怎么不进去呀?”
  颜辰景轻笑:“我日日都能见着爹娘的,哪像你难得回来一次。”
  言罢又对着爹娘微微颔首,又伸手呼噜了一把傻弟弟的脑袋:“走走走,去我屋里,我有话和你说。”
  颜暮雪乖顺的被哥哥揽着肩推着往前走。
  -
  颜暮雪捏起一块雪花酥细嚼慢咽,汗涔涔的看了一眼桌上满满当当的甜食点心。
  “哥……你这也太夸张了吧,我哪吃得下这么多?”
  而且今天在外面也吃了那么多街边小吃呢,吃晚饭的时候他就没什么胃口了。
  颜暮雪严肃的板着脸:“那就每样都吃一点好了。”
  颜暮雪有些无奈的看着他哥,软着声音撒娇:“哥……”
  颜辰景倒很是受用,只是定定的看着自家弟弟,轻轻地哼了一声:“就想着早点回去见你的皇帝是不是。”
  颜暮雪心事被拆穿,脸上有些红红的:“哪有啊,哥哥找我说话,我也很开心啊。”
  “真的?”颜辰景很是怀疑。
  颜暮雪抿着唇笑,捏起桂花糕就往哥哥嘴里塞。颜辰景张嘴吃了下去,眼睛一瞥倒是隐隐约约看见了颜暮雪脖子里挂着的物件。
  他大手一伸便将那坠子从弟弟脖子里勾了出来。
  只见颜辰景出神的看着那颗墨色鲛珠,沉默半晌,声音有些艰涩:“鲛珠,你也送出去了?”
  颜暮雪小心翼翼的将坠子从哥哥手里拿回来,极为宝贝的放进衣领里,“送、送了呀,陛下让人打了两个坠子,我们一人一个,这个是聘礼呀……咦,原来哥哥知道这是鲛珠啊,那你小时候还骗我说是玻璃珠子噢……”
  颜辰景的神情有些难以言喻的落寞,也没有接话。半晌才叹了一口气,起身在书案那找出那个和颜暮雪一模一样的紫檀木锦盒。
  他将锦盒打了开来,两颗晶莹饱满,光滑圆润的白色鲛珠便露了出来。
  颜暮雪忍不住哇了一声,伸手摸了摸那白色鲛珠,抬脸软软的笑着:“哥哥的鲛珠也很漂亮。”
  颜辰景极轻极淡的笑了一声,将那锦盒又合了起来,拉过弟弟的手,放在了他的掌心上。
  颜暮雪困惑的看着他哥:“给我做什么?这个不是将来要给嫂子的聘礼吗?”
  颜辰景忽然一笑,意味深长地道:“暮雪先帮我保管好不好,等你哥有了心上人你再给我。”
  颜暮雪撇撇嘴:“你自己保管呀,我带回皇宫去万一弄丢了呢?”
  颜辰景不管不顾的把锦盒塞到了弟弟怀里:“就当做我们兄弟之间的约定好不好,暮雪难道不听哥哥话了?”
  颜暮雪无奈的眨眨眼:“那好吧……”
  -
  颜暮雪随意捏了些甜点带着走,便起身和颜辰景告别了。
  只是才刚刚转身站起来,便被人侧着抱了个满怀。
  颜辰景用力的拥抱了一下自己的弟弟,手臂克制的环着弟弟的肩膀,很短暂的一个拥抱。
  松开怀抱后又用力的揉了一下弟弟翘着呆毛的脑袋,笑道:“好了,去找你家皇帝吧,小笨蛋。”
  颜暮雪也侧过脸留给了他一个清甜的微笑,抬手掐了掐哥哥的脸颊,捏着小锦盒头也不回的走了。
  待弟弟的背影再也看不清,颜辰景才垂着眼睑,随手拿起一块颜暮雪咬了一口的雪花酥尝了尝。复又冷着脸将桌上剩下的甜点都清理了。
  ————————————————
  赵弦思自然也发现了那个锦盒,只是他什么也没说,任由颜暮雪将那个锦盒收拾到自己的小包袱里。他就这么好整以暇的坐在桌前,手指轻轻点着桌面,等着颜暮雪自己开口和他说。
  颜暮雪沐浴完,身上满是香甜的栀子花味道,穿着雪白的纱衣踱步过来,脸蛋红扑扑的,看上去可口极了。
  赵弦思拉着手就把人按着侧坐在自己腿上,微微上挑的凤眸就这么盯着颜暮雪。
  颜暮雪在他身上别别扭扭的坐着,还是乖乖开口说了些和爹娘谈话的事。
  赵弦思态度有些冷淡:“还有呢。”
  颜暮雪心虚的抬眼瞧了他一眼,自己就去哥哥那儿小坐了一会儿,这人怎么也知道。
  “就……哥哥找我聊天呀。”
  “那鲛珠呢。”赵弦思单刀直入。
  颜暮雪无辜的眨眨眼:“哥哥说让我先替他保管啊,等他找到心上人了我就还给他。”
  赵弦思沉着目光看着颜暮雪,也不说话,反正就是这么瞧着,看得颜暮雪都困惑了。
  “怎么了吗?你今天真奇怪……”颜暮雪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可赵弦思还是不理他,反倒是有些赌气的侧过脸,清冷的眉尖轻轻蹙着。
  颜暮雪伸手去戳他的脸,这人也不给他回应。他更迷糊了。
  -
  结果,赵弦思冷冷淡淡奇奇怪怪的态度一直持续到他们第二日坐船回京……
  颜暮雪揪着手指,恹恹的喝着牛乳茶,又拿圆眼睛偷看边上看书喝茶的皇帝。
  最后还是他出船舱透气的时候,淮公公忍不住和他暗示。
  陛下醋了。
  -
  颜暮雪回到船舱的时候唇角抿着清甜的弧度,梨涡轻现,看上去招人的要命。他就这么蹑手蹑脚的走到皇帝身前,刷的一下抽走皇帝手里的书,俯身下去在皇帝形状姣好的嘴唇上亲了亲。
  他偷亲的时候害羞的闭着眼睛,自然没能看见赵弦思眼眸里毫不收敛的得意劲儿。


第37章
  颜暮雪回宫之后先是清点了一下带回来的小礼物,一份份整理好,最后才把小包袱里的东西藏到柜子里。他悄悄的打开了纪清玦那张画像,仔细看了看,终于察觉这画法和重锦哥哥送给自己的那幅,一模一样。
  颜暮雪蹙起眉,他知道重锦和兮悠是云南王送上来的,可是重锦竟然和杜西楼有联系么。不然他的画又怎么会在杜西楼手上呢。他是得问问,可也要斟酌如何开口为好。
  -
  兮悠和重锦听闻他回来的消息,也坐着轿子过来瞧他了。
  颜暮雪将带回来的小礼物给了他们一人一份。
  兮悠的眼睛弯的像月牙,又开始放肆的去搂颜暮雪的腰,将脸蛋心满意足的贴在颜暮雪怀里。
  “小暮雪身上的味道永远那么好闻。”
  颜暮雪只能尴尬的任由他抱着自己,面对兮悠的热情他总是有些招架不住。他偷偷瞥了一眼一旁坐着的重锦,那人正把玩着手里的手把件,唇角略略勾着笑,一副温柔美好的美人公子模样。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呢。颜暮雪咬咬唇暗暗想着。
  -
  在兮悠与自己告别之后,颜暮雪才出声将重锦留了下来。兮悠闻言一双秋水剪瞳波光潋滟,委屈的撅起嘴不管不顾的过来抱着颜暮雪的腰。
  “哇,小暮雪好偏心,还要留重锦哥哥说悄悄话,你不爱我了呜呜呜。”
  颜暮雪无力的争辩道:“不、不是呀,我和他有事要谈,你乖一点好不好……”
  兮悠不情不愿的松了手:“哼,谁让我善解人意呢,走了走了。”
  -
  屋子里只剩下颜暮雪和重锦二人,芝兰玉树的美人公子好整以暇的瞧着他,笑着问:“颜公子找我究竟何事。”
  颜暮雪咬咬唇,拿出了那幅画,在重锦面前摊开。
  “这……是你画的对不对。”
  重锦唇边笑意未减,大大方方的承认了。Fxsw.org

推荐文章

婚约[ABO]

景帝纪事

春风渡关山

谢兄,你身材走形了

鱼龙幻

梅花三弄撞四下

鬼僧谈之无极

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和月梨花瘦

上一篇:婚约[ABO]

下一篇:春山夜带刀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作者的昵称是玲奈和麻友吗hhhhh闭粉狂喜!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这关系也太。。。原谅我智商不够
攻是真的渣,实锤了,凭什么把师父的幸福夺走灭师父的国最后还能获得幸福
看完心情复杂。没有受的话这个故事就是个妥妥be。看完攻的回忆也依旧觉得。。。攻是真对不起白月光
还没看先看了评论,就想知道白月光做错了什么?这么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看到这里没再看了_(:з)∠)_,跟古代深闺大小姐一样柔弱可怜又无助只能跟娇花一样被蹂躏摧残的男人戳到我雷点了……啊我要去看两眼石榴姐。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攻在白月光心里本来就不是特别重要,攻挺在乎他的, 他最重要的不是攻 一心要杀他,还是受最好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
哇这个文案 可以换成白月光把攻渣杀了,受失忆了,受长得像白月光,让白月光想起攻原先的时光|符合伪替身和人设 还是我萌的cp(*/ω\*)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