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和月梨花瘦(5)

作者:激辣鼠女 时间:2019-07-08 20:16:00 标签:玄幻 治愈

  屋子里点着暖炉,一丝寒气都没进来。但颜暮雪还是裹着浅色兔毛袄子,手里捂着汤婆子。
  颜暮雪来得匆忙,还未用晚膳,他正觉得饿呢,那边小太监已经贴心传膳了。
  乌黑柔软的长发也用一根海棠色的琉璃玉带束了起来,只余了两缕发丝垂在脸颊两侧。他百无聊赖的坐在寝殿那张红木圆桌前,伸手支着下巴眼巴巴的看着太监小六子布菜。
  小六子查看了放在每道菜里的小银牌,确保未有变色后才让颜暮雪用膳。
  颜暮雪饿极,可是吃相还是极其优雅的。他托着精致瓷碗,用筷子夹了些爱吃的菜小口小口吃着。
  说来奇怪,这御膳房做的这些菜好像就是对着他的口味来的。
  只有甜点也很多,这个不大喜欢。
  小六子在一旁贴心解释:“刘公公已经打点过,颜公子的喜恶也都一一吩咐了御膳房。只是、只是公子府里下人提供的消息有些南辕北辙,故而甜的咸的都做了些。”
  唔,他失忆后口味也变了许多,想来颜府的厨子定是把失忆前自己爱吃甜的事也写了。
  颜暮雪忽然想起小糖罐子四个字,唇角又无意识的挂着柔软笑意。
  他夹起肉片就着香喷喷的米饭吃的无比餍足。
  倒是那些甜点啊都没怎么碰。
  吃饱喝足又吃了药的颜暮雪坐在小圆凳上,下巴磕在圆桌上,又开始放空发呆。
  颜暮雪坐了一会儿又起身,从宫殿这头踱步到宫殿那头,怀里还抱着个汤婆子。
  走累了又坐在屋子中间的紫檀木罗汉榻上,似是在数着自己的手指玩,人也呆呆的不知在想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颜暮雪都快靠在罗汉榻上边睡着了。
  小六子端着一壶茶推门而入,圆脸小太监沏了一盏茶放在那罗汉榻中间的小茶几之上。
  茶盅与小茶几清脆的碰撞声吵醒了颜暮雪。他迷迷瞪瞪的醒转过来,人还迷糊着。
  “颜公子,这是内务府送来的茶,上好的碧螺春呢,是您爱喝的。”
  小太监说话的时候眼神有些闪烁,只是颜暮雪人有些迷糊,也没去注意。
  “噢。”颜暮雪软软的应了一句,拿起茶盅吹了吹便一饮而尽。
  饮了茶,他似乎也清明了些,勾起一个清甜的笑夸了句好喝。
  “桌子上还有,颜公子还要喝吗,小六子给您再倒一杯。”
  颜暮雪放下茶盏摇了摇头:“不必了,一杯就够了。”
  小六子爽利的应着,接着又出去给颜暮雪换了个新热好的汤婆子。
  颜暮雪抱着新的汤婆子又开始困唧唧了。
  ————————————————
  稍稍过了一会儿,门外忽然传来一些声音,原本宫殿内伺候着的宫人也不知何时全都出去了。
  偌大的宫殿空荡荡的,只是颜暮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察觉。
  珍珠帘幕被人掀开发出的清脆叮咚的声音,原本发着呆的颜暮雪也倏然清醒过来。
  他愣愣的抬眸望向外层那片珠帘那儿。
  赵弦思还是那副凉薄清冷的样子,他身披玄色毳裘,似是裹着风雪而来。颜暮雪光是看着他都觉着周遭更寒了些。
  他就那么站着,眼含霜雪般冷冷的看了颜暮雪一眼。
  他的眼神晦暗不明,颜暮雪也回看他好一会儿,也没弄明白他的意思。只是紧紧攥着怀里的汤婆子,指尖微微泛白,小猫似的眼睛直愣愣的瞧着赵弦思。
  想了想又站了起来,可是又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只能和皇帝大眼瞪小眼的。
  赵弦思见他这般模样,未置一词,踱步至衣架前解了毳裘,随手挂在了上边,内里一身绣着金丝暗纹的玄色龙袍极衬他的肤色。
  颜暮雪忍不住想着,他如果不是皇帝,倒是很适合当魔教教主诶……他回忆着话本子里写的魔教教主,不就是天天穿着一身黑,每天都打打杀杀的么。
  神思游走之际,赵弦思已经坐在罗汉榻上,只是眼神从面前站着的颜暮雪身上,一直落到了小茶几上的茶盏上。
  颜暮雪虽被他看得有些难受,捏了捏汤婆子,不服输一般,也直愣愣的看着赵弦思。
  反正皇帝的脸好看……
  “齐恬没教你该做什么么?”
  皇帝清冷好听的声音忽然响起。
  颜暮雪下意识的啊了一声。
  他皱了皱秀气的眉,可是齐伯父要教他什么啊?
  皇帝的眼神又从小茶几上边的茶盏落到了他的身上。
  颜暮雪眨眨眼,心里长长的哦了一声,放下手里的汤婆子转身便去倒茶了。
  想让他倒茶就说嘛,还弯弯绕绕的提什么齐伯父啊。这人可真难伺候。
  那茶温温的,倒入茶盏里也不烫手。颜暮雪小心翼翼的端着茶放在了皇帝面前,自己则退了一步立在边上,眼巴巴的瞧着。
  赵弦思骨节分明的大手,随意掀了茶盖闻了闻。几不可察的皱了皱眉,侧过脸看了颜暮雪一眼。
  “你喝过了?”
  颜暮雪偷偷瞥了一眼自己用过的茶盏,心说皇帝这不是明知故问么。可还是乖乖回话了。
  “就刚刚喝的啊……”
  赵弦思重新盖好茶盖,将那茶置于一旁。又凉凉的说了句。
  “去把外袍脱了。”
  “哦……”
  颜暮雪不敢违背皇帝的意思,踱步到衣架边上,伸手解了浅色兔毛袄子,随手挂在了皇帝那件毳裘边上。
  颜暮雪解了外袍却不觉得冷,反倒觉得有些热。
  难道屋子里的暖炉比刚刚更暖和了些么,还是宫人又悄悄进来添了炭火。
  颜暮雪拨了拨自己的头发,他穿着一身海棠红的长衣,腰间系着白玉腰带,上边缀着流苏穗儿。他肤色极白,白到近乎透明,即便穿着这般热烈的颜色看上去人还是素淡的很。
  复而又站在了刚刚的位置,拿一双漂亮的圆眼睛瞧人。
  赵弦思看了看他泛红的脸蛋,嘴角勾起一个不易觉察的弧度,随即对着颜暮雪说了句过来。
  颜暮雪看了看他坐着的半边罗汉榻,看了看隔着小茶几空着的另外半边,正欲坐过去。赵弦思却忽然拽着他的手腕将他往怀里一扯。
  “啊——”
  颜暮雪被他拉扯的猝不及防,短促的叫喊了一声,人却扑倒在赵弦思怀里。
  他侧着身子坐在赵弦思腿上,手腕还被攥在那人手里。另一只手因为惯性不自觉的抓着赵弦思的衣襟。
  赵弦思松开手扶了扶少年细瘦的腰,贴着他的耳朵说道:“还差一点。”
  言罢又伸出左手点了点颜暮雪左边眼角下边的一处皮肤。
  少年苍白着小脸,微微张着唇,明明害怕极了却又不敢反抗的模样像极了一只虚张声势的小奶猫。
  赵弦思在少年耳后落下一个轻浅的吻。
  颜暮雪挣扎着想从赵弦思身上起来,可是不知为何身子有些不听使唤,而且他觉得整个人好热好热。尤其是被赵弦思亲过的耳后,更是出奇的痒。
  颜暮雪觉得自己一丝力气都没有,只能抓着赵弦思的衣角轻轻喘/气。
  他觉得自己现在真的好奇怪啊,也好难受。
  “好热啊……我想、我想喝水……”颜暮雪虚虚的开口说道,可是发出的声音竟是他从未有过的软糯和甜腻。
  赵弦思骨节分明的大手按了按颜暮雪纤细的脖颈。
  颜暮雪只觉着被他碰到的地方都很舒服,他迷迷糊糊的,只觉得眼前这个人的嘴唇,淡粉色的看上去好软,好像很好亲……
  颜暮雪伸手虚虚揽住了赵弦思的脖子,凑过去亲住了他的唇。
  皇帝微微仰了仰骄矜的脖子,任由少年胡乱的吻着,眸色一片晦暗不明。
  少年的吻技很是不好,只会胡乱的拿柔软的唇蹭蹭,唇分时已是满面通红。
  赵弦思反客为主的按着少年雪白的脖子,以唇深吻了回去。他另一只手扶着颜暮雪细瘦的腰,复将舌头探了进去。
  赵弦思微吮着颜暮雪的上唇,堵着他的唇,直将他吻的喘不上气。
  少年一手抓着他的左肩,一手攥着他的衣袖,不停的咽着口水。似是被吻的有些难受了,他轻轻呜咽了一声,带着些许甜腻的撒娇。
  二人唇齿分开后,少年红艳艳的唇上还挂着彼此的津液,在灯光下有些亮晶晶的。
  赵弦思将人打横抱在怀里往内殿走去。
  少年瘦弱的像只小猫,身量轻的不像话,抱在怀里也没什么分量。
  只是赵弦思没将人抱上床榻,反倒是按在了盛放着妆奁的桌案上。
  颜暮雪散着乌黑柔软的长发,红艳艳的唇,天真懵懂的眸子无意识的望着眼前的人。瘦弱的背脊抵靠在妆奁上边,可是这桌案硌的他很是难受。
  颜暮雪刚刚胡乱的蹭掉了鞋袜,下意识的伸着脚勾了勾赵弦思的衣摆……细嫩又白净的足,脚趾圆润可爱的过分。


第6章
  赵弦思的眼睛还是那般冷,仿佛没有沾染分毫情/欲。他恶狠狠的掐着颜暮雪的下巴,迫使颜暮雪抬着脸。
  这个姿势似是弄疼了眼前的漂亮少年,他轻轻呜咽了一声,小幅度的挣扎了起来。
  赵弦思捏起他的下巴便狠狠吻了上去,霸道不讲理的肆意侵犯着少年温热的口腔。
  颜暮雪呜呜的哭着,眼尾落着泪,看上去甚是楚楚可怜。
  颜暮雪被这个带着侵略意味的吻弄懵了,他红着眼睛看着面前神情冷漠的英俊男人,不自觉的想往后瑟缩。可偏偏下巴还被人掐着,动弹不得。
  赵弦思忽然笑了起来,嘴唇的弧线堪称完美。
  世人提起这位皇帝,时常说他冷漠如霜,天生一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俊美容颜。
  他是那么冷的一个人,没有人会知道,他的笑竟然如此,美得让人心惊。
  赵弦思伸手从妆奁里取了一支极细的墨笔出来,原是由那螺子黛打磨而成。又捏起颜暮雪的下巴,在他的左眼角下边点了一颗泪痣……
  “这样才一模一样。”
  可他瞧了一会儿,又伸手在那处恶狠狠的摸了摸,原本点好的泪痣又被他抹去了。
  颜暮雪似是被他弄疼了,圆眼睛里溢满眼泪,沾湿了长睫毛。
  “你不准像他,听见了吗。”
  颜暮雪意识涣散,可是对上男人冷冷的双眼还是下意识的呜咽了一声。
  委屈极了。
  ————————————————
  他伸手解开了颜暮雪的腰带,海棠色的外袍松垮下了,手指轻轻一挑又挑开了颜暮雪的里衣。少年单薄的身子暴露在空气中,微微战栗着。淡粉色的乳/头,一身的细腻白/皙,稍稍用些力便会在这具漂亮的身子上留下痕迹。Fxsw.org

推荐文章

婚约[ABO]

景帝纪事

春风渡关山

谢兄,你身材走形了

鱼龙幻

梅花三弄撞四下

鬼僧谈之无极

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和月梨花瘦

上一篇:婚约[ABO]

下一篇:春山夜带刀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作者的昵称是玲奈和麻友吗hhhhh闭粉狂喜!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这关系也太。。。原谅我智商不够
攻是真的渣,实锤了,凭什么把师父的幸福夺走灭师父的国最后还能获得幸福
看完心情复杂。没有受的话这个故事就是个妥妥be。看完攻的回忆也依旧觉得。。。攻是真对不起白月光
还没看先看了评论,就想知道白月光做错了什么?这么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看到这里没再看了_(:з)∠)_,跟古代深闺大小姐一样柔弱可怜又无助只能跟娇花一样被蹂躏摧残的男人戳到我雷点了……啊我要去看两眼石榴姐。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攻在白月光心里本来就不是特别重要,攻挺在乎他的, 他最重要的不是攻 一心要杀他,还是受最好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
哇这个文案 可以换成白月光把攻渣杀了,受失忆了,受长得像白月光,让白月光想起攻原先的时光|符合伪替身和人设 还是我萌的cp(*/ω\*)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