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和月梨花瘦(15)

作者:激辣鼠女 时间:2019-07-08 20:16:00 标签:玄幻 治愈

  清贵妃平心儿听见颜暮雪喊的那声当即便摔碎了手中的茶盏,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只见她柳眉倒竖,点着鲜红蔻丹的指尖直直的点着颜暮雪。
  “放肆,竟敢直呼陛下名字,你好大的胆子。”
  这个狐狸精不仅在养心殿过了夜,居然还敢留到现在。平心儿气到现在就想冲上去撕他的脸,若不是陛下还在,又有这么多后宫妃嫔看着,她真是不想要自己的贵妃风度了。
  -
  书贵妃纪柔先是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颜暮雪的脚,不合身的衣服衣摆拖在地上倒是遮掩住了。她在心里冷笑一声,又抬起眸子看向颜暮雪的脸。
  霎时间,纪柔原本微弯着的眸子溢满震惊,她竭力的咬着下唇似是在忍下惊叫。
  怎么会有人长得这般相像。
  她原以为自己兄长找来的柳儿能有三分像那人已是世间少有,可没想到眼前这少年的模样竟与纪清玦一般无二。
  这样的人居然还被陛下先寻着了。
  她竭尽全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只是手中的丝帕都快绞碎了。
  怪不得陛下是这般盛宠,怪不得。
  -
  颜暮雪也很震惊,他根本不知道这书房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而且好像都是女人……好像还都是赵弦思的妃子。
  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反正又有丢脸又有后悔,最后还有点无法言说的酸涩。
  他委委屈屈的抬着眼,正巧对上了赵弦思那双冰雪消融的温柔双眸。
  女人尖利的声音吓了颜暮雪一跳,他呆愣着,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话,便听见了赵弦思清冷好听的声音。
  “朕许他叫的,如何?”
  赵弦思饮了一口茶睨了一眼站着的清贵妃,冰冷的眼神只在她身上稍作停留便移开了。
  平心儿的嚣张气焰瞬间被掐灭了,她甚是不甘心的坐回了位子里,只是拿眼睛恨恨的瞪着颜暮雪。
  颜暮雪对于赵弦思对自己的维护有一丢丢无法言说的欢喜,冲淡了刚刚的酸涩。可是又觉得现在这个情况好丢人。
  他结结巴巴的留下一句:“对、对不起……我不、不妨碍你们说话了……”
  说完转身便走,甚至都顾不上身上的难受了。
  可惜天不从人愿,赵弦思的衣服对他而言着实太大了,尤其是衣摆那儿一直拖在地上。慢慢走倒是还好,如今这般着急反而踩着衣摆狠狠绊了一跤。
  “唔——”颜暮雪在珍珠幕帘后边的小隔间里摔了个严严实实,现在可真是浑身上下都疼了。
  实在是太丢脸了,他明明就、明明就不想在赵弦思面前这么丢人的啊。
  颜暮雪又想哭了,可还是努力忍住了。他吸吸鼻子,试图用手肘支撑着自己爬起来。
  身后的屋子里忽然传来一些声响,似是女子短促低声的惊叹。
  颜暮雪还没意识过来发生了什么,便感觉自己被人拦腰抱了起来。
  赵弦思弯着腰,一手温柔的揽着颜暮雪的背,另一只手穿过颜暮雪的膝下,将人打横抱起往暖阁走去。
  颜暮雪把脸埋在皇帝的胸口不肯抬起,手里还紧紧捏着他的衣角。
  真的太丢脸了,平地为什么都会摔啊。
  皇帝的怀抱很是温暖,颜暮雪觉得自己有些贪恋这个温度。
  赵弦思温柔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忽然响起:“身子不难受了?还乱跑。”
  颜暮雪这才抬起自己的小脸,委屈的咬了咬下唇,轻声说着:“我睡醒没看见你啊……”
  赵弦思垂着眼眸自上而下的望着他,哂笑道:“就这么想我?”他偶尔觉得,和颜小猫说话,你你我我的反倒是舒服许多。
  颜暮雪揪着皇帝的玄色衣袖,轻轻地哼了一声,微微侧着脸小声的否认:“才、才没有想,我只是饿了。”
  “老这么口是心非。”赵弦思将人温柔的抱着按在沉香木阔边床上刮了刮鼻子:“真不可爱。”
  颜小猫别别扭扭的坐起来,也不说话,只是偷偷脸红。
  他是个很容易害羞的性子,偏偏皮肤白却又不容易显出红来,得天独厚。
  “先吃些清淡的填填肚子,晚上与朕一起用膳。”
  赵弦思顺势坐在颜暮雪边上,又极为顺手的捏了捏颜暮雪软软的脸颊。
  “唔。”颜暮雪已经很习惯被他捏脸了,只是悄悄拿圆眼睛看了看赵弦思的脸,小声说了句:“你怎么还不走呀,你的妃子都在等你呢。”
  颜暮雪说话的声音很是软糯,可是这句话语调说的别别扭扭的,尾音那儿有些掩饰不住的不开心。
  赵弦思几乎是瞬间就意识到,小猫这是吃醋了啊。
  他凤目微挑:“也是,毕竟还得商量下个月去太和宫祈福的事。”
  颜暮雪好奇的眨了眨眼睛,他这是第二次听到太和宫这三个字了。
  而且皇帝要去祈福啊……
  颜暮雪撇撇嘴,侧过脸看着赵弦思的脸,又伸手捏了捏他的衣角小声问道,“那你要去多久啊。”
  “住上十日,算上来回路程约莫是十五日。”赵弦思强忍着笑意看着颜暮雪落寞的小表情,当真有趣极了。
  “噢……”颜暮雪松开揪着他衣角的手,又悄悄掰着手指数了数。
  又要十五天见不着皇帝啊,这次隔了十五天,这个人就这样、这样的不知节制。
  颜暮雪觉得自己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不过今年朕打算带位,妃嫔与朕一道过去祈福。”赵弦思故意顿了顿才将话说完。
  果不其然,颜暮雪听到妃嫔两字,秀气的眉毛立马皱了皱。只见他垂着眼眸看着自己的手指,声音闷闷的说:“知道了,你可以、可以走了啦。”
  赵弦思终是没能忍住的轻咳了一声,眼神略过床头柜上放着的檀木锦盒。
  差点把这事给忘了。
  赵弦思伸手打开了那个檀木锦盒,从里边取了一根细长的药玉。这细长的玉里边浸着昂贵的药液,都是对那处儿甚是滋养的。
  颜暮雪愣愣的看着他的动作,只见皇帝从那个小锦盒里取出一块模样细长的玉。颜色还是从未见过的浅棕色。
  赵弦思将药玉温柔的放在颜暮雪手心里,又俯在他耳边轻声说:“这是药玉,含在后/穴里用。”
  颜暮雪听着他的话,又忍不住脸红起来,他似是不愿意将这细长的药玉含在那处儿,便想把东西还给赵弦思。
  可赵弦思只是牢牢的抓着他的手,认真的嘱咐道:“昨天是我做的太过火了,乖一点,这个以后每次做完都要用。懂了吗?”
  “还不是你不好,讨厌鬼……我会用的啦。你可以、可以去陪你的妃子们了。”颜小猫微微侧过脸,手里捏着那药玉,说到妃子们三个字的时候,咬音还特别重些。
  赵弦思轻咳着掩盖了笑意,伸手刮了刮颜暮雪秀气的鼻子,又嘱咐道:“那盒子里还有一块,两块都得用完。”
  颜小猫轻轻咬着唇,伸手推搡了一下赵弦思,软声道:“我会用的,你快走啦。”
  去陪你的妃子好了,带她们去祈福好了,反正都不关我的事。
  颜暮雪闷闷不乐的想着。
  明明是颜暮雪推着人走的,可是真的看见皇帝走了,他心里又开始空空落落了。
  宫人们端了些小酥饼上来给他填肚子,颜暮雪有些食不知味的吃了两块便不吃了。
  他抱起那个小锦盒,随意的蹭掉了鞋子,爬进了床榻里边,又伸手解开床钩放下了层层叠叠的纱帘,将自己藏了起来。
  他伸手褪下了自己的长裤,将衣摆胡乱的拨到腰上堆着,借着亮光打量着自己闭合粉/嫩的后/穴。
  好像已经上过药了,一点都看不出昨日被欺负的很惨的样子了。
  只是还是疼……
  颜暮雪屈起双腿分着,取了那药玉小心翼翼的塞入了自己的后/穴里含着。
  很是奇怪,那药玉入体后有些温热的暖意,很是舒服,而且原本的疼痛也少了许多。
  颜暮雪不禁觉得好神奇,乖乖的含着药玉好半天。眼看着药玉褪去了浅棕色逐渐恢复成原本剔透的白玉模样,才将使用完的那块取出来。看来那些昂贵的药液都已经渗透进他的身体里了。
  他又乖软的取了第二块。


第16章
  颜暮雪小心翼翼的含着第二块药玉,又觉得无聊,便分着腿观察那药玉是怎么一点一点由深变浅的。小眉头微微皱着,伸出手指拨弄了一下那药玉,又感觉好奇怪……
  忽然之间,原本合着的纱幔被人一把掀了开来。
  烛光淡淡透了进来,照亮了床榻上的美色。
  颜暮雪被吓了一跳,当即合上了腿又掀了锦被盖在自己腿上,大大的圆眼睛里满是控诉:“你干嘛啊……”
  赵弦思只是轻笑着坐在床沿,任由身后的水色纱帘缓缓飘落又缓缓合起。
  他那骨节分明的漂亮大手还去拉扯颜暮雪身上的小软被。
  “我还有哪儿没看过?”
  言罢又拽了拽那床被子,只是手上并未真的用上力气。
  “朕要检查一下,你有没有乖乖听话用药玉。”
  颜暮雪咬着唇单手死死拽着小软被防守阵地,又伸手点了点身边的小锦盒,里面正放着使用过的药玉。
  “我用完一块了,还有一块还在、还在用……不要掀我被子了好不好,我没穿、没穿裤子的……”
  赵弦思只是笑着用力拽掉了颜暮雪遮掩的小被子,轻松的按着颜暮雪细瘦的脚踝将人拉了过来。
  他手里捏着颜暮雪的腿弯,将少年的双腿分开。
  见着那细长药玉果然好好的被含在粉穴里,赵弦思伸手捏着药玉的边缘,轻巧的拨出来一些。
  才发现这药玉的颜色已经近乎白透,想必药液都已经渗入颜暮雪体内。
  赵弦思将药玉取了出来放入小锦盒内,又随意的将盒子置于床头柜子上。这才松开了钳制着少年的手。
  颜暮雪没有说话,只是慌乱的将原本堆在腰间的衣服拨弄了下来盖住了自己裸露着的双腿。又低垂着脑袋,身子往床里边靠了些。
  赵弦思见着颜小猫的神色似是不对,莫不是生气了?
  “怎么了?”
  皇帝还是没搞清楚状况,只是想当然的去抓颜暮雪的手腕将人拽到自己面前。
  颜暮雪的身子被他拽的前倾,原本他只是有些难受,可是被赵弦思这么一闹便想哭了,这个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生气啊……
  他委委屈屈的拿衣袖擦了擦眼睛,眼睛被蹭的红通通的。
  眼神落在皇帝攥着自己的手上,声音还是那般软软糯糯的:“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欺负我很好玩,觉得我笨就别来、来找我啊……”Fxsw.org

推荐文章

婚约[ABO]

景帝纪事

春风渡关山

谢兄,你身材走形了

鱼龙幻

梅花三弄撞四下

鬼僧谈之无极

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和月梨花瘦

上一篇:婚约[ABO]

下一篇:春山夜带刀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作者的昵称是玲奈和麻友吗hhhhh闭粉狂喜!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这关系也太。。。原谅我智商不够
攻是真的渣,实锤了,凭什么把师父的幸福夺走灭师父的国最后还能获得幸福
看完心情复杂。没有受的话这个故事就是个妥妥be。看完攻的回忆也依旧觉得。。。攻是真对不起白月光
还没看先看了评论,就想知道白月光做错了什么?这么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看到这里没再看了_(:з)∠)_,跟古代深闺大小姐一样柔弱可怜又无助只能跟娇花一样被蹂躏摧残的男人戳到我雷点了……啊我要去看两眼石榴姐。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攻在白月光心里本来就不是特别重要,攻挺在乎他的, 他最重要的不是攻 一心要杀他,还是受最好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
哇这个文案 可以换成白月光把攻渣杀了,受失忆了,受长得像白月光,让白月光想起攻原先的时光|符合伪替身和人设 还是我萌的cp(*/ω\*)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