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和月梨花瘦(40)

作者:激辣鼠女 时间:2019-07-08 20:16:00 标签:玄幻 治愈

  颜暮雪垂着眼眸低声道:“希望你能救他。”
  不知不觉间,身边围过来许多温暖的光圈。
  颜暮雪眨了眨眼,伸出手小心翼翼的碰了碰那处光芒……
  记忆如潮水般向他涌来,这些记忆都是纪清玦的过往。
  颜暮雪只来得及呜咽一声便晕了过去。
  他的指尖浸在水里,随着碧波晃荡勾勒出一星半点的痕迹。
  -
  圆月之上施施然飘落下一名白衣少年。
  言笑吟吟,一双极美的杏核眼楚楚动人,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高高束起。
  眉眼淡淡过分清秀,一身素淡白衣宛如谪仙。
  他踏在池水上如在平地,温柔的将颜暮雪落入池面的手扶了回去。
  花前月下,月中人影,月中仙。
  ————————————————
  八年前。
  -
  纪清玦第一次见到赵弦思是在北离与大禹相交的某个边陲小镇。
  与其说是小镇,不如说就是个商人之间交易往来的落脚地。
  因而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只不过当街贩卖奴隶这种事,北离还是严厉禁止的。
  北离新登基的小皇帝看不得这些乱事,每每听说红叶镇有这种杀人掠货,贩卖奴隶之事都会央着纪清玦去解决。
  纪清玦是北离第一剑客,也是纪家名正言顺的当家,亦是小皇帝的青梅竹马。
  他太过凌厉太过冷然,时常都会有人不记得,他其实才十九岁。
  -
  纪清玦带着手下赶到红叶镇,一身白衣胜雪,还戴着欲盖弥彰的面纱。只露着一双乌黑狭长却又偏圆的漂亮眼睛,眼尾略略上翘,左眼眼尾缀着一颗鲜红的小痣,宛如心口一点朱砂。
  他其实不喜欢穿白色,只是此刻他扮演的是来挑选奴隶的世家公子。
  还是一袭白衣更为风流年少些。
  他第一眼便看见了那个被人吊起来无情鞭笞的漂亮少年。
  白玉似的肌肤,从那身被抽的破破烂烂的衣衫里隐约可见。
  脸蛋是惊人的美,一双幽暗深邃的冰冷眸子,即便满脸血污也丝毫不影响那张脸的好看程度。
  可看他全身无力的模样,一看便知,被人喂了许多软筋散,无论他武功多好,此刻也只能宛如废人一般任人宰割。即便被鞭笞的遍体鳞伤,也不发一语。
  那个持鞭人也停下了鞭笞,眼神痴迷猥琐的盯着那个少年。
  他啐了一口,心想着若不是指望卖了这个奴隶发一笔横财,他早按捺不住了。毕竟很多有钱的公子哥选人的时候,都是要求奴隶必须“干干净净”的。
  -
  眼看着一个猥琐的人贩子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给下边的买主们“验货”。
  纪清玦不悦的蹙起眉,足尖点过马背,单手拔出缠在腰里的银色九节鞭向那人抽去。
  直将人抽飞几丈远,鞭影纷飞似银蛇飞舞,使人眼花缭乱。
  那个人贩子里的大哥见状立马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喊英雄饶命。
  所幸纪清玦此时覆了面纱换了打扮,常用的佩剑也未出鞘,这些人也没发觉他的身份,只以为他是个好抱不平的过路侠士罢了。
  纪清玦看了一圈那些被这些畜生囚禁起来的男男女女,眉头皱的更紧。但他对眼前的漂亮少年更感兴趣,他扬起鞭子便将钳制少年的铁链挥断。
  少年跪倒在地上,身上飘飘然覆上一件雪白的缎袍。
  是纪清玦的外袍。
  -
  少年抬起脸看着他,乌黑如墨的眸子里满是道不清说不明的情绪。
  眼前人白衣胜雪,一双又冷又美的眼睛。
  他看着看着,眼神不自觉的落在白衣人腰间的佩剑之上。
  他手指微微蜷缩,似是在努力恢复力气。
  纪清玦懒得与这些人废话,只是从怀里抽了一沓银票甩在了那人脸上。
  反正是小皇帝提供的,不用白不用,等把所有人先全须全尾的救出来,再把这几个畜生一剑斩了便是。
  他没有直接动手便是害怕这群人狗急跳墙会伤了那些被拐来的人。
  眼看着那个人贩子心满意足的将那些散落着的银票一一捡起,塞入怀里,脸上还挂着讨好又恶心的笑……
  -
  纪清玦不是没有发现那少年向他扑来,只是惊讶于这人被喂了软筋散居然还有力气来夺他的佩剑。一时之间生出几分好奇来,便也没阻止他的动作。
  只见漂亮少年一把抽出他的佩剑,以极快的速度一剑劈向那个人贩子。
  干净利落。
  一剑把人斩了个透心凉。
  随着那人一起一刀两断的,还有那些银票。
  纷纷扬扬,碎的和雪花儿似的。
  纪清玦:……
  耳边突然爆炸的尖叫声和兵刃交接声都异常吵闹。
  纪清玦皱起眉做了个手势,干脆的掀了面纱:“都杀了。”
  他的声音干净清澈,听起来是极为舒服的少年音。
  只是下手极狠,收了九节鞭换使长剑的他更为冷冽。
  待一切尘埃落定,那些奴隶也没受太大的伤,而这波乱子也平了之后。
  他睨了一眼重新跪倒在地的少年。
  这人挺好玩的,抢了他的剑砍完人之后自己倒是坐的云淡风轻啊。
  纪清玦收了剑,蹲下来与那少年平视,差点被这人一双幽暗深邃的凤目晃了神。
  纪清玦笑了起来,看了他一眼:“喂,你可知道你刚刚毁了我多少银票吗?把十个你卖了都还不起。”少年的嗓音清亮,带了些许慵懒的逗弄意味。
  少年不说话。只是用黑白分明的瞳仁死死地盯着纪清玦。
  “啧。”纪清玦漫不经心的伸手捏起了少年的下巴,道:“你是哑巴?”
  少年没有说话,只是小幅度的点了点头。
  纪清玦慢悠悠的还想说些什么,就看见那个少年忽然闭起眼,身子软绵绵的往前一歪。
  ————————————————
  红叶镇自然是有医馆的,全镇唯一的一位大夫,秋影姑娘的医术自然是没话说。
  纪清玦好整以暇的抱着剑坐在木床边上的靠背椅上,眼看着那个小哑巴慢悠悠的醒了过来,一双乌黑明亮的凤眼困惑了一会儿,又精准的望向了一旁的纪清玦。
  他命人给这哑巴梳洗过了。
  从未见过这般好看的美丽少年,约莫十六七岁的模样,那眉那眼那鼻子那嘴巴,长得简直是完美。虽然落魄,可是却隐隐带些矜贵的气质。
  真是太奇怪了,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沦落到被那些奴隶贩子手里呢。
  -
  纪清玦垂头看他,又漫不经心的和身边的小厮阿竹道:“阿竹你瞧,他还敢这么看我,他可是欠了我三千两啊,三千两。”
  阿竹忍不住替他家公子纠正道:“少爷,是您欠陛下三千两。总不至于要一个哑巴背锅吧。”
  纪清玦瞪了他一眼,又立马别过头去看木床上的小美人。
  立马心气顺了。


第41章
  小哑巴说不了话,只是那双黑白分明的眼仁一直的盯着纪清玦瞧。
  纪清玦并不在意他的眼神,只是拿着秋影姐煮好的药,扶起小哑巴全给他喂了下去。
  他的手下已经和那群被解救出来的奴隶打听过了,这个小哑巴并不是被拐来的。而是意外跌落山谷才被那群人贩子捡到的。还好他模样生得好,那些人指望多卖点钱,才没对他怎么样。
  而那条路,则是大禹到北离的必经之地,只是那路很不太平很是难走。
  一伙无恶不作的劫匪一直守着那山头,他们的首领姓纪,按血缘算其实是纪清玦的三叔。只是早在多年前叛出纪家,占山为王当流寇去了,如今反倒成了一方危害。
  其实纪清玦早就提过要尽早除去这些危害,无奈老皇帝是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着既然在这种地方,还不如让大禹去处理,没必要浪费他们北离的兵力。
  如今小皇帝登基,他可算寻着机会谏言了。
  只不过小皇帝说,要先等神威将军从边关回来再说。纪清玦同意了。
  -
  如此想来,小哑巴怕是个落难公子,在那山头遭了难的。
  纪清玦想了想,对他说道:“你可还有亲人?”
  小哑巴先是摇头,后又抓过纪清玦的手,在他掌心写字。
  [救人。]
  纪清玦耸了耸肩:“你可知距离你掉落山谷至今已经过了两日,如若你真有亲人落在那些匪徒手上,想必是凶多吉少了。”
  那漂亮少年倔强的很,只是一遍一遍的在他手心写救人二字。
  纪清玦抿起唇,一双秀气的眉挑了挑:“我知道有一处幽谷,那些匪徒若是害了人性命,便会将尸体胡乱掷入谷中。只不过,你可做好准备?那地可比乱葬岗更恐怖。”
  见那哑巴重重点头,他便回头吩咐道:“行吧,阿竹,你去备辆马车,我陪他走一遭。”
  阿竹疑惑:“少爷,您不用回去给陛下复命吗。”
  纪清玦瞟他一眼,悠悠道:“让你去便去,哪那么多废话。这点小事陛下哪有这么急。”
  阿竹边走边嘟囔:“我瞧您才是被美色迷了眼呢……”
  ————————————————
  山路不好走,连带着马车也晃晃悠悠的。
  纪清玦抱着剑倚坐在窗边,眼神不经意的落在哑巴身上。
  这人真是有趣,伤未全好就急着出来救人。
  不过这哑巴倒是很适合穿白衣啊,那话怎么说的来着,翩翩浊世白衣佳公子。
  一阵难以言喻的味道阻断了纪清玦的若有所思。
  他秀气的眉当即拧了起来,看来快到那埋尸地了。
  -
  即便是纪清玦这般见惯生死的人,见到这尸山血海的可怖模样,也说不出话来。
  像阿竹这般胆色一般的,早就扶着一边的大树吐得昏天暗地了。
  可那哑巴似是闻不到这熏天臭气一般,一步一步的踏入了那个地方。
  纪清玦看着哑巴徒手翻开一具又一具的尸体,白衣染了血也无暇顾及,脸还是那张令人痴醉的脸,只是气质清冷肃杀,如同尸山血海里的冷面阎王一般。
  纪清玦不认识他的亲人,没办法帮他找,只能看着他翻开那些尸体一个个辨认。
  哑巴的动作忽然停了,他颤抖着双手,将那具衣不蔽体的尸体抱出了尸坑。
  待擦去尸体脸上的血污后,纪清玦看清了那人的脸,是个模样很是清俊的男孩子。只是身上遍布可怖的痕迹,只看一眼,便知道他是被人生生折磨致死的。原本漂亮的眼睛失去了生气,茫然的朝天望着。Fxsw.org

推荐文章

婚约[ABO]

景帝纪事

春风渡关山

谢兄,你身材走形了

鱼龙幻

梅花三弄撞四下

鬼僧谈之无极

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和月梨花瘦

上一篇:婚约[ABO]

下一篇:春山夜带刀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作者的昵称是玲奈和麻友吗hhhhh闭粉狂喜!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这关系也太。。。原谅我智商不够
攻是真的渣,实锤了,凭什么把师父的幸福夺走灭师父的国最后还能获得幸福
看完心情复杂。没有受的话这个故事就是个妥妥be。看完攻的回忆也依旧觉得。。。攻是真对不起白月光
还没看先看了评论,就想知道白月光做错了什么?这么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看到这里没再看了_(:з)∠)_,跟古代深闺大小姐一样柔弱可怜又无助只能跟娇花一样被蹂躏摧残的男人戳到我雷点了……啊我要去看两眼石榴姐。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攻在白月光心里本来就不是特别重要,攻挺在乎他的, 他最重要的不是攻 一心要杀他,还是受最好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
哇这个文案 可以换成白月光把攻渣杀了,受失忆了,受长得像白月光,让白月光想起攻原先的时光|符合伪替身和人设 还是我萌的cp(*/ω\*)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