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和月梨花瘦(11)

作者:激辣鼠女 时间:2019-07-08 20:16:00 标签:玄幻 治愈

  “啊……?”真麻烦,颜暮雪不满的腹诽了一句。
  ————————————————
  沐浴完,颜暮雪换了一身藕色长衣,外边裹了件雪白的狐裘,头发简简单单的束着,簪着一根羊脂白玉簪子。皮肤白的近乎透明,脸上不施粉黛,唇色却是自然的红润。
  小六子不禁感叹,颜公子长得真是好啊,清清淡淡又美不自知,老在那招人偏偏自己又不知道自己招人……
  马车里铺着软垫,颜暮雪端坐在里边,有些好奇的掀开轿帘往外看。他这是入宫以来第一次踏出自己的宫殿,自然是什么都好奇。
  马车上边不知装了什么铃铛,清脆的铃声偶尔作响。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停了,颜暮雪也由着宫人搀扶下了马车。已经到了养心殿宫门口了,他由着刚刚那位公公带着便往里走。
  没成想对面也迎面走来一群人,领头的似乎是个女子模样。颜暮雪好奇的往那儿看了一眼,只见对面衣着光鲜华丽的漂亮女人,头上梳着高高的云髻斜插着一支青鸾玉钗。
  看模样好像很有钱,应该是皇帝的妃子吧。颜暮雪正在暗暗思量呢,却发觉那位妃子在自己面前停住了。
  颜暮雪有些愣愣的看着她,可是这人却狠狠的瞪着他。
  颜暮雪缩了缩脖子,心说我也没得罪你啊,怎么这么凶啊。
  她的声音不难听,只是稍微有些尖,但是语气却极为不善:“元公公,此人是谁,你们怎么做事的,怎么谁都往陛下的养心殿领呢。”
  明明是赵弦思叫我来的。颜暮雪在心里甚是无语的想着。
  那胖胖的元公公只是陪着笑,语气倒是不卑不亢的:“这可是陛下特意召请入养心殿伺候的颜公子呢,还请贵妃娘娘稍稍让行,免得让陛下久等啊。”
  “汐月宫那个?”清贵妃柳眉倒竖,又尖声尖气的来了一句。
  颜暮雪眼睁睁的看着对面的清贵妃一张漂亮脸蛋白了红红了白瞬间气到七窍生烟的模样,他咬了咬唇憋住了笑。
  只见那清贵妃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恨恨的瞪了一眼颜暮雪便带着人走了。
  颜暮雪轻轻呼了一口气,从怀里掏出糖袋子捏了一颗松子糖含着,便继续跟着元公公进去了。


第11章
  元公公领着颜暮雪入了养心殿的暖阁,只说是先候着,皇上还在批阅奏折,晚些便会过来。
  颜暮雪解了雪色狐裘交由宫人挂在衣架上边,暖阁里点着暖炉,只着长衣也不觉着冷。颜暮雪百无聊赖在屋子里看来看去的,只觉得是比自己那儿富丽堂皇许多。
  他好奇的问了小太监皇帝的御书房在哪。
  原来御书房离暖阁也就几步之遥的距离啊,颜暮雪想着闲着无事也是无事,不如去看看赵弦思怎么批阅奏折。
  他便让那个小太监给他带路,轻手轻脚的过去了。
  原来推了暖阁的侧门走过一段雕花长廊便到了御书房的侧门。颜暮雪小心翼翼的推了门进去,门通着的是休息的半边,还放着几张紫金雕花儿靠背椅。
  珍珠帘幕轻声晃动着,颜暮雪拨开帘幕,露着一张白净秀气的小脸,好奇的看着龙案后边坐着的皇帝。
  原来赵弦思已经批阅完奏折了,淮公公正将那些奏折都抱到了边上的雕花书柜那去了。
  原本铺陈的满满当当的龙案此刻都空荡荡的了。
  “过来。”
  颜暮雪呆了呆,才发现赵弦思是在叫自己。他小步走到皇帝身边,眼睛还好奇的望着淮公公。
  “怎么连纸墨笔砚都搬啊。”
  淮公公只是笑笑说:“颜公子待会便知道了。”
  赵弦思见他傻傻的站着,捏过他的手便将人拉到了怀里圈着。
  颜暮雪别别扭扭的坐在皇帝腿上,手还被拉着捏手心。
  赵弦思将脸贴在颜暮雪白/皙的脖子里嗅了嗅,还是那股熟悉好闻的栀子花香气。
  “这么想朕?还急着来御书房?”
  颜暮雪觉得脖子里痒痒的,忍不住想躲,可是身子又被赵弦思牢牢圈着,动弹不得。又觉得屋子里还有淮公公,被人看着不大好,便伸手推了推赵弦思。
  “才没有、没有想,我只是想看看你怎么批奏折……”
  淮公公一边收拾着纸墨笔砚一边忍不住出声提示颜暮雪:“颜公子,要叫陛下。”
  颜暮雪委委屈屈的咬咬唇,软着声轻轻叫了声:“陛下……”
  “他不想喊便不用喊,朕允了。”言罢,赵弦思瞥了一眼淮海。言下之意是你可以滚了。
  淮公公心领神会,收拾完便出去了,整个御书房如今只剩下颜暮雪和赵弦思两个人。
  ————————————————
  赵弦思伸手按了按颜小猫的脖子,低声道:“现在没人了。到底想不想朕?”
  颜暮雪不喜欢他这样捏着自己的脖子,总觉得怪怪的。
  “一点点想……”
  颜暮雪轻轻哼了一声,偷偷拿眼角瞧皇帝有没有生气。见赵弦思神色冷冷的,误以为他生气了。又伸手主动环住了赵弦思的脖子,将脸埋在皇帝怀里蹭了蹭,脚还翘着一晃一晃的。
  “刚吃糖了?”
  “唔。”颜暮雪对着赵弦思微微张了张嘴,便含到一半的松子糖给他看。
  赵弦思淡淡笑着,单手捏住了他的双颊,“看来朕的小猫该受点管教了。”
  颜暮雪圆睁着眼睛,想着自己明明服软了,怎么还说他不乖?气呼呼的去揪皇帝的手,嘴上还在逞强:“我哪有……?”
  皇帝的手轻巧的一勾便把颜暮雪的腰带剥了下来,藕色外衣松垮下来。
  颜暮雪圆睁着眼睛,微微抗拒的揪着自己的里衣,“不要在这里好不好……去里面……”
  为什么要在书房脱他衣服啊,颜暮雪委委屈屈的守护着自己的衣襟。
  皇帝微哂着,压着他的手,直接拨弄开了颜暮雪的里衣、内衫,少年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
  “谁让你不乖。”
  又将颜暮雪翻过来按在怀里,大手一伸,剥下了他的长裤……赵弦思扬起手,在少年白/皙的臀瓣上啪啪拍了两下。红色的五指印若隐若现,赵又掐了掐那瓣柔软的臀瓣。
  整整半个月没见着自己的小猫,如今人还这么不设防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今晚就没打算放颜暮雪下床。
  “呜……你怎么、怎么……”
  颜暮雪好歹十七了,像这样被人脱了裤子打屁股的事也还是第一遭,他委屈极了,更多的是羞耻和丢脸。
  藕色外袍已经被剥了下来随意的丢到地上,颜暮雪身上只穿着一件半敞着的纯白色内衫,下/身被脱得干干净净。
  所幸屋子里暖炉点的温热,颜暮雪别扭的合着腿。
  赵弦思打的不重,可大手还在自己屁股上捏来捏去的……
  ————————————————
  一阵不合时宜的敲门声响起。
  淮公公的声音忽然响起:“陛下,书贵妃说有急事要面见您,奴才这是放还是不放呀。”
  赵弦思冷着声回了一句:“先让她等着。”
  又轻轻拍了拍颜暮雪的翘屁股,松开了钳制。
  颜暮雪失了钳制,赶紧捂着屁股从赵弦思身上爬了起来,委委屈屈的站在一旁捏紧内衫。
  那衣服不长,只能堪堪遮住他的屁股,两条修长细白的腿绷得直直的。他的鞋袜刚刚蹭掉了,此刻他赤着脚踩在羊绒地毯上。
  颜暮雪委屈的吸了吸鼻子,胡乱的蹲在地上捡了自己的衣服:“那我回暖阁去……”
  “朕没说让你回去。”赵弦思笑着对他勾勾手,逗猫似的,“躲一躲。”
  颜暮雪蹙着眉头看了看四处通透的书房,结结巴巴的说道:“你要我躲哪儿啊……”
  赵弦思攥着颜暮雪的手将人按到龙案底下,又捏起颜暮雪的下巴,凤目微挑。
  ————————————————
  书贵妃纪柔进御书房的时候便只看见皇上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微微后仰着头。因为隔着珍珠幕帘,陛下的神色倒是看不分明。
  那龙案朝外都是实木隔着的,外人瞧不见桌底,又因为案桌高些。站在书贵妃那个角度,自然看不见埋首在皇帝身下的少年。
  赵弦思的眼神落在颜暮雪乌黑细软的发上,看着心心念念的小人儿跪趴在自己腿间含着自己的欲/望吞吐,这种事真是身心享受。他轻笑着端起龙案上那盏微冷的茶喝了一口。
  “何事?”
  皇帝清冷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慵懒。
  -
  书贵妃坐在靠背椅上,声音婉转温柔:“臣妾是为了下个月陛下去太和宫祈福一事。不知陛下今年是否还一如往年,不带后宫嫔妃前往呢?”
  原本这事就算明日来说也未尝不可,可是自打皇帝宠幸汐月宫那位的流言开始在宫里流传,她便开始心绪不宁。尤其今晚陛下还将人召来养心殿侍寝,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又听闻长丽宫那位已经碰过面了,她这才心急的过来试探。
  纪柔原本至少表现的性子温柔,可是如今有了身孕,胎也过了两个月如今稳妥的很,因而也稍稍变得骄矜起来。
  -
  赵弦思闻言神色未变,只是略略有些不悦,又看了眼身下的少年,这才舒展了神色。
  只听闻皇帝冷冷的答道:“朕已有人选。”
  颜暮雪小心翼翼的吞吐着男人半硬的欲/望,舌尖半颗松子糖也已经融化了。他努力的扶着男人粗硬的肉/棒吃进嘴里,舌头轻轻的舔弄着。
  赵弦思现在没有动作,只是任由颜暮雪伺候。原本半硬的肉/棒在颜暮雪嘴里逐渐变得更大了。
  颜暮雪的口腔快要被男人胀大的肉/棒填满了,他觉着自己的嘴都麻了。
  男人硬物前端微微渗出的液体也都进了他的嘴里,随着他的不住吞咽,一些吃进了肚子里一些顺着唾液流了下来,将自己的胸膛弄的湿漉漉亮晶晶的,看上去可口极了。
  某些人恨不得一口吞了他……
  -
  书贵妃听出了皇帝语气里的不悦,却还是壮着胆子问了一句:“陛下是准备带哪位去啊,臣妾也好及早做些准备。”
  -
  赵弦思冷笑了一声,淡淡的说了句:“反正不是你,那么关心作甚。你管好你的肚子便是。”
  皇帝不着痕迹的倾了些许冷茶下落。Fxsw.org

推荐文章

婚约[ABO]

景帝纪事

春风渡关山

谢兄,你身材走形了

鱼龙幻

梅花三弄撞四下

鬼僧谈之无极

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和月梨花瘦

上一篇:婚约[ABO]

下一篇:春山夜带刀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作者的昵称是玲奈和麻友吗hhhhh闭粉狂喜!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这关系也太。。。原谅我智商不够
攻是真的渣,实锤了,凭什么把师父的幸福夺走灭师父的国最后还能获得幸福
看完心情复杂。没有受的话这个故事就是个妥妥be。看完攻的回忆也依旧觉得。。。攻是真对不起白月光
还没看先看了评论,就想知道白月光做错了什么?这么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看到这里没再看了_(:з)∠)_,跟古代深闺大小姐一样柔弱可怜又无助只能跟娇花一样被蹂躏摧残的男人戳到我雷点了……啊我要去看两眼石榴姐。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攻在白月光心里本来就不是特别重要,攻挺在乎他的, 他最重要的不是攻 一心要杀他,还是受最好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
哇这个文案 可以换成白月光把攻渣杀了,受失忆了,受长得像白月光,让白月光想起攻原先的时光|符合伪替身和人设 还是我萌的cp(*/ω\*)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