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和月梨花瘦(7)

作者:激辣鼠女 时间:2019-07-08 20:16:00 标签:玄幻 治愈

  可是这颜公子居然能缠着陛下一夜好眠……看来自己跟的主子将来必定前途不可限量啊。
  小六子这边正出神幻想自己将来飞黄腾达呢,就听见殿中响起一声清冷好听的喊话。
  “淮海。”
  淮公公连忙堆着笑意领着宫人们进了主殿,小六子也跟在后边一齐进去。
  ————————————————
  颠鸾倒凤,一夜春/宵正好。
  赵弦思霸道的搂着颜暮雪,安稳的睡了一个难得的好觉,少年身上带着熟悉的清甜好闻的栀子花香,让他沉醉。
  安稳到一觉睡过了早朝。
  赵弦思是被热醒的,怀里的小人儿身子热的跟火炉似的。原来昨晚太过混乱不堪了些,二人睡着的时候连锦被都没盖。他倒是无妨,颜暮雪已是发起烧来。
  一张秀气的小脸也泛着异样的红,他冷着眉眼瞧了一会儿,收回了神色随手扯过锦被盖了颜暮雪身上。
  他好久没睡的这么安稳了。
  “颜暮雪。”赵弦思微微勾起唇,轻声念了句:“有意思。”
  ————————————————
  暖炉里的炭火还在燃着,只是屋子里的味道,一闻便知道昨儿个里边发生了些什么事。
  宫人们伺候着赵弦思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汐月宫的宫人们也开始着手打扫一片狼藉的内殿。只是大家都是习以为常没有大惊小怪。
  颜暮雪安静美好的睡在塌上,身上盖着锦被只露着一张苍白的小脸。
  只是唇角被咬破了一点点,纤细白/皙的脖子上边也有好些斑驳的痕迹。
  小六子怯怯地往颜暮雪那儿看了一眼。又去看了看好整以暇的皇帝。
  赵弦思只是微微抬了抬骄矜的下巴,看也没看床榻上还昏睡着的颜暮雪,抬脚便走。身后也跟着一堆伺候的宫人们,一道走了出去。
  霎时间汐月宫清冷的不像样子。
  小六子面色苍白,陛下这反应,莫不是对颜公子是不满意么……
  他三步并两步的走过去,只是稍稍掀开锦被便看见了那斑驳不清的……
  小六子忙的松手,又重新为颜暮雪掖好被子,匆忙的去打热水为颜暮雪擦身清洗还有上药了。
  颜暮雪的身子滚烫,小六子其实不用想也知道是为什么,只是颜公子这副模样着实可怜了些。好像是个很容易留下痕迹的体质,可是如今这样,陛下也未免太过、太过不怜香惜玉了吧。
  他也只敢在心里腹诽两句,而且心里还颇为心虚的。毕竟刘公公准备的那壶放了催情药的茶也是他亲手给颜暮雪沏的。
  而且颜公子明显是发烧了啊,这这这。
  小六子虽然有些担心,但他毕竟不是汐月宫的主管太监。请太医这种大事还得去请示刘公公。
  可是到了刘公公那儿他居然被打发了回来。
  只得了句,“侍寝了都还没个封位的货还请个劳什子的太医。”
  小六子虽气愤这不要脸的泼皮捧高踩低,可也无可奈何。
  以往那些个没承宠的美人都能封个什么答应的,何况颜公子长得这般好看还被宠幸了。
  可是如今天都快黑了,颜公子这儿却毫无动静。
  陛下这也未免太……
  小六子恶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巴掌,怕自己再腹诽下去脑袋不保。
  颜暮雪的身子都清理过了,后边也上了上好的伤药。
  只是人一直没醒,又没能请到太医,因此这烧竟无法克制的发作了一整天。
  小六子翻了些小太监吃的退烧药悄悄的给颜暮雪喂了,也未见有用。只得一遍遍用冷水浸湿汗巾挤干水覆在颜暮雪额间。
  整个汐月宫对颜暮雪的态度,怕是除了他之外都变了。
  毕竟这是皇宫,人人都是自己的小心思,若是跟着不得宠的主自己也是没出路的。
  只是小六子心眼实些,又觉得颜公子实在是太可怜了些。还有那壶茶,唉。


第7章
  赵弦思端坐在龙案前,修长的手指轻敲着案桌。
  冷冷的睨了一眼蹭着桌腿盘成一团午睡的波斯猫。
  那是平心儿送来讨他欢心的小玩意儿。
  赵弦思不怎么喜欢,觉得这猫模样一般,远不如自己原来养的那只黄白相间的狸花猫。只是那只小猫性子时软时凶,也不爱亲近他。从北离带回来不足一年在皇宫里跑丢了。就和它另一个主人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平心儿误以为皇帝丢了猫心情郁郁,便央着平丞相从宫外寻了一只血统高贵性子乖顺的番邦猫来,献宝似的在赵弦思面前卖弄。
  赵弦思虽不喜欢,却又觉得无所谓,便留了下来。一直随意的养在养心殿里,偶尔还能拿来垫脚。
  于他而言,衡量一个物件,只消考虑碍事还是不碍事便够了。
  ————————————————
  这两日朝堂上的事颇多,赵弦思早将颜暮雪的事抛诸脑后。
  他觉得颜暮雪是齐恬和颜家一起设计送到自己面前来的“小玩意儿”。
  就和一年前纪景找来的柳儿一样,一张相似的脸罢了。
  赵弦思提着笔,未着墨。
  他有时候会开始记不清那人的脸。
  只是记忆里的少年永远的鲜衣怒马意气风发,带走他所有的眷恋和贪妄。
  赵弦思脑海里却不自觉的浮现着颜暮雪带着泪痕的脸。
  他凤眼微挑,瞥了一眼天边月色。
  ————————————————
  颜暮雪自那日之后,发着高烧躺了快两日,服了小六子给的药稍稍好了些,可是身子还是滚烫。不过意识稍稍清醒了些,至少小六子能给他喂粥了。
  只是颜暮雪吃多少吐多少,一副半死不活病恹恹的模样。
  汐月宫的宫人见两日来上面的人也未有指示,都在传着颜暮雪因为伺候不利遭皇上厌弃的八卦,故而更为怠慢了起来。
  就连御膳房的吃食,也随刘公公经手变成了清粥小菜粗茶淡饭,还美其名曰为了颜公子的病体着想。
  小六子在心里恶狠狠的啐了一口那泼皮,说得这般好听,连个太医都不给请。
  忽然外边的宫人活络忙乱起来,一个宫女赶忙过来知会小六子。原来是等会皇上要过来。小六子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这会儿才想起颜公子这个主子了?
  可是颜暮雪如今烧得这般厉害,如何接驾?
  没想到那宫女还在边上期期艾艾的说:“刘总管说,让你先让颜公子把那瓶祛热药都、都吃了,总归今晚是好的。”
  小六子瞪起眼睛,原本和善可爱的圆脸满是怒色:“老泼皮疯了吗,这种事怎么做得!”
  那小宫女还想说些什么,颜暮雪却轻轻咳嗽了起来。
  小六子连忙转过脸去伺候。
  颜暮雪半睁着眼睛,面上泛着不正常的红,似是听见了他们的话一般坐卧起来。小六子拿了软枕给他垫着背,颜暮雪又捏过一个抱在怀里。
  “皇上驾到——”殿外传来一个太监的声音,小六子和那小宫女也是一惊,二人忙出去跪迎了。
  颜暮雪怀抱着小软枕,屈着腿坐着,整个人都有些呆愣愣的。后知后觉如他也知道那晚上自己喝的茶有问题,那一晚和皇帝做的事一直烙印在脑子里,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
  颜暮雪恨透了自己那副放/荡的模样,无声的哭了起来,眼角落下的清泪沾湿了怀里的小软枕。
  珠帘叮咚的垂坠之声不绝于耳。
  赵弦思进来便见着他这副呜咽落泪的模样,活像一只抢不到食委屈的小奶猫。
  赵弦思解了毳裘便往床沿一坐。
  颜暮雪这才发觉他进来了,原本因为发烧,他的反应便有些迟钝。只见他见到赵弦思后,身子微微瑟缩了一下,小幅度的往床榻里侧躲了躲。
  眼角的泪痕还未拭去,红通通的圆眼睛里面满是抗拒和害怕,看着可怜兮兮的,又格外想让人欺负。
  赵弦思似是不满意他这样,伸出两指便掐住了他的尖下巴。
  指尖传来的体温过于热了。
  赵弦思皱起眉,伸手攥着颜暮雪的手腕,强行将人扯到自己怀里。他将手背覆在颜暮雪额间,滚烫的热。就算隔着寝衣,他也能感觉到颜暮雪的身子滚烫的不正常。
  “太医来瞧过没?”
  赵弦思的声音还是那般清冷好听。
  只是说话间气息喷洒在颜暮雪耳边,有些痒痒的。
  颜暮雪虽然有些晕,却还是乖软的回道:“小六子说他们不给请……只有药……”
  颜暮雪的眼神不自觉的落在赵弦思绣着金线的衣袖上边,他想看看图案是什么,可是人一阵阵的发昏,看不清明。
  赵弦思的眼角冷冷瞥过床边柜子上放着的药瓶。
  太监用的药。
  淮公公大气也不敢出的立在一旁,伺候陛下这些年,若还分辨不出陛下此刻已是盛怒,他这太监总管也不必当了。
  “去把今晚当值的太医叫过来。”
  赵弦思看也不看便吩咐了下去,不待淮海回话,又冷着眉眼抬手勾了勾食指。
  淮海心领神会。
  赵弦思顿了顿,又吩咐了一句:“他刚刚提的那个留着。”
  “奴才遵命。”
  ————————————————
  当夜当值的太医正是之前为颜暮雪诊治过的王太医,只见他提着药箱,步履匆匆而来。
  这汐月宫原本空置了许久,如今竟住了人么。
  踏入寝殿后,王太医才发现陛下也在屋子里,正闲适的落座在一旁的罗汉榻上品茗。
  这汐月宫伺候的宫人似是很少,周遭格外安静。
  小太监将水色纱帘缓缓撩开复用床钩勾起,王太医才发觉躺在床榻上病恹恹的人竟是颜家小公子!?
  医者总会对自己无法医治的病人格外有些印象,尤其是上次未能见到救治颜暮雪的再世华佗,更是王太医的一大憾事。
  王太医跪下请安后才由着淮海领着给颜暮雪把脉。
  他看了一眼便知道颜暮雪这病是因何而起……只是当今天子性格乖戾,脾气古怪,对于此等宫廷秘事他也不敢置喙分毫。
  王太医为颜暮雪把脉的时候,颜暮雪半睁着眼睛似是没认出他来。
  待他把好脉,又探了探颜暮雪的神色,回身禀告:“陛下,颜公子只是一时受凉才会发烧,臣开一剂药方让宫人们去御药房取药煎煮,喂给病人两海碗的样子,烧便可退了。”
  皇帝皱了皱眉,随意的应了声。Fxsw.org

推荐文章

婚约[ABO]

景帝纪事

春风渡关山

谢兄,你身材走形了

鱼龙幻

梅花三弄撞四下

鬼僧谈之无极

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和月梨花瘦

上一篇:婚约[ABO]

下一篇:春山夜带刀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作者的昵称是玲奈和麻友吗hhhhh闭粉狂喜!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这关系也太。。。原谅我智商不够
攻是真的渣,实锤了,凭什么把师父的幸福夺走灭师父的国最后还能获得幸福
看完心情复杂。没有受的话这个故事就是个妥妥be。看完攻的回忆也依旧觉得。。。攻是真对不起白月光
还没看先看了评论,就想知道白月光做错了什么?这么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看到这里没再看了_(:з)∠)_,跟古代深闺大小姐一样柔弱可怜又无助只能跟娇花一样被蹂躏摧残的男人戳到我雷点了……啊我要去看两眼石榴姐。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攻在白月光心里本来就不是特别重要,攻挺在乎他的, 他最重要的不是攻 一心要杀他,还是受最好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
哇这个文案 可以换成白月光把攻渣杀了,受失忆了,受长得像白月光,让白月光想起攻原先的时光|符合伪替身和人设 还是我萌的cp(*/ω\*)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