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和月梨花瘦(19)

作者:激辣鼠女 时间:2019-07-08 20:16:00 标签:玄幻 治愈

  赵弦思只是轻笑着将人搂进怀里,极轻极淡的答了一句,嗯。
  ————————————————
  颜暮雪舒舒服服的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才不情不愿的起了床。
  赵弦思大清早就走了,忙着要去开朝会呢。
  颜暮雪坐着揉了揉眼睛,锦被滑落到腰里,他低头看了看才发现自己居然一副衣衫不整松松垮垮的模样。
  他连忙揪了揪自己的衣襟,肯定是赵弦思趁自己睡着了又偷偷轻薄自己……
  还好没什么痛的感觉,应该只是被亲亲捏捏这样。
  待颜暮雪站在穿衣镜前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脖子上那一大片无法忽视的吻痕,还好天气未暖,穿的厚些领子高些还能稍加遮掩。
  颜暮雪在心里又把色皇帝偷偷骂了一顿。
  很快他便把这事给忘了,用了午膳后,便欢欢喜喜的抱着圆子带着宫人去御花园赏花去了。
  如今正是梅花开的极盛的日子。
  颜暮雪今日穿着一身颜色特别的宫装,如水洗的天空般素净。松松的裹着雪色狐皮袄子,整个人都粉雕玉琢的,宛如从画上走下来的仙子一般。
  怀里还抱着一只白白软软的波斯猫,秀美可爱的脸上总无意识的挂着温软的笑意。
  小六子恭顺的跟在自家主子身后,心里又再一次感叹,颜公子这张脸可真是招人啊……
  ————————————————
  说来也不巧,清贵妃平心儿自那日在御书房受了气,心下郁结。难得今日听了心腹宫女的劝说,来御花园游玩散心。
  结果一个转角相遇的契机,就和颜暮雪打了个照面。
  颜暮雪根本没关注她,只是一直望着那些开得极盛极美的梅花,嗅着空气中淡淡的花香。他想着,待会儿回去一定要折一枝白梅花回去养。
  脸上清甜的笑意还未褪去,抬眸便看见了对面咬牙切齿瞪着自己的贵妃娘娘。
  颜暮雪知道自己如今搬至养心殿居住的事怕早已是人尽皆知。
  明里暗里嫉恨着他的人,不知有多少。
  只是清贵妃对自己的憎恶,仿佛是从第一眼见着开始的。
  难道是自己的脸长得招人恨么?
  颜暮雪一边想着一边抬手捏了捏自己的脸颊。
  他最后还是规规矩矩的和贵妃问了好,然后便垂着眼眸改了原本的路线,带着人往左边去了。他一边走一边摸了摸怀里的波斯猫。
  说来也奇怪,这两天圆子好像有些食欲不振,还老爱尿,喵喵叫的频率也高了许多。他都不敢抱圆子回暖阁了,害怕会烦到赵弦思。
  如今把它抱出来走走,好似还乖了些。
  平心儿只是恨恨的盯着他的身影,还有这狐媚子脖颈里若隐若现的那些痕迹。
  就连自己费尽心思托父亲寻来献给陛下的波斯猫,都被这人随意把玩。
  她原以为陛下收下了这波斯猫,也是收下了自己的心意,还因此陶醉了许久。
  可是如今她不能再自欺欺人下去了。
  平心儿收敛了所有神色,只是唇角微微勾着一抹恶意的弧度。
  一个盘算许久的计划早已浮现心头。
  那就让你再舒坦两日。
  待你这张漂亮的小脸花了,烂了,再看看陛下还会不会喜欢你。
  ————————————————
  颜暮雪抱着波斯猫漫无目的的逛了许久,也是有些倦怠了,便选着最近的一处亭子想歇息歇息。
  转过东北角的假山,便看见一座八角凉亭。待走近了些,颜暮雪才发觉那亭子里已经有人了。
  亭子外边伫立着三两个宫人,里边传来一阵好听的笛声,远远看去还有一抹绯色身影随着笛声翩翩起舞。
  身姿曼妙,舞步轻盈,真真漂亮极了。
  颜暮雪抱着猫儿缓缓走了过去,吩咐了宫人们都在外边候着。
  倚着凉亭长椅之上吹笛子的是一位男子,而在那跳舞的也是一位男子。
  笛声在颜暮雪踏入凉亭的时候便停了,那绯衣少年原本背对着颜暮雪跳舞,如今没了笛声,舞步也停了。只见那少年也转过了身子,弯弯的月牙眼在见着颜暮雪之后微微惊诧。
  长椅上坐着的那人,一袭白衣胜雪,手里还握着一根精致的玉笛,长发如墨好整以暇的束着,雪色丝带不经意的飘落在肩上。剑眉星目,温润如玉,只见他嘴角微弯,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容望着颜暮雪。
  好一个芝兰玉树的美人公子啊。
  颜暮雪不禁发出感叹。
  那腰肢纤细的绯衣少年早已凑到颜暮雪身侧,略显得稚嫩的瓜子脸,一双微弯的月牙眼,唇红齿白的脸上略带勾人的媚态,梨涡深深又让人心生好感。
  “你就是那个颜公子对不对!?”
  一把嗓子软甜的像三月的春雨一般。
  颜暮雪望着眼前这个妖媚的美少年,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没想到下一刻那绯衣少年便开始围捏着颜暮雪的狐裘绕着他转圈圈,一边打量一边惊叹。一边转着一边嘴上还在滔滔不绝的说话:“哇,陛下果然是喜欢颜公子这样的吗。看上去就是良家少男,又乖又好欺负的。哇你的腰也好细哦,脸还这么小,皮肤这么这么白啊,你天天用牛乳泡的吗……果然我当初学什么唱歌跳舞的就是什么用都没有嘛!”
  颜暮雪闻言只是温柔的笑笑,有些负担的从绯衣少年那抽回自己的衣角,学着那美人公子一般,靠坐在长椅之上。
  那绯衣少年见他二人都坐着,便也不客气的往二人中间的空隙里一坐。
  他眼角眉梢都带着讨喜的笑意,月牙眼一直瞅着颜暮雪。
  “颜公子,你看我都忘了说自己的名字了。我叫兮悠,这位是重锦哥哥。”
  兮悠言罢又点了点那位白衣公子。
  颜暮雪软软的应了一声,面上挂着甜甜的笑意。
  “你们是陛下的妃嫔吗?”颜暮雪倒是觉得没什么,毕竟这是皇帝的后宫啊。只是美人公子的气质实在是太好,万一不是的话,自己错认便不好了。
  “我们都是云南王送上来的啦,不过和你不一样,都没怎么见过陛下呢。颜公子你可是盛宠诶盛宠!”
  “兮悠。”手里握着玉笛的美人公子终于出声了,他说话的声音磁性温柔,很让人着迷。
  没见过陛下?
  颜暮雪困惑了,他觉着眼前的美人公子甚是好看啊,至少比老是对他柳眉倒竖的清贵妃好看多了。赵弦思居然连见都不见人家吗?皇帝真是奇怪。
  兮悠甚是自来熟的往颜暮雪那儿凑了凑,眼睛眨巴眨巴亮晶晶的,看得颜暮雪好有负担啊。
  “怎么了吗?”颜暮雪歪了歪脑袋,真挚的发问。
  妖娆的美少年立马凑到他耳边,非常非常轻声的问道:“颜公子,你到底是怎么讨陛下欢心的啊。陛下既不想听我唱小曲儿又不想看我跳舞,我觉得我长得也不差呀……难道非要我去改头换面扮成良家少男吗!?”
  颜暮雪忍俊不禁,认认真真的看了一会儿兮悠的脸,夸道:“我觉得你长得很好看啊,重锦公子也很好看。我的话……”
  颜暮雪垂着眼眸,将未说完的半句话咽回了肚子里。
  他记得赵弦思对他说过,你不准像他。
  虽然当时他迷迷糊糊,但也并非全无记忆。
  他其实也知道,这所谓的盛宠,不过是因为这张脸。
  编织而成的一段瑰丽记忆。
  “那等我们熟了,我便告诉你呀。”颜暮雪眉眼弯弯,轻巧的岔开了话题。
  兮悠原就是个好糊弄的性子,闻言立马笑道:“好呀好呀,我和重锦哥哥都住在落依宫,颜公子若得空不如来我们那儿坐坐。我给你唱小曲啊~”
  颜暮雪只是软软的笑着答了一句好,又默默的把他说的宫殿名字记了下来。
  颜暮雪透过兮悠的小脸,才发现美人公子正在看自己。
  他本想说些什么的,没想到小六子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凑在自己耳边说是时辰快到了。
  他赶忙起身,又对着二人匆匆告别,便想回养心殿去。
  没想到原本一直不发一语的重锦却在此时对他说了一句,“颜公子最近几日还是莫要太过宠爱这猫儿的好。”
  “啊?”颜暮雪闻言微愣,又看了看怀里白白软软乖乖巧巧的波斯猫,笑着说:“圆子很乖的……”
  重锦只是按了按手中的玉笛,温声道了一句:“再乖的猫,也是会咬人的。”
  颜暮雪愣愣的回了句好。
  回去的路上看着怀里日益黏人的波斯猫,有些发愁。


第20章
  颜暮雪用手支棱着下巴,垂着眼眸看着团坐在桌案上撒娇卖软的圆子。
  他伸着手指戳了戳猫咪软软的肚皮,笑道:“最近怎么那么黏人啊你。”
  那波斯猫只是软软的喵了一声,顺着暖榻一跃而下,片刻之后便消失不见了。
  他又和小六子打听了亭子里那两人是谁。
  小六子也只是模模糊糊的说好像是前两年老云南王送上来的美人,只是陛下随意封了贵人的名分赐了宫殿罢了。
  “皇上他都是这样,随意安置后宫那些美人的吗?”颜暮雪一边小口小口的喝着牛乳茶,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倒也不是全收的,许多当即便送人了。陛下也不爱办选秀女的事儿,因此各地进献美人确实是多了些。”小六子打着哈哈的说道。
  “他只留好看的?”颜暮雪眨眨眼,颇为好奇的问道。
  “呃……陛下向来眼高于顶,自然是只有颜公子这样的美人儿才能入眼啦。”小六子含糊的说道。
  收集癖啊他。颜暮雪在心里默默的腹诽着皇帝。
  颜暮雪自然没和赵弦思说遇见重锦和兮悠二人的事,只是说御花园的梅花开得极美,原本自己想折一枝白梅花带回来的,后来给忘了。
  赵弦思也只是温柔的将人圈在怀里,听着他温声细语的说话。情到浓时方才亲吻着怀里人儿柔软的唇,缠绵悱恻。
  ————————————————
  颜暮雪摸着空儿便想去落依宫走走,本想带着圆子一块儿去的。后来想了想重锦公子好像不大喜欢圆子,便也作罢了。
  那落依宫似是有些偏远了,颜暮雪最后是坐着轿子过去的。
  这宫殿从外边看过去似是与自己的汐月宫没有太大的差别,入了内才发觉十分雅致清幽。院中的白梅花似是比那御花园里开的更漂亮呢。颜暮雪有些痴痴地望着那梅花,他总觉得自己以前好像也是喜欢赏花的。Fxsw.org

推荐文章

婚约[ABO]

景帝纪事

春风渡关山

谢兄,你身材走形了

鱼龙幻

梅花三弄撞四下

鬼僧谈之无极

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和月梨花瘦

上一篇:婚约[ABO]

下一篇:春山夜带刀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作者的昵称是玲奈和麻友吗hhhhh闭粉狂喜!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这关系也太。。。原谅我智商不够
攻是真的渣,实锤了,凭什么把师父的幸福夺走灭师父的国最后还能获得幸福
看完心情复杂。没有受的话这个故事就是个妥妥be。看完攻的回忆也依旧觉得。。。攻是真对不起白月光
还没看先看了评论,就想知道白月光做错了什么?这么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看到这里没再看了_(:з)∠)_,跟古代深闺大小姐一样柔弱可怜又无助只能跟娇花一样被蹂躏摧残的男人戳到我雷点了……啊我要去看两眼石榴姐。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攻在白月光心里本来就不是特别重要,攻挺在乎他的, 他最重要的不是攻 一心要杀他,还是受最好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
哇这个文案 可以换成白月光把攻渣杀了,受失忆了,受长得像白月光,让白月光想起攻原先的时光|符合伪替身和人设 还是我萌的cp(*/ω\*)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