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和月梨花瘦(12)

作者:激辣鼠女 时间:2019-07-08 20:16:00 标签:玄幻 治愈

  颜暮雪原本在偷懒,只是含着肉/棒就很累了,还要听墙角什么的。结果脖子里就被冷茶滴个正着,颜暮雪忍不住瑟缩了下肩膀,轻轻地呜咽了一声。
  少年甜腻的、柔软的,情到浓时的呻吟。
  -
  书贵妃抓着锦帕,指尖泛白,她竭力维持着面上的神色,微弯的眼不由自主的往赵弦思那看了一眼。似是想看透那龙案里藏着什么,她的眼睛略过边上的时候。
  终是瞧见了那双藕色绣线云履。
  纪柔觉着自己的声音都有些发抖:“陛下……”
  -
  “小猫玩闹罢了。”赵弦思噙着笑看着埋首在自己身下的漂亮少年,对上了那双满是委屈的湿漉漉的眸子,凤目微挑:“没别的事的话便退下吧。”
  纪柔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妥帖了自己贵妃的骄矜:“臣妾遵命。”
  ————————————————
  赵弦思伸手摸了摸少年乌黑细软的头发,又按着少年白/皙的脖子,狠狠耸动了几下腰,便将自己的欲/望尽数发泄在了颜暮雪嘴里。
  “呜……”颜暮雪猝不及防的被射了一嘴的精水,正想吐掉却又被皇帝捏住了下巴。
  赵弦思唇角勾起一抹动情的笑,低声道:“小猫,咽下去。”


第12章
  颜暮雪的下巴被皇帝捏在手里,他微微仰起脸,眼神瑟缩的看着眼前清冷矜贵的皇帝。
  他委委屈屈的将那些东西咽了进去,可是因为太过着急,立马呛了起来。一些没来得及咽下去的东西顺着嘴角流了下来,滴在了少年身下的羊绒地毯上边。
  眼泪不争气的在眼眶里打转,颜暮雪胡乱的拿衣袖擦了擦自己的脸,又跪着去捡散落在身边的衣服。一边哭一边把衣服抱在怀里,刚站起来又被皇帝攥着手腕压在了龙案前,才捡起来的衣服又掉在了地上。
  颜暮雪吸了吸鼻子,抬脸委委屈屈的看着赵弦思,声音里还带着点哭腔:“我伺候过了啊,放我、放我回去啊。”
  赵弦思闻言轻笑道:“怎么又哭了?”说完又捏着颜暮雪柔软的臀瓣直将人抱到桌案上坐着。
  案桌上有些冷,颜暮雪下/身没有穿裤子,忽然被赵弦思忽然抱过去,身子忍不住瑟缩了下,连脚背都绷得直直的。
  “你欺负我……”颜暮雪轻轻咬着唇,手里还捏着皇帝墨色的衣袖,“还、还打我屁股,还要我吃你的……”
  赵弦思挤在他双腿之间,手还揽在他背上。颜暮雪觉得这个姿势很奇怪,可是双腿只能被迫大开着,他难受的晃了晃脚。
  赵弦思笑着去吻颜暮雪软软的唇,手从内衫里边伸了进去,轻轻抚摸着少年平滑细腻的背脊。
  赵弦思的吻又从少年的唇角落到脖子,一路往下,最后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一口将颜暮雪粉/嫩的乳尖含在嘴里,又咬又吸。另一只手又拨开内衫,对着另一边的乳尖又揉又捏。
  颜暮雪白/皙的胸口上殷红的乳尖渐渐变得红肿挺立,皇帝的手指很有技巧的玩弄着少年的乳/头,一边揉/捏,一边还绕着乳晕偶尔打着转。
  “呜……嗯……不要咬啊……”颜暮雪不知道原来男人被碰了这里也会这么有快感,他一张开嘴,呻吟便迫不及待的溢了出来。
  赵弦思却不听他的,甚至用牙齿轻轻咬着殷红的乳/头,时而舔弄时而吮/吸。
  颜暮雪的身子被皇帝的大手托着,只是被舔弄乳/头,他的身子便软了下来。原本软垂的分身也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赵弦思这才松开了颜暮雪的乳/头,又去亲颜暮雪柔软的唇。手也顺着乳尖滑下来,一把拿捏住了少年秀气肿胀的分身。
  “这就硬了?”赵弦思的大拇指按了按少年已经渗出水的前端,故意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小骚/货。”
  颜暮雪委屈的咬住了唇,明明这次他没被下药,可是身子还是和上次那样有感觉……男人和男人之间做那档子事,原来也那般舒服。
  “我不是……我才不是。”少年小声又没底气的反驳着。
  赵弦思闻言微哂,清冷的眉尖挑了挑,手上用力的捏了捏。
  又把颜暮雪往里边抱了抱,伸手分着少年的腿,埋首在少年腿间,含住了那秀气的分身。
  颜暮雪绷直脚尖抵在桌边,双腿轻轻颤着。手虚虚的抓着皇帝如墨的发,大脑里一片空白。只觉得自己的命根子被温热湿润的口腔包裹着,舒服的他快哭出来了。原来被舔弄那里这么舒服的,怪不得皇帝老让强迫他吃……
  赵弦思将他的分身上上下下舔弄着,又开始津津有味的吞吐起来。灵活的舌头轻吮着前端,就连下面的鼓涨囊袋也被唇吸/吮着。
  颜暮雪只觉得自己身子软的要命,没多久便不争气的泄了。自己的精水儿也被皇帝全数吞了下去。
  “你怎么吞下去了……”颜暮雪红着脸望着眼前的男人,赵弦思微染情/欲的眉眼都好看的要命。
  赵弦思并未说话,只是笑着去亲吻他的唇,颜暮雪被他亲的晕晕乎乎的,嘴里的味道还是自己的那些……
  颜暮雪又不争气的脸红了。
  赵弦思伸手从桌案下边的柜子里拿出一盒脂膏来。
  他捏起颜暮雪的尖下巴,笑着说道:“自己涂。”
  颜暮雪蜷曲着双腿,迷迷糊糊的接过了脂膏,“涂哪里啊……”
  赵弦思捏着少年的腿弯将他的腿分了开来,又轻轻拨弄了一下颜暮雪粉红的褶皱。
  颜暮雪的脸刷的一下红了,他期期艾艾的拨开了皇帝的手,打开了小木盒取了些香喷喷的脂膏开始轻轻涂抹。
  他过于害羞,只是指尖轻轻戳刺着粉穴的入口便不再深入。随意涂抹了一会儿便将脂膏还给了赵弦思,“好、好啦……”
  赵弦思凤目微挑,自然的将身体挤到了颜暮雪的双腿之间,手指轻柔的在褶皱上边按揉着。指尖轻轻的在粉穴里边抽/插起来,双指玩弄着柔软的小/穴,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他的手指进入的并不深。
  “是你自己不好好涂的,待会儿插进去疼了可不许哭。”
  颜暮雪委屈的咬咬唇,面上还虚张声势的哼了一声,倔强道:“才、才不会哭。”
  赵弦思抽出手指,摩挲了一下指尖带着的淫/水,故意抹到了颜暮雪挺立的乳尖上。颜暮雪漂亮的身子轻轻颤了颤。
  他伸手取了脂膏,仔细涂抹在将自己露着的硬物上边。
  这才抱起少年一起坐回了椅子上,将人双腿大开的按在自己腿上。
  颜暮雪难受的在他腿上磨蹭起来,皇帝的衣衫都未解,只是露着粗硬的肉/棒抵在自己的屁股上缓缓摩擦着。那种热热的,痒痒的,压抑的摩擦感让颜暮雪都快疯掉了。
  赵弦思也不急着进入,只是双手按在颜暮雪白/皙柔嫩的臀肉上,一下一下的揉/捏着。粗硬的肉/棒只是抵在粉穴的褶皱上轻轻的磨蹭。
  颜暮雪环着皇帝的肩膀,将小脸抵靠在他肩上,轻声喘着气。小/穴那儿已经湿润一片,想被填满的欲/望燃烧着颜暮雪的神智。他吸吸鼻子,将自己的唇贴在赵弦思的唇上亲了亲,又伸出舌头舔了舔。
  他很喜欢和赵弦思亲吻的感觉,这个人的唇和看上去一样,柔软好亲。
  “快放进来……”少年软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勾人的要命。
  赵弦思低低的笑了起来,托起颜暮雪的屁股,将肉/棒对着微张的粉穴,毫不犹豫的整根捅了进去。
  “啊……疼、疼啊,出去、出去……呜……”
  明明是自己勾着人插进来的,可颜暮雪只觉得自己身下被巨棒狠狠的捅了进来,丝毫没有初次那般婉转快乐。许是因为脂膏没有仔细的涂抹,坚硬的肉/棒强势挤进紧涩小/穴的痛苦感,顶得他几乎无法呼吸了。
  眼泪不争气的落了下来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明明刚刚还逞强说自己才不会哭的。
  “刚刚谁说不会哭的,嗯?”
  赵弦思看着怀里的小猫哭的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伸手捧着他的后脑勺,轻轻吮/吸着他的唇瓣。舌头灵巧的撬开了他的牙关,趁虚而入般在颜暮雪的口腔里尽情掠夺起来,纠缠着少年软热的小舌头。唇舌纠缠着,透明的津液随着吞咽的动作顺着二人唇角缓缓流下来。
  他的吻太过热烈,颜暮雪被分散了注意力,身下的疼痛好似也缓解了一些些。
  唇分时,颜暮雪眼角眉梢都沾染着柔软的甜腻。赵弦思这才揉/捏着他的臀瓣,下/身缓缓耸动起来,紧绷着腰臀,将肉/棒送入小/穴深处。
  “不要动……疼、疼……呜,弦思……”
  赵弦思明明还在用力操弄着怀里的少年,嘴上却非要装傻,明知故问道:“疼啊,那小猫想怎么办?”下/身的动作却越发卖力的抽/插着。
  颜暮雪被他顶弄的说不出话来,只能随着抽/插轻声呻吟,身上唯一的衣服也滑落到手腕处,虚虚的掩盖着二人交/合的位置。
  少年散乱的黑发遮着漂亮的肩颈。
  颜暮雪秀美的脸蛋失神而绯红,眼神迷离的将自己的唇递到了赵弦思的嘴上,声音软软的勾着人:“呜……要、要亲嘴儿……”
  赵弦思笑着含住了颜暮雪递上来的唇,辗转吮/吸着小人儿甜美的味道。
  颜暮雪喉咙里溢着细微的呻吟,舒服的哼唧起来。
  皇帝的手揉/捏着颜暮雪白/皙柔嫩的臀瓣,挺动着腰肢不住地往粉穴里深入。抓在臀瓣上的手情不自禁的用着力,少年的身子太容易留下痕迹,如今臀瓣上已经被抓出一个红色的五指印来。
  赵弦思一边温柔碾磨着少年软软的唇,身下抽/插的动作也越来越快,撞击后臀的声音是如此的令人面红心跳。
  颜暮雪被他顶弄的呜咽不止,软软的声音中夹杂着可怜兮兮的哭腔,“弦思……轻、轻一点……啊……呜……慢、慢点……”
  安静的御书房里充斥着啪啪啪肉/体碰撞的声响,光是听着都让人脸红。少年的求饶被皇帝霸道的动作顶弄的支离破碎,到最后只能随着身子摇晃失神的嗯啊呻吟。
  颜暮雪不知道自己被抽/插了多久,只知道男人炙热的欲/望一直在自己体内浮沉,到最后更是每一下都顶到了自己的最深处,整根捅进整根抽出,一次又一次顶弄在自己的敏感点上。
  灼热的液体在自己体内最深处被男人释放出来,颜暮雪尖叫着,连脚趾都绷紧了。
  而颜暮雪被男人射/精的那一瞬间,随着男人的抽/插,自己的欲/望也一道释放了出来。Fxsw.org

推荐文章

婚约[ABO]

景帝纪事

春风渡关山

谢兄,你身材走形了

鱼龙幻

梅花三弄撞四下

鬼僧谈之无极

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和月梨花瘦

上一篇:婚约[ABO]

下一篇:春山夜带刀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作者的昵称是玲奈和麻友吗hhhhh闭粉狂喜!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这关系也太。。。原谅我智商不够
攻是真的渣,实锤了,凭什么把师父的幸福夺走灭师父的国最后还能获得幸福
看完心情复杂。没有受的话这个故事就是个妥妥be。看完攻的回忆也依旧觉得。。。攻是真对不起白月光
还没看先看了评论,就想知道白月光做错了什么?这么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看到这里没再看了_(:з)∠)_,跟古代深闺大小姐一样柔弱可怜又无助只能跟娇花一样被蹂躏摧残的男人戳到我雷点了……啊我要去看两眼石榴姐。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攻在白月光心里本来就不是特别重要,攻挺在乎他的, 他最重要的不是攻 一心要杀他,还是受最好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
哇这个文案 可以换成白月光把攻渣杀了,受失忆了,受长得像白月光,让白月光想起攻原先的时光|符合伪替身和人设 还是我萌的cp(*/ω\*)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