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和月梨花瘦(32)

作者:激辣鼠女 时间:2019-07-08 20:16:00 标签:玄幻 治愈

  赵弦思一边说一边温柔的亲吻着颜暮雪的眼角眉梢:“所以我只知道,我是喜欢上颜小猫了,无论是脸,还是性子,还是别的,我都爱惨了。知道你慢慢变回原本的暮雪,一点点找回原本丢掉的记忆,我也爱惨了。”
  颜暮雪淡棕色的瞳仁里微微闪着温柔缱绻的水色,他从未见过这样的赵弦思。
  这样对自己敞开心扉,毫无保留的赵弦思。
  一颗酸酸涩涩的心似是忽然被浇灌了蜜糖一般,不可遏制的甜了起来。
  -
  颜暮雪眨眨眼,却忽然想到一件事,使得那些酸涩又占据心头。
  他怯怯地开口:“那万一,纪清玦也醒了怎么办……我知道你的心意了,便不会怀疑。我只是不想、不想有万一,我害怕你在我们之间为难。”
  他神色惆怅,即便是心里酸涩,竟然只是害怕让赵弦思难以抉择。
  赵弦思见到颜暮雪这般模样心疼不已,只是苦涩的摇摇头:“身体是你的,灵魂也是你的,除非你自愿,否则他的记忆也许这辈子都不会苏醒。”
  可是感觉这样好对不起纪清玦……
  颜暮雪有些愧疚的想,却还是软软的抱住了赵弦思的脖子,胡乱的一顿乱亲。
  似是想把眼前的这个人彻底的拥在自己怀里。
  颜小猫吸吸鼻子,声音轻轻软软的撒着娇:“好、好啦,太医还要和你谈事情……让他进来啦。”
  赵弦思淡笑着说了声嗯。
  ————————————————
  原本颜暮雪还想听太医和赵弦思谈话的,万一是有关赵弦思病情呢。
  可是赵弦思只是捏捏他的手心让他先回自己的客房里。
  颜暮雪咬咬唇,虽然很想问为什么不让自己听,却还是乖顺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
  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心里一片焦灼。
  一边回味着赵弦思和自己说的话,一边又对隔壁的谈话好奇万分。
  他纠结的站在两个房间共用的墙面前,拨弄着这个花瓶那个字画的。
  没想到还真被他在一个字画后面发现了一个小洞。
  也不知道哪个不要脸的家伙竟然偷偷凿了洞,莫非是想偷窥不成?
  所幸这洞眼对着的是隔壁的衣架,此刻正被衣衫遮的严严实实。
  颜暮雪暗暗的想,退房的时候定要和店家好好说道说道。
  不过因为满满的好奇心,他还是像做贼似的,将耳朵偷偷贴在了那个洞上……
  -
  隔壁的声音确实能听见了,不算清晰但是能听见谈话。
  一个苍老的男声在滔滔不绝的说着,看来是太医的声音。他似是在说些什么病理药理的,听得颜暮雪昏昏欲睡,想着还不如去休息一会儿算啦……
  可是忽然就听见什么血契的事情。
  颜暮雪眉尖轻蹙,似是对这两个字有些下意识的抵触。
  他轻轻咬着唇,又把耳朵贴紧了些。
  “陛下,您这血契若是再不解,一味拖延下去后果不堪设想。老臣研究的药于您而言不过是饮鸩止渴,只能压抑那些反噬的痛苦罢了。”文老太医的声音里满满的无可奈何。
  赵弦思的声音还是那般清清冷冷,好听的要命:“朕早就说过了,结契的人已死,这血契解不了。”
  “陛下当日结契之时便就该知道,北离纪氏本就是古巫族传下来的血脉,这血契又是纪氏最高的契约。一旦结契便意味着命数相合,一方若是离世,另一方即便是再怎么苦苦支撑,也是熬不过十年之劫的……”
  “十年……”赵弦思极轻极淡的笑了一声,却清晰的传到了颜暮雪的耳朵里。
  “原本只有五年,至于这多出来的五年,朕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其实就算是只有一年,也足够朕杀了那个昏庸无道的父君和猪狗不如的兄长了。朕欠他一条命,以命抵命也没什么。只是如今朕才后悔,后悔没办法多陪暮雪几年。”
  “朕如今二十四,如此算来只剩下五年了吗?原来朕也会怕活不够啊。”
  他的语气里带着满满的眷恋和淡淡的后悔,却让颜暮雪心头一震。
  -
  颜暮雪闻言茫然失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
  未语泪先流,他抬手摸了一把脸颊,原来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为什么会这样,明明自己和他才说清了所有的误会,明明约好要好好在一起的,明明当初说不许离开的人是赵弦思啊……
  为什么会只剩五年,颜暮雪不信,也不愿意相信。
  苍老的声音说的一句话却忽然将他沉落湖底的心又攥了上来。
  “可是纪公子的魂魄如今就在颜公子身体里,如果能让纪公子醒来,虽然是颜公子的身体,可若是能一试也是极好的。再者那解除血契的法子也只有他知晓,如果成功了陛下自然能长长久久的……”
  “朕不会让他醒。”赵弦思想也不想便拒绝了。
  文老太医艰涩道:“为什么?陛下,这是您的命啊!”
  赵弦思唇角露着苦涩至极的笑容却不置一词。
  因为他恨我,恨极了我,恨不得我马上死。
  他连五年的活命时间都不想给自己。
  -
  隔壁交谈的声音戛然而止,许久没有响动。
  颜暮雪紧紧揪着自己的衣襟,抬手抹掉了泪水。
  我不会让你死的,你一定会好好活着,长命百岁的。
  ————————————————
  整理了情绪之后,颜暮雪才主动地去给赵弦思端了好吃的饭菜来。
  颜暮雪仔仔细细的给赵弦思喂了饭菜,自己的肚子却不争气的叫了一声。
  他眨巴眨巴眼睛,笨笨的解释着:“我、我才不是因为饿。”
  赵弦思笑着掐掐他的脸,“饿了就去吃,朕又不是腿伤了,大可以起身吃饭。”
  颜暮雪圆睁着眼:“那你还要我喂!”
  害他自己还肚子饿。虽然早上吃的多了,可是刚刚又哭了那么多次,难受了那么久,自己早就饿得不行啦。
  赵弦思淡笑道:“暮雪喂的饭格外好吃啊。”
  颜暮雪的饭菜也被端到了屋子里的圆桌上,他端着碗小口小口的吃着。
  心里却在想刚刚的事情。
  赵弦思明明和自己说过,只要他想纪清玦醒过来,那个人便能醒来。可是刚刚他在心里说了好多次啊,一点用都没有。可是又不敢问赵弦思,皇帝那么聪明的一个人,万一自己套话不成反倒被他察觉了心思便不好了。
  颜暮雪也只是隐隐约约的感觉,赵弦思好像不希望纪清玦醒过来啊。
  那该问谁呢……
  颜暮雪想啊想,脑子里忽然叮的一声,闪过一个仙风道骨的白发老人。
  清虚道长,他肯定知道!
  思及此处,他又抿着唇,高高兴兴的开始扒饭。
  赵弦思站了起来,观察着颜小猫生动的小表情,这小笨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皇帝心里乐得不行。
  赵弦思弯下腰,笑着亲了亲颜暮雪的脸颊,又贴在他耳边轻声说:“小猫穿杏色真好看。”
  颜暮雪这才发现他居然站在自己身后,而自己还在没形象的扒饭……
  颜小猫害羞的红了脸,恨不得把脸埋在饭碗里。


第33章
  颜暮雪虽然知道该问何人了,可是如何才能绕开赵弦思和清虚道长联系上,却又将他难倒了。
  原本的一点点喜悦也被冲散了,又变成了那个恹恹的小猫。
  赵弦思伤的本就不重,将养几日便全好了。
  颜暮雪原以为他会赶着回宫,毕竟苏州原就是赵弦思南巡的最后一站。
  可是皇帝只是笑着捏他的脸,让他自己想想,接下去是什么日子,他们又该去哪儿。
  颜暮雪极为困惑,直到他们一行人已经坐上船施施然离开,他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
  颜暮雪一直担心着赵弦思的事,颇有些食欲不振,几日船坐下来人反而瘦了些。
  赵弦思却以为是颜暮雪又开始挑嘴了,毕竟他原本就是个特别挑食的小家伙。
  颜小猫才被他养得更好捏了些,这才几日,竟又瘦回去了。赵弦思心疼的捏了捏颜暮雪的脸,但还是正了正神色,开始着手纠正颜暮雪挑食的小毛病。
  颜暮雪当然不觉得自己挑食啦,他明明只是在想事情,而且天气又热,自己的胃口本来就一般般。
  直到颜暮雪苦兮兮的看着赵弦思夹到他碗里的菜,全是他最不喜欢吃的时蔬,这才意识到这人完全误解自己的意思了……
  可是又不能明说,颜暮雪都快要郁卒死了。
  赵弦思见他半晌不肯吃那些青菜胡萝卜的,直接端过了颜暮雪的碗筷开始着手喂。
  颜暮雪圆睁着眼,小声地抗拒:“你夹这么多,我怎么吃得完呀?”
  赵弦思笑着眯眼:“吃那么多肉,一点菜都不吃?”
  颜暮雪委屈,他明明就吃了一个鸡腿和几块小酥肉,菜也吃了茄子啊……他只是不爱吃胡萝卜还有青菜又有什么错。
  “娇气包。”
  赵弦思清冷的声音和哥哥存在回忆里的健气少年音微妙的重合了一下。
  颜暮雪恍神之际,就被坏心眼的皇帝悄咪咪的喂了好几片胡萝卜。
  最后颜暮雪惨兮兮的吃完了一整碗的时蔬。
  更惨的是,赵弦思从那之后对给他投喂蔬菜这时,有了异常的执着。
  ————————————————
  待下画舫踏上熟悉的道路,颜暮雪才发现赵弦思带他回了哪儿。
  居然是自己的老家,临安府……
  颜暮雪这才想起来,原来是快到自己生辰了呀。
  七月初七。
  颜暮雪的手还被赵弦思紧紧握在手心里,就是略略出些多余的汗,这个人也会察觉。
  赵弦思捏捏他的手心:“暮雪真是迟钝。”
  颜暮雪不自然的侧开脸,看着侍卫将他们的行李搬上马车,轻轻地哼了一声:“我才没忘。”
  说完又抬起脸看着赵弦思,揪了揪他的衣袖:“要回颜家祖宅吗,可是都没和爹爹说过啊。”
  赵弦思淡淡的瞥了一眼已经收拾妥当的马车,极为顺手的将颜暮雪打横抱起,长腿一迈便踏入车厢内。
  颜暮雪已经习惯他的怀抱了,条件反射的捏紧眼前人的衣襟,眉眼带笑的看着他。
  车厢里点了一些淡淡的冷香,颜暮雪没闻出是什么味道。
  赵弦思却拥着他,亲吻着他左耳耳骨,颜暮雪觉得耳朵酥酥麻麻的。Fxsw.org

推荐文章

婚约[ABO]

景帝纪事

春风渡关山

谢兄,你身材走形了

鱼龙幻

梅花三弄撞四下

鬼僧谈之无极

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和月梨花瘦

上一篇:婚约[ABO]

下一篇:春山夜带刀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作者的昵称是玲奈和麻友吗hhhhh闭粉狂喜!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这关系也太。。。原谅我智商不够
攻是真的渣,实锤了,凭什么把师父的幸福夺走灭师父的国最后还能获得幸福
看完心情复杂。没有受的话这个故事就是个妥妥be。看完攻的回忆也依旧觉得。。。攻是真对不起白月光
还没看先看了评论,就想知道白月光做错了什么?这么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看到这里没再看了_(:з)∠)_,跟古代深闺大小姐一样柔弱可怜又无助只能跟娇花一样被蹂躏摧残的男人戳到我雷点了……啊我要去看两眼石榴姐。
文案诚不欺我,确实古早……攻隐瞒敌国皇子的身份藏在白月光身边跟他谈恋爱偷信息,然后灭了白月光的国杀了白月光的好友又和白月光玩强制爱,白月光给他下了早死的咒之后自杀,死后魂魄跑到替身受身体里试图杀攻,然后又是囚禁逃跑造反失败并失去最后的朋友。最后白月光魂飞魄散完事。攻有个美貌柔弱的哥哥被另两个同父异母哥哥当玩物,攻发现后霸气四溢废了一个
攻在白月光心里本来就不是特别重要,攻挺在乎他的, 他最重要的不是攻 一心要杀他,还是受最好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
哇这个文案 可以换成白月光把攻渣杀了,受失忆了,受长得像白月光,让白月光想起攻原先的时光|符合伪替身和人设 还是我萌的cp(*/ω\*)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曾经看到的是这个文案
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
    伪替身 非重生 非魂穿
    清冷美人攻x失忆甜软受
    高亮:糖不要钱/刀也不要/古早味/先甜后虐/
我一直以为受是他的白月光,我本来想直接等完结再看的,后来文案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