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耽美

过电

作者:卡比丘 时间:2022-01-17 11:08:27 标签:

杨恪+郁知年

  恋爱运气不好的杨恪和恋爱运气不好的郁知年的普通爱情故事。

破镜重圆、青梅竹马、HE

第1章 一(2019)

  郁知年觉得自己本命年似乎命犯搬家。

  光是重回宁市的半年,他已经换了三次住所。

  刚回国的十一月到十二月,他还算稳定地居住在项目组给他安排的留学生宿舍。

  次年一月起至四月,他和同门兼好友邵西霖一起做项目中社区流动人口的田野工作,到市里的一个城中村租了两个单间。

  四月初,两人回到学校,发现宿舍分配管理出了一些问题。

  郁知年原先的房间被他人占用了,只得搬去隔壁楼的另一套里。

  新宿舍在隔壁楼七层,楼道最深处,靠近学校树林方位,比上一套低楼层沿主干道的安静不少。郁知年住在里面专心整理记录,分析素材,撰写项目的阶段论文,反倒有了一种因祸得福的感觉。

  只是好景不长,四月下旬的一个下午,项目例会开始前,导师突然告诉他们,五月下旬,项目在宁市的部分即将结束,让他们及时买好机票回国。

  郁知年原本在看导师给他们传阅的资料,闻言抬起头,愣了许久。

  去年带郁知年和邵西霖来参加和宁大的学术合作前,导师曾预估,他们至少得在宁市待十个月。如今只待了五个多月便提前结束,对于郁知年来说,实在有些突然。

  郁知年论文没写完,想补的几个访谈没补,而且他在赫市空置的房子里,借住了一对朋友情侣,得等到两个多月后朋友毕业腾空了,他才能住回去。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郁知年放在从前和杨恪同居的住所里的生活物品。

  杨恪的律师和助理已经来电催了郁知年许多次,追问他回去的时间,希望他一抵达,就尽快去拿。

  按照原本九月回校的日程规划,他的时间很宽裕。可是提前回到赫市,郁知年自己都找不到地方住,更别说处置那些从杨恪家搬出来的东西。

  随后,例会开始了。导师和学生们交流进展和计划。

  郁知年一直在走神,什么都没听进去,甚至胡乱想了几种申请推迟回校时间的理由。

  但为私人生活而影响项目进度,实在不光彩也不专业,因此例会结束以后,郁知年心不在焉地刷起了赫市的房产网站,想尝试租一间房,渡过最尴尬的三个月。

  赫市的短租房很难找,有一些房间装修不错,但离学校太远;有的离学校近,但年久失修、墙壁渗水、还有虫灾;为数不多硬件和距离都合适的,价格又太高。

  郁知年渐渐看得入神,仔细地比较每一个房源,直到楼外突然传来六点半开播的校园广播开场音乐,他才发现时候已经不早,窗外晚霞都快褪尽了。

  原本一屋子人,现在只剩邵西霖还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看平板电脑。

  “西霖,”郁知年叫他,“怎么还不去吃饭?”

  邵西霖抬头看了他一眼,说:“我看你好像有什么烦心事。”

  邵西霖性格直率,脾气很好,郁知年跟他关系不错。不过邵西霖生活中有轻度的强迫症,无法和人合住。

  郁知年想了想,还是告诉他:“我回学校可能没房子住了。”

  “看了半天租房,没合适的,”郁知年不抱希望地问,“你有什么门路吗?”

  “你不是住在罗瑟区的大别墅里吗,”邵西霖说,“我听人说过。”

  “那个不是我家,”郁知年照理已经不应该有什么感觉了,但忽然被迫提到罗瑟区,还是莫名有些心痛,“我不能再住在那里了。“

  邵西霖“哦”了一声,没有多问,建议:“你可以联系那种房产经理,让他们帮你找。”

  邵西霖提醒了郁知年,他想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叫做林凯,是一名置业中介。几年前,郁知年在赫市的这套房子,便是林凯帮他买到的。

  房子是杨恪的爷爷送他的成年礼物。从买下房子至今,郁知年与林凯没再联系过。

  郁知年不清楚他是否也提供租房服务,死马当活马医,从通讯录翻出他的号码,给他发了消息。

  林凯很快就回了电话过来。他十分热情,称有租房业务,听郁知年说完了详细情况,自信地打下包票,一定能很快找到合适的房产。

  挂了电话,郁知年回到宿舍,又开始写论文。

  在写论文间隙,他还约了一个访谈对象,想在回赫市前再做一次补充采访。

  得知留在宁市的时间不多之后,郁知年的效率似乎变高了,到晚上十点,他竟然写完了一半的初稿。

  合上电脑,打算去洗漱时,林凯给他来了电话。

  “郁先生,”林凯欢欣地说,“好消息,我找到了一个未上市的房产,房产的主人愿意出租,不过报价比您预算高了百分之五,不知您是否可以接受。”

  他发来照片,房子比郁知年自己看的那些好太多,距离也很近。

  郁知年定下了房子,将租金转给林凯,松了一口气。

  从浴室出来,他看见手机上有三个未接来电,都来自杨恪的助理,史密斯。

  郁知年在椅子上坐下来,一面用毛巾擦拭头发,一面给史密斯回电。

  四月份的宁市还有些冷,郁知年身上没有擦干的水汽带走了少许温暖。他听着去电时的连线音,觉得有些寒冷,也有呼吸不畅的难受。

  “郁先生,”史密斯接了电话,客气地对他问好,“请问您回来的时间定了吗?”

  史密斯来电的时间有些凑巧,不过他最近本就催得勤,郁知年便未多想,告诉他:“下个月初,五号或者六号吧。”

  “太好了,”史密斯道,“您的物品已经打包放在储物室。请问什么时候方便来拿走?”

  郁知年顿了顿,觉得嗓子很干。他放下毛巾,蜷在椅子上,麻木地对史密斯说:“我还没买机票,回来了会联系你的。”

  “你们要是实在等不及,我找搬家公司先搬到他们的仓库吧,”郁知年努力想了想办法,和他商量,“我去找找再给你打电话。”

  离他回去也没几天了,半个月仓库费用他可以承担。

  但不知怎么,史密斯那头静了一会儿,而后对他说:“杨先生不希望一群陌生人进家里,您还是自己来拿吧。”

  郁知年答应下来,挂了电话。

  这通电话并没有多长,但他觉得很累,走到浴室,把头发吹干了,关了灯倒在床上,快睡着的时候,他突然想到自己回宁市后,好像再也没有听到过杨恪的声音。

  住在一起这一年多的后半段,他不怎么敢和杨恪碰面,如果下楼时听见杨恪和保姆说话,他也会回到房间,过一段时间再下去。

  因为他已经不再是那个非常勇敢的郁知年了。

  他躺了一小会儿,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眼睛并不酸,但是头有点痛。

  再过一两周他就又要离开这间宿舍,他觉得疲惫。

  这时候,郁知年手机屏幕亮了,他拿过来看了一眼,是邵西霖发来的短信,问他房子找到没有,又似乎是忍痛告诉郁知年,实在找不到的话,自己的房子有空置房间,但是他的生活起居习惯比较严格,接着给郁知年发了洋洋洒洒一长页的合租须知。

  郁知年认真读了起来,读到一半,忍不住笑了,回复邵西霖:“我已经找到房子了,谢谢。”

  邵西霖迅速地给他回了个“好”。

  郁知年把手机放到一旁,闭上了眼睛,又想起史密斯的催促。

  几个月来搬了这么多次房间,他的行李越来越少,发觉从前认为必须要带的东西,实际上都不是必须。

  郁知年忽然想去看看自己夹在书里的东西,但是不想再起床,也不想开灯,便闭紧眼睛,幻想自己走到行李箱旁边,打开箱子,从夹层里拿出杨恪的火车票。

  这张票是他偷来的。

  两年前的平安夜,他第一次和杨恪一起出门,坐城际火车去看杨恪病重的爷爷。

  趁杨恪没有注意,他偷走杨恪的票根留作纪念。 Fxsw.org

推荐文章

掰不弯?那算了

偏生喜欢

白日梦醒

追星星的人

捕蝴蝶

野有蔓草

便宜货

佛系少年的打工日记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过电

上分百科

择木而栖

走狗

好运时间

纯真丑闻

低等动物

温柔豢养

上一篇:掰不弯?那算了

下一篇:娱乐圈背锅侠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姐妹们别被评论骗了,喜好酸甜口的可以下水不用犹豫
评论有事吗?卡比丘太太哪篇不是酸酸甜甜的?什么叫现在走高奢文风?她的现代文一直都是这个风格好吧,不爱看退出就是,话这么多
可能是卡比丘有几篇文写得太好以至于对她有太高的期望了 ~>_<~+
emm不好看,穿插回忆太多了我以为主讲现在,酸涩不甜
怪怪的,作者文笔很好,写的很好,但是看的好憋屈。虽然是现代背景,但是架空感很明显,像是在一个“所有人都不能直白说话”的世界观里,发生的怪味渣贱,如鲠在喉又忍不住想看他们最后到底能咋样发展
感觉卡比丘家攻受除了上床就是一个不太熟的关系。
匿名 的原帖:
真的,感觉这俩人都不咋了解对方,不熟
可能现在喜欢卡比丘的读者觉得她这么写很高级,(她自己可能也觉得自己开始走高奢路线了),但我还记得她以前写的一个古风文叫暗度陈仓(还是明火执仗),又可爱又温馨,甜的像一个好果子。她现在的文真的看的一种很难受的感觉。
匿名 的原帖:
唉!还有玩物丧志!!!!法外狂徒!!!top1日落大道……
感觉卡比丘家攻受除了上床就是一个不太熟的关系。
匿名 的原帖:
我倒覺得以前卡太太家的攻都還挺深情的,有點潤物細無聲的感覺。從上一篇電競文才開始攻受變路人。
感覺卡太太這篇也沒有以前的文好看了,明白了集美說的何謂陽痿文,就沒有高潮。而且從上一篇電競文開始,以前挺香的肉渣也沒了,連肉湯都稱不上。
我喜歡卡太太的文,美篇文都很棒,除了上一篇電競文。
匿名 的原帖:
哈哈哈哈非常赞同,上篇电竞文我实在看不进去,最后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