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灵异

一觉醒来徒弟全叛出师门

作者:浮丘一 时间:2022-01-20 10:14:09 标签:仙侠修真 打脸 爽文 升级流
曾经血洗魔界的修仙大能冼玉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面冰棺里,旁边还腌了好几罐咸菜。

一个柔弱的小白脸跪在棺前,激动地跪拜,“恭喜师师师师师祖出关!!”

  “???”

  冼玉这才知道这几百年来修仙界风云变幻,自己陷入沉睡后,他的子弟们全都叛出师门,如今各个都成了霍霍一方的强大势力。

  而他,曾经呼风唤雨的如意门老祖,手底下只剩下:

  一间破茅草房(待拆除的违章建筑)、一只看门老黄狗(老得骨头都啃不动了)、以及一个不知道多少辈的徒孙(至今还是未筑基的小废物点心)。

  冼玉:……不至于,真的不至于。

  ·

  半个月后,一个号称‘拜师包结丹’的新门派冉冉升起了。

  路过的修仙学子:如意门?哪来的野鸡,真以为金丹那么好结?

  然而没想到的是,此消息一出,问机阁的阁主重新入世,久居幽都的北溟魔君不远万里前来,

  就连万剑宗主事的掌门、一大把年纪的老头在冼玉面前都毕恭毕敬,手中奉茶:徒儿拜见师父!

  所有人:???

  我不对劲还是这个世道都不对劲了???

  ·阅读指南-

  1. 1v1,冼xiǎn玉x顾容景

  2.每晚21点更新,努力日六

  3.去留随意,大家看文开心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打脸 爽文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冼玉(受);顾容景(攻) ┃ 配角:太多啦,可以慢慢看 ┃ 其它:预收《反派穿成主角的贴身内侍》麻烦收藏一下啦

  一句话简介:老祖重新出山了。

  立意:走自己应该走、也想走的路。

第1章 这不行,这不可。

  冼玉只觉得这一觉似乎睡得有些久,醒来时一片茫然,甚至不知今夕是何夕。

  也不知这是哪里,周围冷得很。

  冼玉半垂着眼睑,一脸茫然,睫毛上结了一层冰霜,覆住了他的视线,只觉得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呼出的热气触到冰凉的壁面,很快就凝成了一团雾气,消散又凝结,往往复复。

  这里像是一个小小的监牢。

  他下意识地抬起手掌——眼前那沉重的顶层竟然就这样被轻巧地推开了,冰盖后移,随后露出了外界一片漆黑的面目。

  冼玉缓缓地坐起,刚苏醒的躯壳还不是很听使唤,他试了好几次,冰凉的指尖才终于燃起了一团明亮的火苗,将四周照耀得亮如白昼。

  他这才发现,身下原来是一座冰棺。

  这具冰棺长九尺,宽两尺有余,比寻常的棺材宽敞了许多。

  它通体剔透,宛若冰雕玉成,遍布寒气,棺盖周边遍布暗纹,细看原来是画了许多符咒,若以烛火一照,便流光溢彩,分外夺目。

  冼玉心道:“这一道道符咒加在棺上,少说也得大乘期的功力才能从外面强行破开,也不知道是哪位大能……”

  他原本想说谁这么缺德,给他加了这么多封印,怎么着,他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竟然要被封在这里?

  可话音未落,他忽然想起来了。

  这具冰棺,原是他为自己打造的。

  缺德的竟是我自己。

  他是修仙界千年以来,唯一一个不足百年就已步入大乘期的天才,末法时代,他也是唯一一个有望飞升上仙的修真者。

  十几年前,元法道君坠入魔道,率领十万魔兵血洗人界,所到之处片草不生、瘟疫先行。

  为了拯救众生,冼玉率领着修真界众人与魔兵交战数月。最后一战前,他预感自己会遭受重创,担心自己昏迷后魔界会借机入侵,于是自己订做了一口冰棺,嘱咐小徒弟将自己藏入棺中,慢慢调养生息。

  谁能想到昏迷太久,冼玉都忘记这玩意是自己打造的。而上面的符咒,也是为了防止冰棺被强行破坏。

  不过既然他能够醒来,那应该能说明,这里就是如意门了?

  他环望四周,打量起这片被烛火照亮的土地。

  这地方目测也有两间卧房的大小,看墙壁和地面的用材均是民间常见的石料,并不特别。而且,这地方空间也不算小,但整个屋子却只停放了一口冰棺,显得格外空旷。

  看着实在有些……寒酸。

  冼玉不禁皱眉。

  他在时如意门也是修仙界第一大宗门,风光无两,虽然他不喜奢侈,但是他的徒弟们也不至于将他和冰棺存放在这里……

  冼玉往前走去,脚下忽然撞到什么坚硬的东西,发出一道‘哒’的声响。

  他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火光落下去,只见冰棺外的角落里放着几个不起眼的深红褐色陶罐,罐口用木塞紧紧堵住,也不知里面装了什么。

  这玩意冼玉并不陌生,有时候他不小心炼了一批次品丹药,又舍不得扔掉,就把丹药都封在罐子里,以备不时之需。

  难道徒弟们在里面也放了丹药?

  正好,他睡了这么久,也该考究考究他们的功课了。

  冼玉笑了笑,轻轻一掰就打开了罐子,预想中的丹药气味不复存在,扑面而来的反而是一股酸涩冲鼻的味道。

  而且罐里极其湿润,这丹药也不知道放了多少年,闻着像是有些坏了。

  难道说现在修仙界流行用湿敷?

  冼玉正要再仔细查看,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他愣了愣,寻声望去。

  只见不远处,地窖木盖被掀开,砸落在地,发出一道突兀的响声。

  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穿着破旧袄子的少年利落地跳了下来,那孩子脸上露着几分焦急的神色,手上还拿着一只火折子。

  赵生捡完柴回家,路过地窖时听到里面有动静,怕里面遭了贼或是老鼠,于是连忙赶了过来。

  他往前走了两步,一抬头就顿住了。

  面前这人一身齐腰长发墨色如漆,气质清冷,瓷白的肤色在烛火下微微透出光泽。淡眉,吊梢眼,鼻梁高挺,两片唇薄且无血色。

  赵生猛然睁大眼,心中澎湃汹涌。

  这张脸他从小看到大,印象中一直维持着那副冷情微寒的模样,只是从前他隔着一层模糊的冰棺好奇的打量,而如今——

  如今曾经躺在里面的那人正懒懒散散地盘腿坐在棺沿边,极品的法衣被团出了大片褶皱,那人也毫不在意,手中捧着赵生前天刚腌好的咸菜罐,表情凝滞。

  两人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片刻。

  瞧着眼生。

  难道是他的小徒孙?

  是了。

  冼玉心道,他的徒弟们都是最乖巧听话的,都知道他们师父的心愿便是将如意门发扬光大,他虽然为了养伤陷入沉睡,但底下这帮徒子徒孙必定不敢忘记他的话。

  想到这里,冼玉不禁笑了笑,又晃了晃手中的罐子,和蔼地问:“这里面装着什么药?药性如何?”

  “药?”少年迟疑地回答,“这里面装、装着咸菜。药性……酸甜爽口?”

  “?”

  紧接着他就看到,那出尘俊逸的仙人脸上渐渐露出了……茫然的表情。

  赵生在家里翻找了半天,只找出一张瘸了腿的凳子,自然不能给冼玉坐。

  他老人家身长近八尺,在男子中算是很高挑的,比赵生还高了小半个头,坐在那张小马扎上就跟巨人玩小孩玩具似的。

  师祖本人不觉得什么,赵生却很愧疚,“平日里都是我自己一个人住,也没想到添置什么家具……”

  冼玉道:“无妨。”

  虽是这么说,但赵生还是局促不安,“那我给您倒杯茶去,也没什么好茶叶,您别嫌弃。”

  都说到这个份上,冼玉就没有推辞。

  这一杯茶他喝得,也该喝。

  刚才经历过一番乌龙,他才知道面前这人是他第不知道多少代徒孙,也就是他小徒弟的后人。

  没想到一闭眼一睁眼,竟然都五百年过去了。当年修为最差、总是笨笨的小徒弟都有了后代。

  在棺里躺了这么久,躺得他骨头都硬了,冼玉扭了扭脖子,站起来望了望四周。 Fxsw.org

推荐文章

看相念经,不是骗子

走狗

我给吸血鬼老板打伞

祖宗玩家在线升级

修真学院交换生

告白失败就变强[无限]

崽崽造星球送给国家

焚仙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一觉醒来徒弟全叛出师门

借我闻一下信息素

同桌请别碰我,谢谢

富贵娇气包[种田]

上一篇:看相念经,不是骗子

下一篇:邪灵他啥活儿都接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不喜欢苏柒
不懂就问,文案里的小白脸是天生结巴吗?
匿名 的原帖:
白月光:我先声明一下,我不是结巴,我毕业于哈,哈,佛大学,哈哈哈
不懂就问,文案里的小白脸是天生结巴吗?
看完了,怎么说呢,文案很带感,正文剧情就…总感觉差了点意思…可能个人偏好,这个攻的醋劲我实在喜欢不来,攻受感情戏我也感觉没什么意思…以及这个作者一言不合三番五次的吊人胃口真的让人焦急…剧透一下,徒弟们就真的是叛变,就跟唐僧被抓了然后猪八戒他们各回各家一样,没有啥误会隐藏原因啥的…个人来说不推荐这本书,可能喜欢这口的姐妹可以看看吧…
呱 的原帖:
对啊,看的好难受。金手指真的粗,最后的结局是我没想到的。一刀劈了仙界可还行。
这文看的我好没有耐心。100页了,还没有等到他们师徒相认。总觉得攻是不是就是那个当魔君的分身?总觉得怪怪的。如果不是我总觉得要磕错cp
匿名 的原帖:
攻≈魔君
匿名 的原帖:
啊不对,魔神。其实,主角身份挺扯淡的_(:зゝ∠)_设定我能理解,但是坑太大了,基本就织了张网。师兄和大徒弟那里真的意难平。
这文看的我好没有耐心。100页了,还没有等到他们师徒相认。总觉得攻是不是就是那个当魔君的分身?总觉得怪怪的。如果不是我总觉得要磕错cp
匿名 的原帖:
攻≈魔君
这文看的我好没有耐心。100页了,还没有等到他们师徒相认。总觉得攻是不是就是那个当魔君的分身?总觉得怪怪的。如果不是我总觉得要磕错cp
1页,一句“缺德的竟是我自己。”引我下水,入了。
匿名 的原帖:
还是我。小打脸看着无聊,大打脸迟迟不来,并且为了不掉马设置的情节实在刻意,慎,我浮上岸了。
匿名 的原帖:
看完了,缺德的真的是我自己。心累了。原来开头就有答案✔其实主线伏笔还行,但是真的文案的部分(关于前徒弟),真的真的太短了。我觉得人物欠缺and感情缺失。可下水,但是还是遗憾呐。
好好看呜呜呜呜
看完了,怎么说呢,文案很带感,正文剧情就…总感觉差了点意思…可能个人偏好,这个攻的醋劲我实在喜欢不来,攻受感情戏我也感觉没什么意思…以及这个作者一言不合三番五次的吊人胃口真的让人焦急…剧透一下,徒弟们就真的是叛变,就跟唐僧被抓了然后猪八戒他们各回各家一样,没有啥误会隐藏原因啥的…个人来说不推荐这本书,可能喜欢这口的姐妹可以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