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G L 百合

鉴证寻踪

作者:谙桥 时间:2021-12-26 09:11:11 标签:强强 制服情缘 业界精英 悬疑推理 刑侦
走过无数黑夜,终将迎来破晓,黎明之后,你会听见阳光的声音。

聂繁心原本以为自己心系年纪最长,能力最强,从小保护她们的褚晚宁。殊不知,一直默默开导她,陪伴她,宠着她的万漪才是自己最终的归宿。

  文案二

  彼此心意相通,是多么浪漫的事情。

  聂繁心蹭着万漪的脖颈,低言细语:“万小雨,我说过,你想要可以告诉我嘛。”

  万漪:“嗯?”

  聂繁心脸颊微红,试探着凑近她耳朵,轻而慢地吻:“就是……你想的时候,给我说。”

  万漪大概明白聂繁心的言外之意,吸着气故意逗她:“想是想,然而,不知道是谁,每次躺得太快,我还来不及……”

  人设(cp)如下:

  外飒爽英姿·内时浪时怂哭包刑警受&外云淡风轻·内腹黑病弱法医攻(聂繁心x万漪)

  外十项全能·内害怕孤独刑警队长攻&外嘴毒狼人·内温柔和善刑事律师受(褚晚宁x裴茸)

  四个主角,四个青梅/闺蜜携手破案的故事,he。没有其他副cp,因为四位配角都是她们老妈。(老年cp)

  阅读指南(备注)

  轻微强迫症,捉虫狂魔,看文之前需要先全文刷新。(感谢)

  内容标签:强强制服情缘业界精英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万漪/聂繁心/褚晚宁/裴茸(陆芮)┃配角:万桐/顾邶/聂芷言/聂芷兰┃其它:刑侦

  一句话简介:现代都市刑侦

  立意: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她们,勇往直前。

第1章

  滨南正式进入寒冬,往往是在十二月末梢。

  天将亮未亮 ,淅淅沥沥下着小雨,湿冷的潮气阴飕飕,一股脑儿地往骨头缝里钻。这样的凌晨,大部分市民仍裹着被子蒙头沉睡;只有少数为生活所迫的劳动者披星戴月,已经热火朝天忙碌起来。

  芭蕉街,位于滨南市管辖地三区七县之一的南云区西北面,饱经风霜数十载,逼仄的巷道破旧不堪,年过五旬的危楼摇摇欲坠。幸而前阵子政府牵头,和开发商谈妥拆迁事宜,附近的居民拿了钱财,搬得七七八八。但仍有十几户人家没寻到住所,在半年限期内,暂住于此。

  人虽少,生活垃圾不见得少。因为靠近处理厂,负责三条街的环卫工老王约莫7点半才将清运车在街尾停稳,打算处理完最后一箱收工返程。

  “王哥,今天腊八,我家那口子准备熬锅粥,搞几个下酒菜过节,你接嫂子来,一块儿热闹热闹。”坐副驾驶的小张哈了口气,松开安全带,推车门的同时道。

  “正好,家里还剩一斤羊肉。”老王按下后车箱盖开关,熄火下车,迈步到小张身旁,继续说,“晚上我直接拎过去。”

  “得嘞,再添两斤牛肉烫火锅。”小张说完,发出一条嘱咐家人的消息,随即抬头眯着眼睛递工具。

  雨过天晴,寒风照旧刺骨。老王转过身,清了清冻僵的嗓子,下意识低头,正想抱怨两句,忽然瞧见垃圾桶旁边趴了一个光着身子的男人。

  大冬天的,不冷吗?

  老王凑近一点距离,弯腰喊他:“喂,兄弟,喂……”两人力气大,帮衬着把人翻正,平躺在冰冷的地上。

  “嘶,不会冻死了吧?”小张双手很凉,这会儿碰了他,更是感觉钻心的凉,连忙搓手发热。

  老王察觉出异样,没有立即应声,屏住呼吸再次上前,小心翼翼地伸长手臂,食指放在男人鼻尖底端。数秒后,他脸色骤变,下意识往右侧退开半步,口中喃喃道:“死,死了……”

  上班高峰,四周环境逐渐变得嘈杂,淹没小张打电话报警的嗓音。和煦的朝阳破云而出,晨曦悄无声息地沿着房檐,切割着那张原本充满死气的脸。男人唇角微微上扬,就好像睡着一般。

  *****

  八点整,南云区公安分局举行年度民警光荣退休暨新警入职宣誓仪式。会议室黑压压的一片,坐满身穿藏青色制服的民警,共同观看精心制作的视频短片,回顾前辈的从警生涯和光辉岁月。

  随着视线望去,第三排左边靠墙的位置,过肩长发规矩扎着的女警略微埋头。26年前,她的两个母亲就孩子生理父亲来源上产生分歧,聂芷兰职业特殊,如果选择国外,便无法全程参与;顾邶却嫌弃国内找到的工具人颜值不够,悄悄伙同朋友夏之云先斩后奏。

  正因如此,眼前看似认真记录,实则在笔记本上勾勾画画,排兵布阵的聂繁心混血北欧丹麦。她皮肤白皙,五官轮廓鲜明,浅灰色的眸子聚精凝神,丝毫没将过于形式的话语听进去。

  上个礼拜3v3射击竞赛倒数第二局,竟然被表姐万漪用平底锅拍死,最后一局又被小姨聂芷言扔的燃烧瓶烧死。两家人只是短短一个月没较量,常胜将军反倒成了常败将军,聂繁心不服输,决定今晚再接再厉,此刻正好把作战思路捋一捋。

  时间稍纵即逝,负责主持的民警宣布大会进行第三项——局长朱防致辞,聂繁心这才掩上笔记本。朱局长是聂芷兰多年的同僚,自然应该给面子。

  她抬起头,目光游移,忽然在台上靠右,刚才空着的座位定格,神态讶异。

  耳边随即响起朱局不疾不徐的声音:“很高兴,我们的大家庭注入新鲜血液,分别是刑侦两名,技侦一名,现在由新任刑侦队长褚晚宁同志代表宣誓。”

  台下的聂繁心凝望着身穿深色制服,肩章两杠两星,乌黑的短发后梳,浑身成熟干练,气质显然的女人按亮话筒,眼神渐渐悠远。

  她回想起那一段段时光,脑海里不自觉浮现的是儿时和褚晚宁学习和玩耍,对方虽然少见,但仍会情不自禁流露出的欢声笑语;以及大学毕业,自己义无反顾选择去长云县基层,只为和她共事的倔强面容;还有入职前一天晚上,借着微醺的酒意当面表白,却目视她接完一通电话,欲言又止,转身离开的背影。

  从此音信杳无。

  明明三年过去,以为早已释怀,然而此时的聂繁心依然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自己情绪的起伏。兴许遗传顾邶的性格,她藏不住对褚晚宁的喜欢,实习那年,再三确定心意,就开始比平常更加努力地朝着对方一步一步靠近……

  “小聂?”同事见聂繁心愣在原位,临走前叫她。

  “嗯,结束了吗?”聂繁心从失神中恢复过来,不认识人,只能简单问道。

  “芭蕉街命案,去现场的名单有你 。”

  聂繁心闻言,微微勾起唇角表示明白,而后调整好纷繁的思绪,跟着众人快步走出会议室,跨上已经整装待发的小车。一行六人分两辆车,褚晚宁在前,她和另外两位同事紧随其后。当真哪壶不开提哪壶,聂繁心回应完他们的自我介绍和寒暄,便听见开车的同事八卦褚晚宁:“小聂,你在长云县三年,有听说褚队吗?我同学在那边缉毒大队工作两年半,完全不知道她的存在。”

  坐他旁边,警龄八年,比聂繁心年长五岁的陈安佑随口说:“空降吧,不知道能耐多大。我们分局阴盛阳衰的美名远播,好像是二十几年前,退休的聂局长兴起,延续至今。”

  “我倒挺喜欢多来几个女同事,正好解决单身问题。”

  陈安佑揶揄道:“异想天开,她们肯定名花有主,能轮到你?”

  开车的同事似乎已经习以为常,目不斜视地反击他:“看来只有祈愿兄弟你继续被追求对象拒绝喽。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陪哥哥我单身一辈子。”

  ……

  两个男人七嘴八舌,聂繁心坐在后排,心下翻了无数白眼。以前总听顾邶说,八卦并非女人的“专属”,有些长舌男背地里言三语四的本领,旁人望尘莫及,今天可算耳闻目睹。因此她戴上降噪耳机,准备闭目养神,却恰巧听见他们聊起万漪。

  “万法医好像是top3大学的硕士毕业,在国外实验室待了两年,去年回国跟着研究所元老聂法医,今年就能独立完成尸检,协助市局和各分局破案。兄弟,我说实话,你们俩差距有点大。” Fxsw.org

推荐文章

执剑抱走师姐 下

执剑抱走师姐 上

伪装深情

赘A只想安静咸鱼

村边杏花白

穿成女神像怎么破

穿成古早狗血文里的渣a

宫倾现代篇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鉴证寻踪

上一篇:执剑抱走师姐 下

下一篇:被我弟的女神看上了怎么办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褚晚宁?楚晚宁???
百合,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