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缚鲛妻

作者:无边客 时间:2022-01-06 09:48:44 标签:天作之合 玄幻
封建严苛大宗长攻x小鲛人受

——你兴风弄浪,我弄你。

  大眼仔@一条不愿意透露笔名的咸鱼

  溥渊:封建严苛大宗长。冷情绝欲。人不该有世俗之欲

  兰皎:貌美身姣小鲛人。遵循本性。鲛性本魅……

  某日。

  封建。溥。断情绝欲。渊:那些烟花相柳的人扭成什么样,低俗污秽,媚男成风。

  转头就看到了漂亮飞扬的小鲛人在水中扭开了,比浪花还软,比水还轻柔。

  不做作。兰。勤奋好学。皎:“我这样扭成吗?鲛不媚男,媚你。”

  异族宗长:“鲛人魅术,不过尔尔。”

  小鲛:“……咿。”

  后来,小鲛妖坐在最年轻的宗长怀里吐泡泡,散发着异香的薄软鲛绡将宗长一点一点蚕食。

  小鲛人宝石蓝的眼眸盯着男人:“你流了好多汗。”

  “嗯。”

  咿,说好的坐怀不乱,鲛妖祸人呢。

  年轻的异族宗长,身乱了,心也乱了。

  *

  “人生百年,梦寐居半,愁病居半,襁褓垂老之日又居半,所仅存者,十一二耳。”①

  “小鲛,凡人时岁短暂,除去生老病死,职务繁碌,所余年岁无几,我念你都来不及,怎舍责备于你。天高海阔,世间没有一处可困缚鲛的一生,望你嬉之喜之,自由无束。”——溥渊

  ①引自蒋坦《秋灯琐忆》

  立意: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兰皎(小鲛)、溥渊|配角:|其它:禁欲X纯欲/布衣生活/情有独钟/鲛人

  一句话简介:投喂一只漂亮鲛人

第1章

  巨浪翻天,猛烈的狂风险些将渔民吹倒。

  渔民把风吹开的灶柴屋门艰难地重新关好后,身形颠倒地重新回到屋内。他把门板压得严严实实,木栓挂了两条,望着门内淌进地面的水,摇头叹气。

  海岸渔民过的是靠天吃饭的日子,平日心愿就是风调雨顺,出海时能遇到个朗朗的好晴天。而他们海岸一代的渔民连续半个月未能出海,外头连绵不绝的雷声暴雨阻断了他们出海的渔船。

  渔民又检查了屋内所有地方,凡是漏了缝隙的皆用干枯的草滕堵得严严实实,省得大雨积聚的水蔓延后把他们的屋子冲垮了。

  “作孽啊,这雨何日才能停下。”

  走出来的妇人看着老伴摇摇头,面色忧虑:“大伙儿说是有海妖作恶。”

  西南一方的海岸妖风狂骤侵虐,卷起的水浪有数余丈高,暴雨磅礴,天际闪电相交,如此雨势,已持续连日有余。

  曲黎族百年避世,历任宗长管辖曲黎境地,全族盘踞在青海一带。近十余日天现异象,有人扬言是触怒了雨神。

  又过几日,族中不知是谁传出天现异象并非天神发怒,而是鲛妖作祟。

  专供祭祀海神的神庙外聚了族内大半壮年男子,谣言相传不过到半日,族人便决心乘着狂风骤雨下海捉鲛妖,以排后患。

  捉鲛妖的口号越喊越齐,震破神庙,此时天际撕出一道长长的口子,仿佛张牙舞爪的鬼,吓得躲在屋下的孩童尖叫连连。

  神庙内族人争得不可开交唾沫齐飞,刺目的闪电从天幕撕开一道口子,白光闪现,族人纷纷闭口,看着走进来的年轻男子。

  男子身躯高大,深邃的眼眸犹如海神威严,清冷凝肃,左臂似蔓藤散开的纹形延续至腕处,手上持蛟龙木杖,目光竟与蛟龙杖上的龙目一致。

  清冷眸光淡淡向争执的族人一扫,静如雅雀。

  溥渊沉道:“继续说。”

  曲黎族内没有人不畏惧这位上任不过两年的宗长,迫于宗长的威慑,顷刻后才有人壮起胆子,断断续续把捕捉鲛妖的计划如实托出。

  溥渊目光无喜无悲,蛟与鲛同音,前者是他们族百年来供奉的海神,而后者不过是与海神相争,侵占海域的邪物恶妖。

  这些鲛妖尽管已被镇压百年,如今族人依旧谈之色变,欲除之后快。

  而数百年下来,除却族史上仅有的两次记载,鲜少有人见过鲛人真容,何谈除妖。

  溥渊不像往任宗长顽腐愚昧,淡声把聚集的族人遣散离开,未让宗仆跟随,兀自前往祭坛。

  雨帘纷纷,渐渐远去的背影在水色中忽明忽暗,雷声如鬼妖作祟,这位年轻的宗长始终没有变过脸色。

  数尺外的海域上,狂风巨浪的中心一道蓝色光影闪现,光影畅快自如的穿梭在水浪中,乌黑如藻的发随波浪浮动,荡漾出摇曳美丽的弧度。

  蓝影一晃,闪电照亮的海石之下,渐渐探出个脑袋。

  一个鲛人,百年难见的鲛人。

  小鲛人迎来了他的成年雷劫,连日来的暴风雨对海岸的族人而言是灾难,可却是属于他蜕变的洗礼。

  冰冰凉凉的雨水砸落着打在裸/露的纤细脊背间,小鲛人眨了眨海蓝色的眼睛,眼睫过分纤长浓密,布着水珠,一眨眼便落成细碎的小水滴。

  小鲛人攀在石壁前,痴痴望着自己的一双蹼爪出神。

  不久之后,他双耳动了动,倒退着离开石壁,银蓝的鱼尾摆出巨大的水花浪墙,雷声震耳。

  犹如鬼魅撕裂的暗沉天幕丝毫没有影响这只正在度雷劫的小鲛人。

  小鲛人浮潜在海面游动,仿佛追着密集落下的水珠,细长的颈子仰起,柔软纤长的身躯绕成一个圆,似乎在追逐自己的鱼尾恣意嬉戏。

  哗哗的浪声下忽地传来隐隐沉沉的声音,像有人吟诵古咒。小鲛人竖起耳朵探听,好奇中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游近。

  几道挟着火光的天雷从乌黑暗沉的雨幕直穿而落,砸在海面掀起惊涛骇浪,小鲛人往后迅速游动躲开这几道朝他方向砸下来的天雷,几缕乌发浮在海面,他伸出蹼爪摸了摸散发焦味的发梢,皱眉。

  躲慢了。

  小鲛人的发梢东一茬西一茬的参差不齐,对比起前些日子被雷击中身躯当下进步许多,至少不用再担心自己被劈成鲛人干。

  小鲛人藏在暗礁后用蹼爪笨拙地理着头发,那阵缥缈的吟诵又在耳边变得清晰起来。他停下动作,潜入水中朝着声音的源头前行。

  那是一座立在风雨中的祭坛,巍峨古朴,气势威严。

  曲黎族神庙的祭坛历年来只有宗长才能进入,祭坛临水而立,海浪拍着刻有古朴繁复璧纹的岩石,整个祭坛仿佛被水淹没。

  但细看之下,风卷起的水浪皆隔离在祭坛外,倒像得海神庇护,层层水圈弥漫的雾气环绕。

  巨大的海浪打在石上滑落,滴滴答答的声音都不及那愈发清晰的吟诵悦耳。

  小鲛人耳目能力非凡,声音于他是一种特殊的传递符号,他喜欢发出的这个声音。

  哗——

  蓝色影子越过缭绕祭坛的水圈,他借助鲛尾的力量高高地跃进祭坛内,没有着落点,哒啦一声,稍显狼狈地摔在虎皮毯上。

  小鲛人湿漉漉的尾巴随意一扫,打落旁边用来祭祀照明的玄铁器皿,燃烧的蜡烛被水兜了个严实,火光悉数浇灭。

  小鲛人望着地面拖出道长长的水痕,他动了动尾巴,顷刻,来回扫动间明黄斑纹的虎皮毛毯一大半都湿透了。

  “唔……”小鲛人疑惑不解。

  层层的阶梯延至前方有光源的地方,石壁拢成两道圆拱状,像神敞开手,拥抱信奉他的子民。

  小鲛人双臂撑起,准备再借尾巴的力跃上去。在他即将跳跃之际,身后响起一道声音。

  那道声音沉稳徐缓,似乎并不惊讶他的闯入。

  “鲛人。”

  小鲛人抬起脸,乌黑软长的湿发散在脊背,隐约遮住了柔韧冷白的细腰。纤密的长睫飞快翻了翻,海蓝色的眼眸陡然亮起一抹光,小鲛人听出了这道声音,他就是为此而来。

  此时溥渊垂眸,淡漠注视莫名欢快起来的鲛人。

  族内的古籍中所记载历史和奇闻均有提到,鲛妖十有九魅,百年难遇,是潜伏在深海的妖精,拥有迷惑人心的绝色容貌与嗓音,摄其心智,任鲛驱使。

  溥渊视线落在鲛人蓝色的尾巴上,鳞片折出微光,迤逦华丽,那一截尾巴尖不停沿斑纹虎皮毯滑扫,将虎皮蹭得湿漉漉的,显然这只鲛人并没有掩饰他的好奇。 Fxsw.org

推荐文章

望春冰

缚龙为后

跳梁小丑混世记 下

跳梁小丑混世记 上

君宠难为

养大小皇帝后他总想娶我

一只丧系咸鱼的日常

世子何时能发现他是替身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毛球饲养守则

缚鲛妻

和邪神网恋后我红了

你喜欢的模样我都有

一觉醒来,怀了前男友的崽

嫁入豪门的omega

我死后变成你心里的白月光

独宠娇夫

上一篇:望春冰

下一篇:逐出家门后,我又被娶了回去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那个网页进不去了??????
匿名 的原帖:
有的时候得用流量看,反正我只能用流量看
忍着看完了,中间都哭的不行了,宗长真的好好啊,小鲛躲着看他的时候屏幕外的爷也坚持不住了
不行了哭死我了
坐标79我不行了 哭死了 都想到我爸妈一年一年变老了我该怎么办了 我要缓缓 这最后不给个he我都不敢看了
那个网页进不去了??????
“你听说了吗,宗长养了个契弟,乖乖哟,还是个异邦少年,模样漂亮得不得了。”

  “传下去,宗长有契弟了。”

  “宗长对那位契弟特别宠。”

  “俺听说有些契弟能像女子那般怀孕哩。”

  “传下去,宗长的契弟有了身孕。


笑死我了
匿名 的原帖:
还是你行
“你听说了吗,宗长养了个契弟,乖乖哟,还是个异邦少年,模样漂亮得不得了。”

  “传下去,宗长有契弟了。”

  “宗长对那位契弟特别宠。”

  “俺听说有些契弟能像女子那般怀孕哩。”

  “传下去,宗长的契弟有了身孕。


笑死我了
?这个文案我连看都没看懂,这河理吗
匿名 的原帖:
笑死,后面的意思大概是说人生刨去一半的时间睡觉,小时候和年老又占一部分时间,人还又要工作又会生病,算来算去呢爱人的时间很少,在这短暂的时间中,爱你还来不及,哪有时间责备你
下水吧 别犹豫 泪点低的 准备纸巾吧 哭死我了
匿名 的原帖:
结局是好的! 这文怎么说呢 前部分没耐心的 看不下来 但只有一小部分 很虐 自己慢慢老去 爱的人却一如既往 那种感受 真的很好看!
下水吧 别犹豫 泪点低的 准备纸巾吧 哭死我了